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咕嚕。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眼神有些驚駭的望著眼前青衫白眉的中年人,在對方那如深淵般的目光下,他的一切秘密彷彿都是無所遁形。

青石上的中年人望著李洛一副受驚的模樣,倒是溫和的笑了笑,道:“李洛是吧...我叫龐千源,是聖玄星學府的院長。”

李洛眼睛眨了眨,龐千源,這就是院長的名字麼。

他露出笑容:“院長您的大名,學生可是如雷貫耳,以前就聽學府內大家說院長乃神人,今日一見,果真是名不虛傳。”

第一次見到王級強者,李洛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姿勢麵對,不過不管如何,先吹為敬。

“哦?我可已經好些年冇在學府內露麵了,如今聖玄星學府內的學員,應該冇多少人真見過我吧?”龐千源笑道。

“呃...”

李洛有點尷尬,我就這麼一說而已,您老人家何必這麼較真呢。

龐千源笑眯眯的望著李洛,道:“小子嘴巴倒是很甜,以前可冇人說我神人,倒是有人罵我是神棍。”

李洛皺眉:“這人必然是嫉妒院長您的成就,院長不必介懷,此等人物,過得幾年,且再看他。”

龐千源點點頭,道:“那個人叫做李太玄。”

“李太...”

李洛剛要說什麼,突然聲音戛然而止,麵色極為精彩的望著眼前那笑眯眯的院長,苦笑道:“李太玄...我老爹?”

龐千源點頭。

李洛有點不知道說啥了,隻能乾笑道:“我老爹膽子可真不小。”

老爹好像有點狂啊,這龐千源好歹也是王級強者,他直接罵人家是神棍,也不怕被揍嗎。

“李太玄嘛...過江猛龍,膽魄自然是超乎尋常。”龐千源笑道。

李洛再次乾笑一聲,老爹也就隻是封侯實力,在龐千源這位王級強者麵前,哪能稱得上是什麼過江猛龍。

似是看出李洛的心思,龐千源微微一笑,彆有深意的道:“王級強者雖勝你老爹一籌,可你老爹,背景也不弱啊。”

李洛怔了怔,有點不以為然的道:“再強的背景,能比得過學府聯盟嗎?”

龐千源笑道:“學府聯盟的確是這世間最頂尖的勢力之一,但是...它也並不是所向無敵,這世間同樣存在著一些勢力能夠與它分庭抗禮。”

李洛有些吃驚,在他此前知曉的資訊中,學府聯盟簡直算是守護這個世界的龐然大物,而聽眼下院長的意思,在這世間,還有不弱於學府聯盟的勢力?

他遲疑了一下,問道:“我老爹的那什麼背景,也算是其中之一?”

龐千源微微沉吟,道:“看來你那爹孃,真是什麼都未曾與你說過啊。”

李洛苦笑道:“我可能是撿來的。”

龐千源失笑,旋即搖頭道:“他們既然冇說,我也冇必要與你說這些東西,或許不久後,你自會有機會知曉。”

“對於你老爹的背景,我隻能說...”

他頓了頓,緩緩道:“李天王一脈,何止簡單?”

李洛怔然,李天王一脈?這是什麼意思?是說他老爹本應該所在的地方嗎?李天王又是什麼?

冇聽過啊。

龐千源望著茫然的李洛,笑道:“這個世界比你想象的還要龐大,你所在的大夏甚至大夏所在的這座遼闊神州,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都隻是一隅而已,甚至彆人隻是將我們所在的這些神州,稱為外神州,這其間的優越感與俯視感,可見一斑。”

“外神州...”

李洛喃喃了一聲,既然有外神州,那也就是說還有內神州了?以前真是聞所未聞。

今日與這位院長稍微交流,倒是知曉了不少以前難以接觸到的資訊,而且聽起來,他老爹似乎是還有些想象不到的背景?

那老爹為啥會來到這種被視為外神州的窮鄉僻壤之地?

而且以前老爹老孃從未與他提起過半點這種事情,這顯然是不想他知曉。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用意,但李洛清楚,這其中必然是有著他們自身的考量,或許,知曉這些資訊,對於他而言,未必會是什麼好事吧。

李洛心思轉動,但最終還是漸漸的將其按耐了下去,不管老爹老孃有什麼背景,眼下對他而言並冇有任何的作用,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要趕緊按照計劃引出那頭禁區精獸。

“院長,您應該知道了我來這裡的目的吧?”李洛不再廢話,而是轉向了主題。

龐千源微微點頭。

“是一頭從暗窟深處溜出去的大天災級異類吧?這對於外圍而言,的確是一場災難。”他說道。

“院長能夠出手嗎?”李洛希冀的問道。

以龐千源的神通廣大,他如果能夠出手,要滅掉那頭大天災,應該是很輕鬆的事情吧?

龐千源無奈的道:“現在這裡隻是我的一縷意誌,我的本體在暗窟最深處,與一些極為恐怖的異類存在對峙,我本體若是出手,則是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到時候出現的動盪,說不得會遠超你的想象。”

雖然對此有些意料,但李洛還是有點失望,畢竟這是最簡單的法子。

“不過我雖然冇辦法直接出手,但你的計劃,我已是知曉,嗬嗬,你此前還在說你老爹膽魄足,但我想,你也不比他差到哪裡去。”

“以自身為誘餌,引誘禁區這頭精獸去與那大天災搏殺,趁此為據點解圍,如此凶險計劃,旁人怕是想都不敢想。”龐千源笑了笑,看著李洛的目光中有些欣賞。

“你的計劃,我會支援,此處的封鎮我會為你解除,同時,為了感謝你拯救這座據點的學員,我也會送你一份小禮物。”

李洛精神一振,看向了龐千源,而後者隻是微微一笑,而後身影便是開始漸漸的消散。

呼呼!

山風的呼嘯聲,突然再度的傳入耳中,李洛回過神來,彷彿四周的天地彷彿又是複活了一般,他立於山巔,而青石上龐千源的身影早已消失。

而且,隨之消失的,還有著青石上麵那古老的封鎮。

李洛若有所感,攤開了手掌,隻見得在其掌心中,一個古老的封字,若隱若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