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據點之外,恐怖的能量颶風在此時陡然橫掃,大地都被那狂暴的衝擊撕裂出一道又一道的深痕。

兩者相觸的那一瞬間,薑青娥纖細的身影宛如是被重擊般的倒飛而出,嬌軀落在地麵上,她手中重劍插入地麵,切割出一道深不見底的痕跡。

咳。

薑青娥劇烈的咳嗽一聲,一口鮮血自嘴中吐出,那自其體內散發出來的光明相力也是在此時變得極度的紊亂起來。

這是受到重挫的表現。

顯然,先前那笑臉魔的一掌,直接重傷了薑青娥。

不過薑青娥並未理會自身的傷勢,她第一時間抬起頭,看向了那笑臉魔所在,先前那一道攻擊,是她自身能夠發動的最強一擊。

那是她巔峰的一擊。

那笑臉魔以削弱自身力量為餌,引誘她主動出擊,可是這一點,薑青娥此前同樣也做過預料,但她最終還是義無反顧的出手了。

那是因為她心中明白,此舉固然凶險,但同樣也蘊藏著機會。

破局的機會。

隻要她能夠得手,那麼他們就不必再被動的等待著不知道何時纔會趕來的支援,據點的危機,將會迎刃而解。

如若不然,憑這大天災異類此前展現的諸多詭異手段,薑青娥並冇有多大的信心能夠藉助著據點的防禦光罩,支撐下這幾天的時間。

所以,她不得不冒險一搏。

薑青娥的目光,投注向先前的位置,隻見得笑臉魔的身影立於那裡,在它那詭異笑臉上麵,此時出現了一道金色的裂痕,裂痕正在緩緩的下移,彷彿是要將其一分為二。

裂痕處,還有著金色的火焰在燃燒。

笑臉魔漆黑的手掌撫摸著臉龐上的裂痕,它似乎是有些顫抖,顯然它低估了薑青娥的力量,它冇想到,一個地煞將階的人類而已,竟然能夠將它傷成這樣。

對方的光明相力,純粹得驚人。

據點內,也是有著許多人發現笑臉魔身上的金色裂痕,當即眼瞳都是漸漸的睜大,神色開始變得有些狂喜起來。

那笑臉魔,是被薑青娥重創了嗎?

若是如此的話,此次薑青娥的冒險似乎是得到了回報!

在那眾多緊張期待的目光注視下,笑臉魔身上的金色裂痕在漸漸擴大,彷彿是要將其一分為二一般。

不過,也就是在此時,笑臉魔突然爆發出了低沉暴戾的吼聲。

隻見得驚人的惡念之力自其體內爆發,彷彿是形成了黑色漩渦。

然後眾人就見到周圍黑霧之中,開始有著異類如潮水般的湧出來,隻不過它們湧向的方向,是笑臉魔所在。

這些異類一接觸到笑臉魔周身的黑色漩渦,便是化為一縷縷黑色的氣流湧入到了笑臉魔體內。

而後,那漸漸擴散的金色裂痕,就開始有著癒合的跡象。

薑青娥以及據點內眾多目光見到這一幕,皆是麵色變得難看了許多,這大天災異類的生命力之頑強,簡直恐怖。

吼!

笑臉魔在驅使著諸多異類損耗自身為其療傷,但此時的它顯然也是極其的暴怒,畢竟此次的傷勢頗為嚴重,將會影響它此後醞釀的進化。

它冇想到,故意引誘薑青娥出手,卻是會造成這般的後果。

若是早知道如此的話,它定然不會願意付出這種代價。

可此時後悔已是無用,隻能先將這座據點攻破,將這些新鮮血肉儘數的吞食,彌補自身的損耗。

笑臉魔發出了刺耳的尖嘯聲,頓時瀰漫的黑霧中有一些猙獰扭曲的異類閃電般的竄出,直接對著薑青娥所在撲殺而去。

薑青娥是這座據點最強的人,隻要將其斬殺,那麼這座據點就將會失去依靠。

現在的薑青娥已經被它所重傷,正是殺她的最好時機。

而當那諸多扭曲異類對著薑青娥竄去時,據點內許多學員也是發現了它的意圖,當即驚撥出聲。

李洛身影暴射而出,雙掌緊握住雙刀,麵色陰沉如水。

“隊長!”白萌萌急忙叫了一聲,李洛的實力,衝出去的話,反而自身難保。

但這個時候,李洛顯然也顧不得這些,他不可能坐視薑青娥在他的眼前被那些異類所撲殺。

不過就在李洛身影剛剛衝上高牆時,一道火紅影子突然先他一步疾掠而出,其人在半空時,便是有一道紅鞭破空而出,迅速的纏上了薑青娥的腰肢。

紅鞭一用力,便是捲起薑青娥的身影倒飛而出。

都澤紅蓮落回高牆,手中的紅鞭將薑青娥捲回,然後扶住她。

“救你一次,兩不相欠了。”都澤紅蓮冷聲道。

薑青娥倒是並未迴應,隻是金色眸子有些遺憾的望著笑臉魔身軀上漸漸癒合的金色裂痕,這次的攻擊,雖說應該也對它造成了重創,但卻並未如她所願的將其斬殺。

危機,也並不算是解除。

李洛的身影出現在了薑青娥身旁,他望著後者有些蒼白的玉顏,有些擔憂的問道:“怎麼樣?”

薑青娥感應了一下體內的傷勢,先前笑臉魔那一掌,將她體內相宮都是震得劇烈動盪起來,如今體內相力也是處於紊亂的狀態。

傷得不輕。

薑青娥輕歎一聲,道:“可惜了。”

原本想要趁這一次機會結束戰鬥的,但卻差了一點,眼下的她身受重創,

戰鬥力大大的削弱,已經不可能再對那笑臉魔造成什麼威脅了。

局麵,似乎變得更加的危險了。

“你做得已經很好了。”李洛握住薑青娥的小手,安慰道。

“少在這裡你儂我儂了,那笑臉魔似乎被真正的激怒了。”一旁的都澤紅蓮斜瞥了兩人一眼,臉色不太好看的說道。

兩人抬頭看去,果然是見到那笑臉魔對於薑青娥被救回表現出了極端的暴怒,它對著據點方向發出了刺耳的嘶吼聲,聲波震耳欲聾。

此時的它雖說在吞食了大量的異類後,修複了致命的傷口,但它自身同樣是遭受了一些重創,而它明白據點內的這些人是在等待支援,一旦等那些支援抵達,恐怕它的願望就要落空了。

所以,在遲疑了片刻後,笑臉魔猩紅的眼瞳中掠過凶狠之意,下一瞬,它的身軀突然在此時劇烈的膨脹起來。

頭顱以下的身體,儘數的爆碎,彷彿是化為黑色的血肉,被那詭異的笑臉一口吞下。

緊接著,詭異笑臉開始漸漸的膨脹,化為了數十丈左右,懸浮天空。

詭異笑臉發出了刺耳的笑聲,而後佈滿黑色利刺的大嘴張開,有黑色粘稠的氣息沖天而起。

這些氣息形成了一片黑雲,片刻後,黑雲中有黑色的雨滴鋪天蓋地的落下來。

那些雨滴,粘稠而腥臭,似乎是蘊含著極強的破壞力。

嗤嗤!

黑色雨滴落在了光罩上,頓時發出了嗤嗤的聲響,有黑色的氣流試圖侵入,隻是被光罩之中的淨化之力迅速的化解。

但黑色雨滴太多了,不斷的削弱著光罩的力量。

“這是它的本源惡念...”

都澤紅蓮望著那鋪天蓋地落下的黑色雨滴,臉色微微發白,道:“看來這笑臉魔不把據點攻破是誓不罷休了。”

“按照這本源惡唸的侵蝕速度,淨化光罩未必能撐到支援抵達。”

據點內,同樣是有些驚慌氣氛在蔓延,畢竟任誰都看得出來,這笑臉魔放大招了。

所有人都對此抱著悲觀的心態。

白萌萌,辛符還有那伊粒沙帶著司秋穎等人也是來到了高牆上,麵色有些蒼白的望著那漫天降落的黑色雨滴。

李洛,薑青娥也是沉默的望著這一幕。

“這暗窟,果真是極為危險,這第一次進來,說不得就要全軍覆冇了。”李洛苦笑一聲。

薑青娥握住李洛的手微微用勁,低聲道:“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真死在這裡的。”

她的眼中,有一些決然之意。

李洛看了她一眼,對於薑青娥,他實在是太瞭解了,如果真到了那絕境關頭,或許她會拚儘一切的將他送走。

隻是那樣她可能會付出生命為代價。

李洛不想看見那一幕,他抬頭盯著那正在被黑色雨滴侵蝕的淨化光幕,突然問道:“這淨化光幕還能夠支援多久?”

薑青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道:“應該還能堅持三天。”

“三天...”

李洛眼芒微微閃爍:“如果能成的話,應該趕得上吧。”

薑青娥柳眉微蹙:“你想做什麼?”

李洛苦笑一聲,歎了一口氣。

“我想去找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