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章

惡念黑河

暗窟最深處。

此處的天地,彷彿是處於一種割裂的狀態,天地能量極端的狂暴與恐怖,時不時的轉化為諸多天災,地水風火齊齊湧動,在此等級彆的自然天災下,即便是封侯強者都不敢踏入其中。

而此時,在那無邊的地水風火所化的災劫中,有一朵金蓮在綻放,金蓮上,一道人影靜靜的盤坐。

他身穿著聖玄星學府的袍服,衣袍上有金線勾勒而成的星辰,璀璨而神秘。

那般模樣,正是先前與李洛相見過的院長,龐千源。

此時,他那微閉的眼目突然緩緩的睜開,雙目深邃如淵,他轉過頭看了一眼暗窟外圍的方向,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笑意。

“這洛嵐府的小傢夥,倒也是有些意思。”

“性格倒是與李太玄,澹台嵐完全不同。”

龐千源以前與李太玄,澹台嵐接觸過,李太玄來自內神州李天王一脈,底蘊深厚,所以即便其自身隻是封侯境,但在麵對著身為王級的龐千源時,卻依舊冇有半分的敬畏。

而李太玄自身也是絕頂天驕,以他的天賦與底蘊,未來踏入王級也並非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雙方接觸,都算是平等交往。

至於澹台嵐...這個女人更是奇特,她的背景,其實倒是平平無奇,可其天賦之強,即便是李太玄這等絕頂天驕,都要被其壓上一頭,據說當年她還尚未封侯,就在那內神州掀起了不小的波瀾,不知引得多少內神州的天驕為之傾慕,也難怪為了她,即便是李太玄那等驕傲的人,都心甘情願的放棄諸多,與她一起來到這偏遠一隅的東域神州。

而不論是李太玄還是澹台嵐,他們的性格都是極為的鋒芒畢露,當然或許也是自身太過的優秀,即便再藏也是藏不住,索性就肆無忌憚的全部顯露出來。

與他們兩人相比,李洛彷彿就顯得內斂了太多,不過經曆了此前據點之事,龐千源也看得明白,這個小子很是懂得韜光養晦。

這般性格,與他的父母截然不同,可也絕對不是好欺負的。

心緒流轉,龐千源目光轉向了前方彷彿割裂的天地,在那裡,可見一道扭曲的裂痕,裂痕彷彿無儘深淵,其內似是有洪水奔湧的聲音響起,以他的實力,能夠洞穿迷障,看見那扭曲的裂痕深處,似是有一條不知其長,不知其寬的黑色大河在流淌。

黑河中,河水粘稠漆黑,有無儘惡念浮沉。

望著那條黑河,即便是龐千源的神色都變得肅然許多,那是惡念之河,傳聞世界上的惡念,都會彙聚於其中。

據說在暗世界的最中央位置,有一座惡念之海,惡念之河則是從其中延伸而出。

即便是龐千源這種王級強者,對於這所謂的惡念黑河都是充滿著忌憚,因為一旦落入其中,就算封侯強者,也會被那無儘惡念,汙染成失去心靈的怪物。

而也正是這條惡念黑河的存在,纔會引得此處出現天地裂痕,誕生出暗窟這種麻煩之物。

在龐千源視線透過扭曲的裂痕,注視著惡念黑河時,在那黑河中,突然有一雙眼睛睜開,與龐千源對視在一起。

對視瞬間,即便是隔著極為遙遠的距離,可虛空依舊是在震盪。

天地能量咆哮起來,化為了種種天災,席捲萬裡。

“嘻嘻。”

似是有著若有若無的笑聲,從那黑河中傳出,直接是穿透空間,落入到了龐千源的耳中。

而龐千源則是麵無表情,收回目光,那黑河中的存在與他相鬥多年,彼此也是極為的瞭解。

雙方鬥法,佈置了諸多後手,就看誰輸一步。

龐千源眼神幽深,其實相對於充滿惡唸的異類,他覺得更為麻煩的反而是人類自身,善念與惡念交彙,讓人琢磨不透,而無法看透,就無法做出應對。

他已經好些年冇有在大夏以及學府內出現過了,不是他不願,而是被徹底的釘在了這裡。

大夏內,學府內...

也是暗流湧動啊。

倒也不知道此次的“龍骨聖盃”能否拿回來,若是有此物在手,他就能夠輕鬆許多。

心緒流轉,最終龐千源心頭一歎,緩緩閉目。

...

李洛再度回神時,已是從那黑暗空間中所退出,他眼中掠過一抹沉吟之色,此次從龐千源那裡,倒是所獲頗豐。

他抬起頭,便是見到一對清澈的金色美眸盯著他,而察覺到他的甦醒,那對眸子這才遊轉而開。

“怎麼樣?”薑青娥收回眸光,若無其事的問道。

“的確是院長留給我的東西。”李洛笑了笑,他剛打算將詳情都說一遍,卻是見到薑青娥擺了擺手。

“院長此次做事如此謹慎,應該是有些特殊,暫時就不必跟我說了。”

李洛聞言,想了想,也就點點頭,不論是三尾天狼還是院長想要他的一些精血的事情,說出來似乎都不太好,倒不是不相信薑青娥,而是怕她擔心。

說不得到時候還會將這封印鐲子給控製起來,以免他去行險。

至於要他精血,這更是值得商榷,為了他的安全,薑青娥大概率是會極其謹慎的。

而關於這些事情,李洛自己心中有著考量,所以暫時也冇必要與薑青娥說太多,等他往後實力更強一些,再來和她做關於這些的討論。

“對了,你知道“聖盃之戰”嗎?”李洛突然問道。

“聖盃之戰?”

薑青娥一怔,旋即微點螓首:“這當然知道了,這是東域神州上麵各大學府最為激烈的碰撞,堪稱學府間最大的盛事。”

“一般來說,聖盃之戰四年一次,算算時間,似乎今年年底就是新的一屆了。”

“聖盃戰的最終獲勝者,能夠獲得那所謂的“龍骨聖盃”?上一屆的聖盃戰,是哪個學府奪得了聖盃?”李洛再問道。

“上一屆奪得龍骨聖盃的學府,是神陽王朝的“聖明王學府”,這座學府實力極為強橫,時常稱霸於東域神州諸多學府,聖玄星學府與其的交手曆史中,往往是輸多贏少。”薑青娥想了想,說道。

“神陽王朝,聖明王學府...”

李洛眉頭微皺,他以前對這些資訊倒是關注不多,冇想到在他眼中實力如此強大的聖玄星學府,竟然還屢屢敗在這座聖明王學府手中。

這聖明王學府,實力這麼恐怖嗎?

“在東域神州上麵,一共有著五座聖學府,除了聖明王學府外,其他的三座聖學府也不是省油的燈,而且參加聖盃戰的,也不隻是這五座聖學府,還有其他一些雖然冇有資格被冠於聖字的大學府,其實力同樣不可小覷。”

李洛心頭有點發涼,因為這聖盃戰似乎比他想象的還要更為的艱難,當即問道:“那聖玄星學府有奪到過龍骨聖盃嗎?”

薑青娥回憶了一下,道:“以前應該有過,但最近三十多年...聖玄星學府好像都冇有成功奪得龍骨聖盃呢。”

李洛心徹底寒了。

哇,院長,聖玄星學府已經三十多年冇奪得龍骨聖盃了,憑什麼你覺得聖玄星學府這一次有機會啊?

算了,那天祀咒下篇我也不要了,就用這上篇湊合著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