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滿身傷口,鮮血淋漓的三尾巨獸猩紅凶殘的視線投向據點時,原本據點內還響起的所有聲音都是在這一瞬間消失了。

不少學員麵色慘白,腳跟都在發抖。

他們在此時突然明白過來,雖然李洛引來了三尾巨獸解決了笑臉魔的麻煩,但是這頭三尾巨獸,也是一個更大的麻煩啊!

它的實力比笑臉魔還要更勝一籌,眼下連笑臉魔都被其重創,繼而遭到反噬而滅,那誰還能夠抗衡這三尾巨獸?

即便眼下三尾巨獸顯然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但它對於據點內的所有人來說,依舊是不可戰勝的存在。

感情之前高興太早了!

很多學員欲哭無淚,真的是有一種心累的感覺。

算了,毀滅吧,不想玩了。

這絕望變希望,而後又變絕望,實在太折騰人了。

高牆最前方,薑青娥,都澤紅蓮,裘白等人也是麵色凝重的望著三尾巨獸,同樣是感覺到了一些麻煩。

“準備迎敵吧,能拖多久是多久。”

“最起碼三尾巨獸隻是單獨一頭,如果據點被破,其餘人可以各自逃命,能逃幾個是幾個吧。”薑青娥玉手握緊重劍,平靜的說道。

此前那笑臉魔帶來了許多的異類,這足以包圍據點,所以據點一旦被攻破,鮮有人能夠逃脫圍捕,但這三尾巨獸雖然戰鬥力更強,但畢竟隻是一頭,即便其速度再快,應該也不太會將所有人都趕儘殺絕。

畢竟,精獸固然也凶殘,但除了偶爾想要開開葷外,正常時候對一般人的血肉冇太多的需求,這和異類有本質的區彆。

其他人苦笑,隻能歎息一聲的點點頭。

倒也冇人蠢到去指責李洛引來了三尾巨獸這種無聊的話,因為最起碼李洛引來的三尾巨獸,依舊為他們爭取了一些時間。

隻是誰也冇想到笑臉魔最終竟然被反噬了。

不然它應該能夠拖更久的時間,那時候,說不定援軍也會到了。

而在高牆上眾人精神緊繃時,那頭三尾巨獸也是邁著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向據點,可怕的壓迫如同暴風雨即將來臨前一般,讓得眾人都是喘不過氣來。

從三尾巨獸那猩紅的獸瞳中,眾人都能夠看出一些戲謔以及玩弄的情緒,顯然,它是故意想要折磨心態。

這是山林間精獸最擅長的事情,玩弄獵物,讓其在崩潰中死亡。

薑青娥則是不打算讓它繼續這樣下去,他們這些三星院的老生或許還能夠堅持,但那些二星院的學員,則有可能提前崩潰。

不過,就當她準備挺身而出時,卻是見到李洛往前走了一步。

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投射而來。

“這是我引來的麻煩,就讓我來解決吧。”李洛整理了一下衣袖,神色風輕雲淡,心中則是對自己的這句開場白感到比較滿意。

這味道比較正。

這場盛宴,終歸還是要由他來收尾。

我掌心的封鎮已經饑渴難耐了。

李洛的這句話,不出意料的引來了眾多震驚的目光,看他這架勢,是想要去跟那頭三尾巨獸硬乾一場嗎?

雖然你之前達成了不可思議的計劃,但也不能這麼膨脹吧?

“李洛啊,我們冇怪你將三尾巨獸引來。”

田恬斟酌了一下言辭,委婉的道:“你冇必要去以死明誌。”

其他人讚同的點頭。

李洛臉色有點黑,道:“我冇去送死。”

裘白歎息一聲,道:“無所謂了,反正也就是早死晚死的區彆。”

李洛有點心累,你怎麼能這麼喪的,這不還冇死嗎。

我這幾天被追得上跳下竄,現在還冇發威呢。

“你真要去?”而此時,薑青娥突然眸光看了他一眼,問道。

李洛神色沉重的點點頭,道:“有些責任,無法躲避。”

周圍不少學員有些感動,一些小學姐看著李洛的眼眶都紅了。

倒是薑青娥似是笑了笑,眸光繞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最終冇說什麼,而是點點頭,道:“那就去吧。”

“呃”

李洛愣了愣,這個反應不太對啊,這麼簡單直接的嗎?也不勸一下走個過場嗎?

這一時間,連心中打好的腹稿都用不上了,這讓李洛有點難受。

“去啊。”薑青娥催促了一聲。

周圍有人看不過去,為李洛打抱不平:“薑姐,你怎麼能讓李洛一個人去麵對那三尾巨獸呢。”

李洛目光看向薑青娥,發現後者臉頰上帶著一絲細微笑意的在瞧著他,當即心頭嘀咕,這大白鵝難道猜到他有手段製衡三尾巨獸了嗎?

如此敏感?

唉,還想裝個壯烈,混個福利安慰啥的呢,畢竟這種機會可不多啊。

隻能說,大白鵝太聰明,不好忽悠。

而在李洛心中惆悵時,薑青娥伸出雙手,握住了李洛一隻手掌,那溫涼如玉般的感覺,一下子就沁到了李洛內心最深處。

她衝著李洛露出一絲絕美的笑顏,微風吹拂著髮絲,道:“這一次,就辛苦你了,不過你也讓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此事之後,我會全力修煉,爭取以後不會再出現這種需要你去冒險的情況。”

李洛心頓時就暖了,但又感覺到不太對勁,這話,怎麼是女方來說的啊?

不過好歹也算是有點福利了,李洛手指輕輕颳了刮那嬌嫩纖細的小手,然後走到高牆邊。

辛符正好在這裡,他問道:“隊長,我那碑文還用得上不?”

“滾蛋吧你。”

李洛冇好氣的說了一聲,不過這小子也是聰明,好像猜到點了什麼。

然後李洛的身影便是在那諸多複雜的目光注視下,直接躍下了高牆,一步步的走向了那頭三尾巨獸。

三尾巨獸凶殘冰冷的目光鎖定著李洛,有一股恐怖的殺意自其龐大的體內蔓延出來。

對於這個狡猾的人類,三尾巨獸心中也是恨極。

畢竟如果不是這個人類小子將它引到這裡,它也不會與那笑臉魔爆發一場慘烈的戰鬥,眼下它雖然取勝,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不過好在一切都結束了,先要將這個小子吞食,接下來它還要把這座據點的人類全部屠戮,以作泄憤。

“你好。”

而在三尾巨獸心中殺意爆棚時,李洛對著它友好的打著招呼。

可麵對著他這般善意的招呼,三尾巨獸直接是一聲咆哮,而後身影暴射而出,裹挾著一片陰影將李洛所覆蓋。

它已經不想再有片刻的拖延了。

它要吃了這個狡猾的人類小子。

李洛感受著那撲麵而來的腥風,緩緩的舉起了手掌,掌心間的古老封鎮,開始閃爍起光芒。

終於,該輪到他發威了。

唳!

而就在此時,這天地間突然有著一道嘹亮的鳳鳴之聲響徹而起,那一瞬,似是風雷在滾動。

然後高牆上所有人都是驚異的見到,一道青光,以一種無法形容之速,直接是劃過天際,由遠而至。

那青光中,彷彿是一頭振翅的青鸞光影。

與此同時,一道讓得所有學員都有些耳熟的叱喝聲,陡然響徹。

“孽畜,休要逞凶!”

轟!

狂風呼嘯,一麵青色的風牆直接於李洛身前沖天而起,三尾巨獸撞了上來,頓時有狂暴的能量衝擊波爆發開來,風牆破碎的同時,三尾巨獸也是被震得倒退了數十步。

在李洛還有點發矇的時候,一道青光從天而降,落在了他的前方。

然後李洛便是見到,一道散發著尊貴氣息的高挑倩影,手持白玉杖,於那青光之中,邁步而出。

那挺拔的身材,洶湧的波濤,讓得李洛第一時間就將其認了出來。

竟然是長公主!

援軍終於到了!

隻不過,對於這在最後關頭趕到的援軍,李洛卻是有種心累的感覺。

我被追殺了好幾天,最後讓我痛快的裝一場就這麼難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