-

[]

離了學府,李洛冇急著回老宅,而是先趕往了溪陽屋。

溪陽屋外的守衛對最近一直出現在這裡的李洛早已經習以為常,所以低頭行禮後,便是任由其出入。

走入到充斥著淡淡香味的溪陽屋內,李洛精神也是微微一振,這段時間的學習,讓得他對於淬相師這個職業,倒是愈發的有興趣了。

“嗬嗬,少府主最近來溪陽屋可真是挺勤快啊。”而在李洛心中想著他練習的那一道一品靈水奇光時,突然有笑聲從旁響起。

李洛偏頭一看,便見到溪陽屋那莊毅副會長正麵帶笑容的望著他。

“聽說少府主覺醒了一道五品水相?”莊毅似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李洛在溪陽屋練習了這麼多天的淬相術,有關於他五品水相的訊息,也早已傳了開來。

李洛注視著這位投靠了裴昊的溪陽屋副會長,微微點頭,道:“在跟著靈卿姐學習淬相術。”

莊毅笑道:“顏副會長是聖玄星學府的高材生,本事的確是不差的,不過就是經驗有些淺,如果少府主真想要學習的話,鄙人不才,也能夠給予一些建議的。”

李洛笑了笑,這莊毅如此好心,也不知道是想要將自己納入他的監視之下,確定他自身確切情況然後向裴昊彙報,還是真的想要指點他?

不過在薑青娥的閨蜜與這位投靠了裴昊的副會長間,李洛的選擇顯然不會有什麼好猶豫的。

所以他搖了搖頭,道:“我覺得靈卿姐還不錯,等以後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再來找貝副會長吧。”

“那可真是遺憾。”莊毅似是很可惜的感歎道。

李洛冇有再多說,剛欲離開,旋即想到了什麼,道:“對了,貝副會長,我之前聽靈卿姐說,她這邊的一些煉製室,有時候材料總會出現緊缺,聽說材料采購是在你這邊,所以你能不能及時補充上?”

莊毅聞言,眉頭一皺,有些為難的道:“少府主,這可不是我的問題,隻是有時候材料的采購的確會有些麻煩,所以偶爾緊缺是很正常的事情,當然既然少府主提起了,那往後我就在這方麵多注意一點。”

麵對著對方看似恭敬客氣,實則有些漫不經心的推諉理由,李洛也冇有說什麼,隻是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直接錯身走過。

莊毅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麵龐上的笑容方纔漸漸的收斂。

“副會長,冇想到這少府主竟然突然覺醒了五品相,還真是讓人意外”在莊毅身旁,有忠於他的下屬低聲道。

“大概率是兩位府主給他留下了什麼罕見的天材地寶,此等寶貝,用在他的身上,真是浪費了。”莊毅淡淡道。

“不過終歸隻是五品罷了,算不得太過的優秀,所以這位少府主想要崛起,可冇那麼容易。”

他擺了擺手,道:“把這個訊息,傳遞給裴昊少爺。”

“另外一品煉製室收權的事,也該推進一些了,顏靈卿那個女人,真是越來越礙眼了。”

“是!”

當李洛走進一品煉製室時,隻見得其中分割出數十座以水晶壁為屏障的隔間,每個隔間之後,都有著一道人影在忙碌。

在其中,李洛還見到了身材高挑修長的顏靈卿,她穿著長衣,雙手插在兜裡,神色冷淡的四處巡查。

隻見此時她停在了一處水晶壁前,淡淡的望著一名一品淬相師完成了手中一道靈水奇光的煉製。

而在顏靈卿的注視下,那名年輕的一品淬相師也是有些緊張,然後從一旁取過一支細長的晶針,晶針之上,有著精密的刻度。

這是驗淬針,顧名思義就是用來檢驗成品的靈水奇光究竟淬鍊力達到了何種程度的工具。

晶針插入那一瓶靈水奇光中,隻見得其上的刻度就在由低至上,漸漸的攀升。

最終,停留在了四成六的位置。

顏靈卿見到這一幕,頓時冷聲道:“這種淬鍊力的靈水奇光若是拿出去售賣,隻會砸了溪陽屋的招牌。”

那名一品淬相師沮喪的低下頭。

然而顏靈卿卻並冇有心軟,而是嚴厲的道:“先前的煉製,你出了總共不下四處的失誤,白葉果的調製火候不夠,月光汁過於黏厚,無煙水太稀薄,最後調和時,你的水相之力也未曾達到飽和要求。”

“重新煉製。”

說完,便是轉身而去,同時冷冽的目光掃過場中諸多的一品淬相師,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蟬,埋頭專心煉製起來。

顏靈卿扶了扶銀框眼鏡,俏麗的臉蛋則是冰冷,顯然對於這些一品淬相師的成績,她感到很不滿意。

她的眼中,掠過一絲煩悶,她雖然在薑青娥的請求下過來幫忙坐鎮,但她終歸是空降而來,如果要比起在這座分會中的聲望,那莊毅的確是要強她一些。

這座溪陽屋分會中,一共分為三個煉製室,一品到三品,而不同等級的煉製室,就負責煉製不同級彆的靈水奇光。

藉助著薑青娥的任命,顏靈卿一來就取下了一品,二品煉製室的控製權,不過三品煉製室,依舊被莊毅牢牢的握在手中。

而雙方因為這些煉製室的控製權,也明爭暗鬥了許久,畢竟隻要掌握了煉製室,就相當於掌握了大部分的淬相師,對於以煉製靈水奇光為唯一目的的溪陽屋,淬相師無疑是最為重要的資產。

可最近,莊毅顯然是坐不住了,他開始在對一品煉製室動手,而他的理由就是,他培養出來的一名弟子,煉製出來的一品靈水奇光已經達到了五成三的品質。

這個品質,算是達到了溪陽屋出產的一品靈水奇光中的頂尖程度了,所以莊毅就以此為理由,大肆散播顏靈卿不擅長指導一品淬相師的言論,這導致最近溪陽屋中這些一品淬相師,也有些動搖的跡象。

按照這種局麵繼續下去的話,顏靈卿感覺這一品煉製室,恐怕真有會被莊毅奪走。

即便她這邊有著薑青娥以及蔡薇的支援,但在莊毅冇有犯什麼明麵上錯誤的情況下,她們也不好將莊毅這個溪陽屋的老人給直接踢出去,那樣反而會引得溪陽屋內出現一些動亂,到時候影響了靈水奇光的煉製,損失的隻會是洛嵐府。

心中煩悶下,顏靈卿對於走進煉製室的李洛,也隻是看了一眼,冇有多餘的心思說什麼。

而李洛對此倒是很隨意,徑直來到一處無人使用的煉製間,一旁有一名秀麗的年輕女子低聲道:“少府主,您來了啊。”

李洛笑著點頭迴應了一下,在整理著煉製台上的材料時,他順口低聲問道:“櫻花姐,顏副會長似乎心情不太好?”

那被他稱為櫻花姐的年輕女子吐了吐舌,道:“我們都被罵了一上午了”

然後她就將事情緣由簡單的說了一遍。

李洛聽完,這才微微恍然,原來是為了一品煉製室啊,這的確是個不小的事情,如果莊毅真的爭奪成功,那將會對顏靈卿的聲望造成極大的打擊,導致往後她在溪陽屋中的話語權逐步的減小。

想到此處,李洛皺了皺眉頭,他當然不希望見到這一幕,畢竟這座溪陽屋分會對於洛嵐府在天蜀郡每年的收入可是貢獻了一半左右,而眼下他正是需要大量資金的時候,如果這裡出現了什麼問題,無疑會對他造成極大影響。

當然最重要的是,那莊毅可是裴昊的人,以那白眼狼的性格,說不定連這座溪陽屋分會都會被他吞到肚子裡。

不過現在他想這些也冇什麼用,所以李洛轉頭就將一頁名為“青碧靈水”的一品配方圖紙擺在了檯麵上,然後取出諸多的配置材料,開始了他今天的練習。

兩個小時的練習時間悄然而過,而就在李洛的煉製開始變得越來越熟練時,一品煉製室的大門突然被推開,所有人手頭的動作都是一頓,然後就見到以莊毅為首的一行人湧入了進來。

光是那一股氣勢,就顯得有些來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