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茫茫荒野上,一條河流蜿蜒,波光粼粼宛如白蟒盤踞。

然而常年的寂靜,今日卻是被打破。

河流儘頭,一道人影腳掌之上水相之力流轉,他藉助著水流滑水而行,身形挺拔,灰白頭髮隨風輕揚,再配合那張帥氣耐看的麵龐,倒是頗有些驚豔的感覺。

不過少年時不時的看向後方以及臉上劃過的狼狽之色,將這種意境破壞了不少。

但這真的怪不了李洛,因為任誰被一頭天將階頂峰實力的精獸亡命追殺,恐怕都很難保持一副淡然出塵的模樣。

吼!

突然天地間有震耳欲聾的獸吼聲響起,那自後方席捲而來的狂風中彷彿都是帶上了一些腥氣。

隻見得那後方遠處,一頭三尾巨獸疾掠而來,帶起滾滾煙塵,那猩紅的獸瞳中充斥著暴躁,鎖定了李洛的身影。

原本它以為隻要衝出禁區山脈,應該就能夠很容易的將這個小老鼠抓住吞食,但它冇想到這小老鼠如此的狡猾,明明實力很弱,卻偏偏藉助著流水加速,一時間讓得它有些奈何不得。

三尾巨獸嘴巴突然張開,數顆能量光球帶著熾熱破空而出,直接對著遠處李洛的身影轟擊而去。

不過雙方有一定的距離,所以那些能量光球最終也失去了準頭,落入了李洛後方的河水中。

轟轟!

能量光球爆炸捲起的風浪,依舊是將李洛震得體內氣血動盪,但他迅速的運轉水相,木相的治療之力,將體內的震盪安撫了下去。

然後頭也不回的狂奔。

隻是雖然避開了三尾巨獸的胡亂轟炸,但李洛心頭卻是愈發的沉重,因為他能夠察覺到,三尾巨獸與他之間的距離在漸漸的縮短。

他終歸還是小瞧了天將階頂峰的精獸。

即便他取巧的藉助著流水之速,但想要保持絕對的安全距離,還是冇想象的那麼容易。

“按照這個速度,抵達據點,或許還要不短的時間。”

李洛抬頭看了一眼據點的方向,眉頭緊皺,他這種驚心動魄的局麵,還要維持那麼久嗎?真是刺激啊。

畢竟麵對著三尾巨獸的追殺,他隻要稍稍出錯,恐怕就是九死一生。

而且最重要的是眼下三尾巨獸的確冇追上,但李洛覺得,如果他真的以為一頭天將階精獸隻有這點手段的話,那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

但眼下想這些也冇什麼用,現在的李洛就是在走鋼絲,所以他必須保持絕對的冷靜,做好最差情況的準備,見招拆招。

心中思緒流轉,李洛再不理會後方追趕的三尾巨獸,水相之力於體內流淌,而後與腳下的河水形成共鳴,他的身影彷彿是在這一刻融入到了水流之中一般。

這般瘋狂追逃,眨眼便是一個時辰過去。

這一個時辰中,後方的三尾巨獸也不再暴怒咆哮,而是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緊緊的咬住李洛的身影。

雙方彷彿是陷入到了一場平和的賽跑。

隻不過,三尾巨獸這種平靜,反而是讓得李洛有些不安,反常必有妖,此時的三尾巨獸,必然是在醞釀著必殺一擊。

李洛渾身緊繃起來,體內兩座相宮隨時處於極限爆發的狀態。

嗚!

而也就是在此時,李洛突然聽見後方傳來一聲長嘯,他眼角餘光一掃,便是陡然間渾身汗毛倒豎起來。

因為他見到此時的三尾巨獸竟然是突然停了下來,其身後三條巨尾高高的豎起,原本的黑色尾巴,在此時迅速的轉變成了血紅色彩。

其四周的空間,彷彿都是在此時緩緩的波動起來。

李洛不知道三尾巨獸究竟要做什麼,但他卻是有著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當即再不敢多看,直接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瘋狂逃竄。

嗡!

不過他剛剛逃竄了冇多久,彷彿是聽見一道奇特的嗡鳴聲於天地間響起。

李洛急速前掠的身影在此時突然的僵硬下來,他渾身的血液彷彿都是停止了流動,因為在他瞳孔的倒映中,那前方的虛空扭曲起來,一頭巨獸直接是猶如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了前方。

它立於寬敞的江麵上,猩紅獸瞳帶著凶殘與戲謔的盯著急速滑水而來的李洛。

它顯然是不知道施展了什麼秘法,直接是橫跨如此遠的距離,瞬移而至。

那般速度,似是超越了光。

這一刻李洛明白,他到底還是小瞧了這些高級精獸。

轟!

而在李洛渾身冰寒時,那三尾巨獸已是直接動手,隻見得其巨掌重重的拍下,狂暴無匹的天地能量在其掌下彙聚,直接是形成了巨大的黑色掌影,而後對著李洛所在拍下。

那等力量,將這條還算是寬闊的江麵,都是硬生生的撕裂開來。

如此重擊,幾乎是足以秒殺李洛。

獸掌巨影在李洛眼瞳中急速的放大,滔天殺機撲麵而來,如此威勢的攻擊,還是李洛這些年第一次遇見。

在那一掌下,他幾乎是有種絕望之感。

太強了。

那股威勢,壓迫得他連喘息都做不到。

彷彿唯有等死。

但是,李洛終歸冇有被那一掌的威勢摧垮心神,他目光急速的閃爍,而後化為一抹狠決之色。

他麵對著那如此恐怖的一掌,不僅冇有躲避,反而是突然一腳踏下,身影直衝而出。

竟然是直麵而上!

李洛的選擇,也是讓得那頭三尾巨獸有些驚訝,但那赤紅獸瞳中的凶殘與戲謔並未減少。

咻!

李洛身影直接衝出,而即將與那三尾巨獸獸掌相撞時,他突然暴喝出聲:“孽畜,今日此處,就是你的封印之地!”

他伸出手掌,掌心那古老的封字突然有光芒綻放。

這一刻,三尾巨獸同樣是看見了李洛掌心的古老封字,同時它也感應到了那股它極其熟悉的能量波動。

那股力量,的確是來自束縛了它許多年的封鎮!

原來,那個封鎮之所以會消失,是因為來到了這個人類小子的手中!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

它渾身毛髮都是在此時倒豎起來。

三尾巨獸猩紅的獸瞳中有著驚駭以及恐懼之意在出現,多年的捆縛,讓得它對於那道封鎮有著極大的恐懼,當然,它恐懼的,更多是那道封鎮的主人。

那種存在,讓它感到發自靈魂的戰栗。

如今那道封鎮出現在了這個如此孱弱的人類手中,是有其他的什麼陰謀嗎?

難道是故意將它騙出山脈,要伺機將其鎮壓嗎?!

這難道是一個局?!

三尾巨獸望著那一臉狂笑著對他衝來的李洛,後者的麵龐上不見絲毫的畏懼,反而是有著一種得逞般的快意。

這個小子,是想藉助封鎮的力量,將它鎮殺?

短短瞬息間,三尾巨獸心中閃過萬般念頭,最終,謹慎的性格讓得它突然的將那巨掌收回,而後急忙躍出河流,巨大的身影暴退。

不管如何,先躲開再說!

三尾巨獸身形急退,但它的獸瞳卻是在死死的盯著李洛的身影,然後它就見到,隨著它的避開,李洛身影徑直衝了過去,然後

頭也不回的跑了。

三尾巨獸在原地躊躇,它望著李洛瘋狂遠去的身影,那所謂的封鎮力量也是隨之消失,一切都彷彿冇有出現過一樣。

有風聲刮過,三尾巨獸陷入了一陣沉默中。

它感覺,似乎被戲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