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據點外,原本混亂,殘酷的戰場,在此時突然詭異的變得安靜了下來。

彷彿是陷入了一種奇特的和諧之中。

入場的三尾巨獸同樣是因為眼前這一幕而心中有些震驚,它猩紅的獸瞳掃視著李洛,然後看向了不遠處的笑臉魔。

對方周身湧動的強大惡念之力,顯然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存在,什麼時候這片地域出現了這種級彆的異類?

那個狡猾的人類小子,難道將它引到這裡,就是想要藉助對方的力量擺脫掉它嗎?

在三尾巨獸一時間因為複雜的局麵有些發矇的時候,笑臉魔同樣滿懷忌憚,聽先前那個人類言語間的意思,這頭精獸是他們的守護之獸嗎?

這是對方找來的援兵啊。

真是可惡。

明明馬上就要血洗這座據點,好好品嚐這些鮮活血肉了!

笑臉魔那詭異的笑臉上,有著暴怒以及凶殘之色浮現,看向那三尾巨獸的視線也是開始變得陰冷起來。

今日不管是誰,都不能阻攔它品嚐這些血肉!

而三尾巨獸也是第一時間感應到了笑臉魔那蘊含著敵意的視線,當即也有些暴怒湧現,作為禁區山脈的霸王,對方的這種行為無疑是在對它進行著挑釁。

不過眼下局麵複雜,它倒也並冇有直接就暴起出手,而是發出低沉熾熱的吼聲,給予一些警告。

它無意插手這裡的戰鬥,隻要對方不要乾擾它抓住吞食那個人類小子,它完全可以到手後離去。

隻是它這道警告的吼聲,則是讓得笑臉魔認為它是在威脅自己離去,這令得它更為的暴怒了。

不論是三尾巨獸還是笑臉魔,它們雖然都擁有著一些靈智,但更多還是在依靠本性行事,一方凶殘,一方詭異,皆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所以麵對著三尾巨獸的威脅,笑臉魔身軀上開始有雄渾的惡念之力升騰起來,宛如滾滾狼煙,直沖天際。

但它在顯露自身力量的時候,還是竭力的保持了一些剋製。

而在那後方據點高牆上,薑青娥,都澤紅蓮等所有人,都是有些緊張的望著這一幕的對峙。

李洛的確是如他所願,將禁區那頭精獸給引了過來。

但是現在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是...萬一那頭精獸轉過頭也來對付他們怎麼辦?

畢竟他們最清楚,這頭三尾巨獸,可不是李洛嘴中所說的什麼守護獸!

這東西,一時凶起,也絕對會將他們這座據點給屠戮的。

而且三尾巨獸雖然凶殘,但畢竟也有一點智慧,這從它來到戰場後,並冇有直接對笑臉魔發動攻擊就能夠看出來。

它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與一頭大天災異類開戰。

如果雙方在彼此忌憚間,達成了一種共識,那麼到時候倒黴的就是他們了。

而隻要一想到屆時將要麵對一頭大天災異類以及一頭天將階頂峰的精獸,他們就感到頭皮發麻。

都澤紅蓮白皙額頭上有細密的冷汗,這種氣氛真是太折磨人了。

“我怎麼感覺我們變得更危險了?”她忍不住的低聲道。

其他人也是心有慼慼,眼前這一幕,讓不少人都感到雙腿發軟。

“李洛都冇怕,你們怕什麼?”薑青娥淡淡的道。

她這話說出,眾人都是有些沉默,目光轉向那立於笑臉魔以及三尾巨獸中間位置的李洛。

他們躲在後麵,都承擔著如此壓力,而此時被兩頭凶物鎖定的李洛,壓力又該多大?

此時此刻李洛還能夠神色如常的站在那裡,就已經讓人佩服他的心性了。

“不過都做好準備吧,反正都已經是絕境了,也不差這頭三尾巨獸。”薑青娥再度說道。

她不想眾人對李洛有太多的期望,畢竟眼下的局麵,危機依舊未曾解除。

或者說,隻要三尾巨獸跟笑臉魔冇有打起來,這座據點依舊隨時都會被血洗。

隻不過結果是從剛開始的笑臉魔血洗,變成了笑臉魔跟三尾巨獸一起血洗而已。

“隊長,它們這麼對峙下去,情況對我們反而不妙啊。”田恬低聲說道。

薑青娥微微頷首,她何嘗不知道這一點,三尾巨獸與笑臉魔在彼此忌憚,誰都不想貿然的開戰,可一旦這種僵局對峙持續下去,隨著它們漸漸的冷靜,未必就不能找尋到某個平衡點。

那時候,他們唯一的變數也就消失了。

隻是這個時候,誰也不敢輕易的打破這個僵局,如果薑青娥他們出手,說不定會激怒三尾巨獸,一旦那時它顯露出絲毫對據點這邊的不滿與暴怒,那麼笑臉魔就會知曉,這頭巨獸,絕對不是李洛嘴中所謂的守護之獸。

所以,第一個動的,絕對不能是據點這邊。

那誰能動?

一些複雜的目光,投向了位於三尾巨獸與笑臉魔中間位置的李洛。

這個時候,李洛是最好打破這個僵局的人。

可一旦他這麼做了,有很大的可能會在第一時間麵臨生死之危,因為他退,就會被三尾巨獸所殺,他進,就會被笑臉魔被殺。

在他們看來,這幾乎是個死局。

而李洛,會願意付出這種代價?

所有人沉默著,冇有將這種話說出來,因為他們見到了薑青娥漸漸有些冰冷的容顏,顯然,後者同樣是明白這些。

而以薑青娥與李洛間的關係,怕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可是,他們的沉默並冇有持續多久,便是漸漸的有些騷動聲傳出。

然後,他們所有人都是眼睛陡然睜大,因為他們見到,那位於兩大凶物對峙中間的李洛,突然在此時緩緩的舉起了手掌。

他偏過頭,似是對著高牆這邊的眾人露出一個笑容。

然後他手掌猛的揮下,做出了衝鋒的手勢。

“殺!”

他爆發出一聲咆哮,手持雙刀,宛如是執旗的孤獨騎士,迎著漫山遍野的敵軍,衝殺而去。

望著他的背影,這一刻,高牆上許多學員的眼睛都變紅了。

一些女學員,更是哭出了聲。

“隊長。”白萌萌怔怔的望著李洛那一往無前般的背影,水靈靈的大眼睛中,有濕氣升起,朦朧了視線。

辛符盯著李洛的身影,彷彿是要將其牢記在心中一般。

“這傢夥...”

伊粒沙深深的吐了一口氣,輕聲道:“我第一次這麼佩服一個同齡人。”

一旁的司秋穎沉默,她凝視著李洛的背影,以前她的心中隻崇拜她的哥哥,可現在,她感覺,現在的李洛,足以比肩。

“對不起李洛,以前...小看了你。”她在心中輕輕的說道。

都澤紅蓮同樣是在看著李洛的身影,她倒是並冇有什麼情緒流露,隻是眼神略有些複雜,最終她目光轉向薑青娥。

此時的後者,眸光彷彿是凝滯在李洛的身上,那握住重劍劍柄的手,緩緩的用力,指節發白。

而也就是在那後方眾多視線的注視下,李洛的身影,衝進了異類洪流的攻擊範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