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的身影疾衝而出,前方已是有著許多扭曲異類清晰可見,它們的目光,貪婪的落在他的身上。

莫名的低語聲自四方傳來,直接是湧入心靈深處。

不過李洛已經徹底無視了那些負麵情緒,因為眼下這一幕,已是生死之間,在這種危機下,任何的情緒都翻不起浪花。

前方不僅有著諸多扭曲異類,還有著可怕的笑臉魔,如今他主動的衝上去,無疑是羊入虎口,隻要它們動手,他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但他最終還是決然而上。

因為他同樣很清楚眼下的局麵,他不能再讓笑臉魔與三尾巨獸繼續對峙僵持下去,如果它們不打起來,李洛此次費儘心機促成的計劃,也就算是失敗了。

所以,他必須將對峙打破。

後方眾人所想的那些,李洛自然也想到了,他是場中唯一一個打破僵局的人選。

隻不過,在他們的理解中,隻要他一動,必然難逃一死,可李洛卻心中明白,他還有著一線生機。

那就是賭三尾巨獸不會坐視他被異類所吞食。

李洛清楚他自身對三尾巨獸的吸引力,畢竟後者追殺他一路都不肯放棄。

眼下他以自身為餌,引動異類對他出手,如果三尾巨獸不甘心放棄他這塊肥肉,那定然也會出手阻擾。

而一旦三尾巨獸出手,那麼笑臉魔也必然會被牽動。

那時候,所謂的對峙,也就自然而然的被打破。

一場李洛期待已久的大戰,將會爆發。

隻不過...這終歸都隻是李洛的判斷與猜測,誰也不知道三尾巨獸心中對笑臉魔的忌憚有多少,如果這個忌憚超過了一個度,這就會讓得三尾巨獸猶豫,而很有可能,就是在這猶豫的片刻間,李洛...已經被眾多異類活活的生吞了。

那時候,可就真的死得悲催了。

這顯然是一場豪賭。

以李洛生命為代價的豪賭。

但李洛彆無選擇。

李洛麵沉如水,短短不過數息間,他就接近了那些異類的攻擊範圍,笑臉魔陰冷詭異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笑臉魔冇有動。

但其他距離李洛最近的一些異類,卻是按耐不住對鮮活血肉的貪婪,它們扭曲的身影如同巨蛙般的彈跳而起,張開了血盆大嘴,直接就對著李洛撕咬而去。

那些異類在李洛的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甚至他已是能夠清晰的看見對方利齒中流淌下來的腥水。

李洛也冇有任何躲避的打算,他望著那些撲來的異類,心跳快得宛如捶鼓一般,咚咚的震得腦子都是出現了恍惚感。

時間,彷彿是在這一瞬凝滯。

轟!

而也就在李洛覺得下一刻他將會被分屍的那一瞬,其上方突然有著狂暴的能量波動爆發,而後一股熾熱的氣息噴薄而來。

迎麵就衝上了那些撲來的異類。

嗤!

一群異類,直接是被那一口熾熱的吐息噴成了灰燼。

滾燙的氣息湧來,將李洛的皮膚都炙烤得通紅,但他卻顧不得這些灼痛,反而嘴角有著一抹狂放的笑意在浮現。

他緩緩的轉過頭,然後便是見到後方的三尾巨獸獸瞳釋放著凶殘的望著他以及諸多的異類,嘴中發出了暴怒的低吼聲。

顯然是在警告這些異類不準沾染它的獵物。

不過對於它的這種佔有慾,李洛滿心歡喜的對著它比了一個手勢。

愛你,小三。

然而三尾巨獸看不懂他的手勢,它直接是一巴掌對著李洛拍了過去,打算先將這個惹事的人類小子抓起來吃掉。

隻不過,它攻擊範圍比較廣,連帶著將附近的一些異類儘數的囊括了進去。

諸多異類在尖嘯。

而此時此刻,那笑臉魔也終於忍受不了了,因為在它的視角來看,這三尾巨獸不僅出手救了李洛,眼下還在對它進行著挑釁。

看來這的確是對方的守護獸了。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究竟是誰死吧!

笑臉魔臉龐上的詭異笑容在此時再度的浮現出來,無比驚人的惡念之力宛如重重黑浪一般於其身後翻滾。

嘶!

嘶嘯聲中,笑臉魔那幽黑大嘴中,有粘稠的黑色液體噴射而出,那些是由極度凝鍊的惡念之力所化。

這些黑色液體流淌,其下竟是形成了一隻隻慘白的手臂,然後快若閃電般的對著三尾巨獸襲去。

一眼看去,彷彿是那笑臉魔吐出來了無數隻手一般,看得人頭皮發麻。

吼!

笑臉魔發動了攻勢,三尾巨獸也是如臨大敵,它發出了暴怒的咆哮聲,隻見得赤紅滾燙的能量猛然自其體內爆發出來,它鋒利巨爪劃過,大地都被撕裂開五道焦黑的裂痕,所過處,諸多蝕級異類都被生生的抹除。

轟轟!

雙方的攻勢碰撞在一起,整個天地彷彿都是在震動,天地間的能量因此而沸騰。

一**驚人的衝擊波肆虐,將地皮一層層的捲起。

李洛首當其衝,直接是被掃飛,身影在地麵上狼狽的滾出了上百米。

不過此時的他卻是滿臉的狂喜,因為他所期盼的一幕終於出現了,三尾巨獸與笑臉魔廝殺在了一起。

以這雙方的凶殘,詭異性格,一旦開戰,就不可能退縮,必然會直到一方被抹殺為止。

他的計劃,成功了。

這一刻,即便是以李洛的心性,都是有種想哭的衝動,真是太不容易了,為了促成這個局麵,他這幾天真的是半點都不敢鬆懈,精神緊繃成了弦。

嘶嘶!

精神鬆懈下來,一股難以言明的疲憊自心中湧起,讓得李洛險些就躺倒睡下,不過還不待他真的閉眼,四周便是傳來了異類的悉悉索索聲音,而後他就見到十數頭異類快若閃電般的對著他衝來。

這直接將他嚇得一身冷汗。

可精神一鬆,再難提起,他體內的相力也是因為先前的震盪而失去了控製,所以竟然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異類撲來。

“不會吧...大計已成,我卻要死在這裡嗎?”李洛瞪大了眼睛,感到很憋屈。

嗡!

不過就在他無計可施的時候,突然有一道璀璨的光明劍芒從天而降,劍芒中彷彿是裹挾著一種怒意。

轟!

劍芒將那些異類生生的絞滅。

然後李洛就見到一道高挑的倩影落在了他的身旁,那是...薑青娥。

在薑青娥身後,都澤紅蓮,裘白,田恬等一眾三星院學員皆是蜂擁而出,抵擋著周圍那些撲上來的異類。

李洛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而後身子就無力的倒下。

薑青娥連忙伸出纖細手臂,接住了李洛,後者便是順勢的靠在了她的身上,沉重的腦袋放在她肩膀處,撥出來的熾熱呼吸,衝擊在她脖頸處,帶來了一種異樣的滾燙感。

薑青娥臉色微不可察的紅了一些,但她卻並未鬆手,而是伸出手掌摸了摸李洛的頭髮,然後低頭,在其耳邊輕輕的道。

“李洛,這一次,你是我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