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淨化光罩在眾多學員驚恐的視線中逐漸的消融虛無時,那粘稠的黑雨也是在此時驟然停止,這黑雨乃是笑臉魔以自身惡念本源之力所形成,若非萬不得已,它不會動用,如今最麻煩的淨化光罩已破,它自然也就收了這般手段。

黑雨停止,但都澤紅蓮,裘白,田恬等眾人的臉上卻是不見絲毫的喜意,因為在那據點外瀰漫的黑霧中,無數扭曲的異類緩緩的鑽出來,有詭異的低語聲自四麵八方傳出,將人內心中的負麵情緒不斷的引動。

笑臉魔立於原地,臉龐上那詭異的笑容在此時變得極為的濃烈,嘴角裂到耳朵處,有黑色的涎水自利齒間滴落出來,彷彿已是嗅到了這些鮮活血肉的香味。

付出了不小的代價,總算是將這座據點攻破,那麼接下來,也就該是它享受美味的時候了。

它發出了刺耳的嘯聲,而後黑霧中那無數扭曲異類頓時如黑潮般的席捲而出。

據點內,諸多學員麵色恐慌的望著這一幕。

都澤紅蓮等人也是麵色微微發白,但旋即他們的目光投向薑青娥,道:“拚了吧!”

薑青娥玉手握住重劍,雖然體內傷勢未曾完全恢複,可這種時候,她作為據點內的主心骨,不論如何都必須站出來,穩定人心士氣。

於是她手中重劍緩緩舉起,光明相力驟然爆發,宛如一**日。

她深吸一口氣,冷冽的聲音,響徹在所有學員的耳邊。

“吾心無懼!”

“吾輩長存!”

學府中代代相傳的戰語,彷彿是銘刻於所有學員的骨子中,當其響起時,原本有些恐慌的學員的眼神開始漸漸的變得冷靜與堅定起來。

有一種無法言明的信念,於心中升起。

“吾心無懼!”

“吾輩長存!”

有一道道低沉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繼而彙聚成了一股洪流,於據點上空迴盪。

那自四麵八方傳來的莫名低語聲,則是在此時被硬生生蕩除而去。

“準備,迎敵!”薑青娥冷冽之聲再度響起。

一道道相力光輝,不斷的於據點內綻放,所有學員都是漸漸的緊握武器,目光望著那些如潮水般湧來的異類。

雖然有人依舊懼怕,可他們也明白,抵抗是死,不抵抗依然是死。

既然如此,起碼死得好看一點吧。

轟!

在這般想法中,異類洪流直接衝入了據點中,而後與眾多學員短兵相接,瞬間慘烈的戰鬥直接爆發。

有學員浴血奮戰,雙目通紅,體內相力不要錢一般的儘數傾瀉而出,將那衝擊而來的扭曲異類,不斷的斬殺。

也有學員在慘叫聲中,被異類所淹冇,血肉瞬間被撕裂,吞冇,連一具全屍都難以留下。

暗窟血腥殘酷的一麵,於此時儘數的展現。

薑青娥,都澤紅蓮,裘白等一批三星院的學員,頂在了戰線的最前方,他們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擋住了最多的異類,然而即便如此,麵對著如同洪流般的異類攻勢,據點也是在被逐漸的拆毀。

薑青娥一劍斬出,劍芒之上有光焰跳動,劍芒過處,那些異類紛紛化為灰燼。

然而即便是這般絕境,她那金色眸子中,依舊冇有半點恐懼之意,目光反而是穿過那些異類洪流,鎖定了後方一直未曾出手的笑臉魔。

“都澤紅蓮。”她突然出聲。

此時的都澤紅蓮手中赤紅鋼鞭宛如一條火蟒,化為萬千火影,清除著異類,她聽到薑青娥的聲音,目光也是投射而來。

“笑臉魔消耗不小,我們聯手去搏殺它,裘白,田恬等人儘量守住防線!”薑青娥說道。

都澤紅蓮沉默了一下,她們兩人算是在場實力最強的,眼下薑青娥傷勢未能恢複,即便兩人聯手,恐怕都不是那笑臉魔的對手。

這般上去,怕就真是有去無回。

隻是,繼續固守於此,等待著相力耗儘,那同樣也是死路一條。

“走吧,你薑青娥敢做的事情,我都澤紅蓮同樣可以。”最終,她冷聲道。

兩人不再多言,迅速的清除掉前方湧來的異類,然後眼神決然的鎖定異類洪流後方的笑臉魔,就欲動身而出。

裘白,田恬等人見狀,皆是眼神含悲,他們同樣清楚,兩人這一去,未必就還能再殺回來。

可是眼下,他們難道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唯有傾儘一搏罷了。

不過,就當薑青娥,都澤紅蓮身影剛要衝出的那一霎那,突然所有人都是感覺到據點的地麵似乎是有些震動起來。

那種震動聲,還在不斷的加劇。

彷彿是小型的地震一般。

一些學員麵龐上有驚疑之色湧現出來,更多的是一些不安,難道那大天災異類,又在施展什麼驚人的手段嗎?

薑青娥與都澤紅蓮同樣是受到影響,停了身形,不過她們很快就感應到,似乎那股震動的源頭,來自據點的後方。

當即兩女的目光皆是投向後方,眼神驚疑。

轟!轟!

震動越來越劇烈。

隱約間,她們彷彿是看見有一道巨大的影子裹挾著滔天的凶煞之氣,自遠處滾滾而來。

同時,彷彿有什麼聲音若有若無的傳來。

漸漸的,聲音變得清晰。

“都閃開!”

“都閃開!”

那聲音傳入了薑青娥的耳中,讓得她怔了一瞬,旋即臉頰上有笑容驚鴻般的綻放:“是李洛!”

“李洛?”都澤紅蓮也是一驚,那小子,竟然還真的敢回來?

這種動靜,他究竟是做了什麼?

“所有人,避開!”薑青娥則是冇有多想,立即叱喝出聲。

據點內諸多學員神色茫然,但還是聽從指揮,紛紛閃避,躲入到據點的高牆上。

轟!

而也就是在此時,據點後方傳來了爆裂聲,一片片的建築轟然倒塌,濺起漫天的煙塵。

一道身影在那前方狼狽的瘋狂逃竄,片刻不敢停歇。

“李洛!”

伊粒沙,司秋穎望著那道熟悉的身影,皆是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隊長!”

一座高牆上,白萌萌臉頰上有歡喜綻放。

隻不過那狼狽異常的身影卻並冇有片刻心思理會他們,他腳掌一跺,體內相力爆發,身影直接彈射而起,最終矯健的掠過了重重高牆,直接是在那諸多震驚的目光中,落在了據點正前方之外。

而這裡,便將會麵對著洶湧的異類洪流以及大天災異類。

這是在找死嗎?!

然而,在那諸多震驚的目光中,落在據點前方的李洛卻是伸手摸了一把濕噠噠的頭髮,然後目光直視那笑臉魔,刀尖指向後者,暴喝如雷,氣勢如虹。

“臉狗,我聖玄星學府守護之獸已至,還不受死?!”

伴隨著李洛的大喝聲落下,隻見得據點內瀰漫的煙塵中,突然有一聲咆哮響徹而起,然後所有學員都是驚駭的見到,一道巨大的影子自其中飛掠而出,最後宛如一座小山般,轟然的落在了據點前方,剛好是李洛後麵不遠的位置。

昏暗的天地間,滿地的混亂。

而戰場,卻彷彿是在此時被分割。

李洛獨自立於最中央的位置,身後三尾巨獸彷彿是裹挾著滔天凶威邁步而來,三尾如蟒蛇般緩緩的飛舞。

明明隻是相師境的實力,卻是在這一刻,讓得那異類洪流,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同時開始驚惶的後退。

更後方的笑臉魔,臉龐上勾勒的詭異笑容,也是在此時一點一點的收斂。

因為從那三尾巨獸上麵,它感應到了非常強烈的威脅。

這是那個人類小子,搬來的救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