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院長留給我的東西?”

李洛若有所思,他之前掌心的封鎮在封印了三尾巨獸後便是自動消散,他原本以為是因為力量耗儘而消失,如今來看,說不定那股力量就轉變成了這隻暗紅色的鐲子。

王級強者的手段,當真是匪夷所思。

隻是,這有什麼用呢?

“你可以嘗試以自身相力溝通,如果這是院長留給你的東西,或許隻有你自己才能夠將其打開。”薑青娥給出了建議。

李洛點點頭,而後便是於一旁盤坐下來,雙目閉攏,體內相力運轉而起,試探著對手腕上麵的暗紅色鐲子湧入。

接觸的瞬間,李洛彷彿是感覺到有一股莫名的感知掠過他的相力,那股感知浩瀚如大海,深不可測的同時帶著莫大的威壓。

的確是院長!

李洛心頭一動,而後他的精神出現了瞬間的恍惚,再度凝神時,便是發現自身竟然身處於一方黑暗的空間中。

這方黑暗空間中,唯有腳下懸浮著一座不過數丈左右的石台。

石台中央,盤坐著一道人影,正麵帶笑容的看著他。

“院長?”

李洛瞧得那道人影,倒是並未顯出驚慌,反而是鬆了一口氣。

“冇想到你還真是把你的計劃執行成功了,不錯。”龐千源打量了一下李洛,言語間有一絲讚揚之意。

李洛謙虛道:“院長過獎了,如果不是院長給予的支援,我根本不可能在三尾巨獸的追殺中支援那麼久的時間。”

“我的計劃就是瞎膽大而已,很多地方都充滿著不確定,其實也隻是那絕境下的搏命而已,我不想死在這裡。”

龐千源微微一笑,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那種絕境下保持著理智,然後還拿出勇氣來思考以及執行一些看似不可能的破局之舉。”

“在我看來,這種品性,其實比自身擁有什麼高品相,還要來得珍稀。”

麵對著院長大人的表揚,李洛隻能露出憨厚的笑容,隻是心中卻是在呐喊,院長大人,不要停!我就喜歡聽這個!

不過龐千源卻是點到即止,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彷彿是洞穿了李洛心思一般。

這讓得李洛稍微有點尷尬,乾咳一聲,轉移話題的道:“院長大人,你怎麼跑到這裡了啊?還有那鐲子是怎麼回事啊?”

“這隻是我的一道殘留意誌而已,很快就會開始消散了。”

龐千源笑了笑,道:“至於這鐲子嘛這是一道封印寶具,算是我留下的一個特殊的禮物。”

“封印寶具?”李洛神色微動,這鐲子竟然是一道寶具,而且看上去即便是在寶具中,品階也算是不凡。

所謂寶具,也是相具的一種,隻不過品階比後者更高,同時強度也是有著巨大的提升,當然最重要的是,寶具擁有著諸多神異功能,對於自身不論是修煉還是戰鬥都有著極大的提升效果。

甚至一些強大罕見的寶具,還能夠溫養自身相性,逐漸提升其品階,簡直相當於用不儘的靈水奇光。

隻不過這類寶具極度稀有寶貴,恐怕就算是大夏的金龍寶行總部這些年,都未曾見過一個。

不過李洛很快就想到了什麼,他麵色有些變幻的看向龐千源:“封印寶具您的意思是,這裡還封印著什麼?”

龐千源笑了起來:“真是個敏銳的小傢夥啊,其實你應該也猜到了一些吧?”

他屈指一彈,有一顆如螢火般的光點自指尖升起,然後對著平台之外的黑暗之下落去,看似微小的螢火,卻是在此時爆發出了極為璀璨的光芒。

將這黑暗儘數的驅離。

李洛的目光看向了下方的黑暗空間,然後瞳孔驟然緊縮,一股寒氣自腳底板直沖天靈蓋,讓得他頭皮陣陣發麻。

因為在那黑暗空間的最下方,一頭龐大的巨獸匍匐,它彷彿是在沉睡,三條巨尾垂下,一條條巨大的鎖鏈自虛空中延伸出來,將巨獸身軀死死的捆縛住。

三尾巨獸!

李洛第一時間就將這頭巨獸給認了出來,他眼睛呆呆的望著那頭巨獸,好半晌後方纔哆嗦著問道:“這它不是被封印了嗎?”

雖然之前隱約有點猜測,但他也不敢確認,可眼下親眼看見後,李洛還是麻了。

他怎麼都冇想到,那三尾巨獸竟然冇有在據點外的封印石像中,而是在他的鐲子裡麵!

“外麵的封印隻是假象而已,隻是為了幫你避免一些注意做的遮掩罷了,如何,開心嗎?”龐千源笑道。

“不是”

開心?李洛險些哭了,院長你把這麼一個恐怖的東西搞在這封印寶具裡麵,雖然李洛不知道這能封印多久,但從邏輯來說,應該是不可能一直封印的,而他把這玩意隨身帶著,萬一哪天出了意外,這三尾巨獸脫離了封印怎麼辦?

“院長,您彆搞我啊,我好歹也算是剛剛為學府立下過功勞啊。”李洛顫巍巍的道。

“雖然我老爹以前罵過你,但你也不能遷怒於我吧?”

龐千源笑了笑,道:“好了小子,彆在我麵前裝傻了,不就是想知道我究竟想乾什麼嗎”

他頓了頓,指著黑暗空間下方那頭沉睡中的三尾巨獸,道:“此獸名為三尾天狼,如今已是開始在觸及封侯之路,假以時日,一旦晉入封侯級,也就真的稱得上是頂尖凶獸,足以稱霸一方。”

“如今它被我封印,而我可以教給你一道秘術,配合這道封印寶具,讓你在某些時刻能夠抽取三尾天狼的力量,加持自身,短時間內獲得極為驚人的力量。”

他看著李洛,似笑非笑的道:“你覺得如何?”

“咕嚕。”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眼神震驚的望著龐千源,喃喃道:“抽取三尾天狼的力量,加持自身?”

一股莫名的火熱自心中湧出來,如今的李洛,非常迫切的需要強大的力量,因為他的時間太過的緊迫,半年之後,洛嵐府將會迎來一場大變,可那種層次的爭鬥,即便再給他半年的時間,他感覺自身恐怕都很難有太大的參與度。

半年後的那場洛嵐府守衛戰,不知會牽扯多少勢力,多少強者,按照李洛的估計,天罡將以下,可能是冇有入場的資格。

所以到時候,他多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薑青娥去戰鬥,不管到時候出現什麼變故,他都無能為力。

而這,是他難以接受的事情。

他想要與薑青娥一起,並肩作戰,保護洛嵐府。

可他的力量終歸還是弱了一些,畢竟半年的時間太短了,而眼下龐千源所說的這個秘法,無疑會給他帶來極大的幫助。

心中情緒劇烈的翻湧,不過片刻後,李洛突然變得冷靜了下來,因為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不論是龐千源突然給予他這種特殊的禮物,還是那種抽取三尾天狼的力量。

這恐怕不會是冇有代價的。

龐千源一直在看著李洛,他清楚的看見後者原本眼中的熾熱在此時漸漸的冷卻下來,當即笑意變得更濃了一些,眼中也浮現出了欣賞。

在看似觸手可及的強大力量前,依舊還能夠保持清醒與理智,這份心性倒也不愧是李天王一脈

於是他點點頭,眼神深邃。

“你想的冇錯,這個世界上,冇有白吃的午餐。”

“我給予你這些,同樣是需要你為我去做一些事情”

“你,願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