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救下李洛,清理了那些湧來的異類後,薑青娥一行人也是迅速的回到據點高牆上。

而其他的那些異類,因為笑臉魔與三尾巨獸陷入到了激戰中,所以也是無暇追擊,隻是稍作糾纏便是紛紛退散。

李洛的歸來,引起了所有人的矚目。

不論是二星院還是三星院的學員,都是在此時目光敬佩,感激的看著極為疲憊的李洛。

他們都非常清楚,李洛拯救了這座據點中的所有人。

如果不是他冒著巨大的風險去執行他那個在所有人看來都天方夜譚的計劃,那麼現在他們所有人,恐怕都已經被那些異類撕碎,吞食。

所有人都清楚,如果此次他們真能夠安全的回到聖玄星學府,李洛在學府內的聲望必然會因此而大漲。

而學府應該也會給予他表彰與獎賞。

以後的李洛,可就是聖玄星學府貨真價實的風雲人物了。

薑青娥將李洛扶到高牆上的一座石墩上,讓他休息,而此時眾人方纔圍攏過來。

“李洛,你真是夠可以的啊,你竟然真的將三尾巨獸給引了過來,你是怎麼做到的!”田恬美目泛著異色的看著李洛,讚歎連連。

李洛沉思道:“它一看見我,就對我窮追猛打,我懷疑它是嫉妒我的容顏。”

田恬噗嗤一笑,其他人也是麵露笑意,以前的話可能會覺得這李洛臉皮厚,但現在卻覺得他很幽默,雙標的不行。

“還好這一次淨化任務,此前隊長執意要帶上你,不然如果冇你的話,恐怕我們都得死在這裡。”

裘白也是歎了一口氣,道:“果然隊長是無敵的,永遠不會錯誤的,我為此前質疑隊長的決策感到羞恥。”

田恬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這馬屁過於生硬了。

不過,誰又能想到,最終將這個據點從絕境中解救出來的,不是薑青娥,也不是都澤紅蓮,反而是一個第一次進入暗窟的新生呢?

李洛這一次的表現,真的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白萌萌,辛符也是擠了過來。

少女清純甜美的小臉上麵滿是崇拜之色,道:“隊長,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在聖玄星學府的偶像了。”

李洛謙虛的擺了擺手。

一旁的辛符也是感歎道:“隊長,你離開據點那一刻,我連碑文都給你想好了,不過沒關係,這種東西總會有用得上的時候。”

李洛臉色一黑,眼神不善的盯著辛符,這小子,是在咒他嗎?

不會說話就跟人家萌萌學著點。

不過此時周圍一**釋放著感激與善意的聲音在不斷的傳來,李洛也隻好不搭理辛符這衰貨,笑著迎上。

都澤紅蓮站在人群外圍,雙臂抱胸,眼神冷淡的望著這一幕,李洛的人氣與聲望在這一刻顯然是暴漲。

隻是,對於這種人氣與聲望,即便都澤紅蓮與李洛之間算是敵對,但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因為這是李洛用命去換來的。

這其間的果敢與膽魄,令人側目。

以前都澤紅蓮其實並冇有太將李洛放在眼中,她隻是視薑青娥為最大的對手,可經過此次據點危機之後,她心中對於李洛的危險程度,卻是猛然間的拔高了起來。

與光芒萬丈,鋒芒畢露的薑青娥相比,這個洛嵐府的少府主,看上去低調異常,不引人注意,實則論起危險程度,不會比薑青娥低。

怪不得這大半年自從他出現後,洛嵐府的局勢已是漸漸的有所穩定。

以前還以為是薑青娥一人的本事,現在來看,這個李洛,也功不可冇。

都澤紅蓮眸光閃爍,最終也冇有說什麼話,李洛此次解救了據點,從某種意義來說,她也算是欠了個人情。

當然,化敵為友是不可能的,因為雙方立場的不同,註定隻能是敵人。

高牆上的熱鬨持續了好半晌,最後隨著據點遠處傳來的劇烈能量爆炸聲傳來,這些目光方纔轉移向了遠處的狂暴戰場。

休息了一會的李洛也是站起身,來到高牆邊,與薑青娥等人望著那邊。

隻見得在那裡,凶獸,異類兩頭非人存在正在激烈的廝殺,狂暴的能量以及陰暗詭異的惡念之力不斷的互相沖撞,那所造成的動靜,將據點外的那片平原撕裂得千瘡百孔。

那每一次的猛烈碰撞,都是讓得眾人眼皮子急跳。

那種力量,當真是霸道到了極點。

“怎麼樣?誰能贏?”李洛問道。

薑青娥看了一會,道:“三尾巨獸有著很大的優勢,這頭精獸實力很不一般,此前傳言它已是在嘗試衝擊封侯級看來並非完全虛假,這場戰鬥從一開始,它就在壓製笑臉魔。”

“而笑臉魔雖然是大天災異類,但要比單純的正麵戰鬥力,還是要遜色一些,再加上此前笑臉魔為了攻破據點的淨化光罩,還動用了惡念本源,消耗不小,如今與三尾巨獸開戰,它吃了不小的虧。”

最終,她下了結論:“如果不出意外,笑臉魔最終會敗在三尾巨獸手上。”

“不過三尾巨獸雖然有優勢,但想要擊殺笑臉魔,它應該也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李洛聞言,目光微閃,這倒是符合他最初的預測,他最期盼的結果,就是一死一傷。

而等到三尾巨獸到時候也受傷了,他手中的封鎮,就能夠發揮作用了。

真是期待啊。

在李洛這種期待下,時間漸漸的流逝,而三尾巨獸與笑臉魔的戰鬥也是愈發的白熱化與血腥。

雙方傾儘了所有的手段,徹底殺紅了眼。

大地一片狼藉,三尾巨獸那龐大的身軀上,一道道猙獰的傷口出現,深可見骨,同時有黑氣在傷口處流動,侵蝕著血肉。

笑臉魔情況則是更加的糟糕,壯碩如小巨人般的身軀上,一道道爪痕幾乎是將它的身軀所撕裂,如果不是異類本就扭曲怪異,恐怕這些傷勢足以奪其性命。

但即便如此,此時的它,也徹底被重創了。

笑臉魔頸椎被三尾巨獸所拍斷,身軀扭曲的站立著,它渾身流動的惡念之力在此時變得格外的虛弱。

但它的目光,依舊是無比暴怒的鎖定三尾巨獸。

原本它今日都要到手了,可就在這最為關鍵的時刻,這頭畜生破壞了它的好事。

嘻嘻!

笑臉魔尖嘯起來,發出詭異的笑聲,而隨著它笑聲的擴散,周圍那無數異類也是騷動起來,彷彿是受到了某種驅使,突然疾掠而來。

似乎是要對三尾巨獸進行著圍攻。

三尾巨獸發出了暴怒的咆哮,赤紅的獸瞳看向那些異類,龐大的身軀上,彷彿是有著火焰燃燒起來。

一股驚人的凶威在爆發。

在這等凶威下,即便是那些異類,都是為之一滯,不過它們的衝擊速度並未的減緩,反而是陡然加速。

然後,宛如一股黑色洪流,徑直的從三尾巨獸的兩側...衝了過去。

它們衝向的目標,竟然不是三尾巨獸,而是那頭被重創的笑臉魔!

看這架勢,也不像是要為笑臉魔療傷的樣子。

而笑臉魔則是彷彿察覺到了什麼,當即發出震怒的嘶嘯聲,臉龐上那詭異的笑容都是多了一些驚慌之意。

但它的嘶嘯聲並冇有太大的作用,那些異類迅速的湧來,即便一**被笑臉魔所抹殺,但在那前仆後繼下,最終化為黑色洪流將笑臉魔所淹冇。

緊接著,淒厲的嘶吼聲響起。

李洛等人便是眼睜睜的看著,那此前所向無敵般的笑臉魔,竟然直接是在此時被那些異類所分解。

一些異類捲起笑臉魔殘破的血肉,便是遠遁而去。

彷彿是一場盛宴一般。

李洛等人看著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這是來自異類的反噬...笑臉魔原本具備著對那些低級異類的壓製,所以它能夠強迫這些低級異類聽從它的命令。

可隨著它此時被三尾巨獸所重創,它的威壓就開始減弱。

它的身軀,反而成為了其他低級異類所覬覦的寶貝。

於是,反噬最終爆發了。

這些低級異類,在那悍不畏死的衝擊下,最終將這頭大天災級異類,活生生的分解了。

原本充斥視野的異類洪流,在此時迅速的消失不見。

整個天地間再度變得空空蕩蕩起來。

不過據點中,倒是並冇有人因此就歡撥出聲。

因為他們都看見,伴隨著笑臉魔被分解,那頭滿身都是猙獰傷口的三尾巨獸,緩緩的轉過身來。

那猩紅的獸瞳,泛著無儘的凶殘,投向了據點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