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李洛的記憶中,他第一次見到薑青娥,應該是他三歲左右的時候。

那一次,他的父母似乎出了一趟很遠的門,回來後,身邊就帶著當時約莫五歲左右的薑青娥。

後來,他們將薑青娥收為了弟子。

從這個角度來說,李洛與薑青娥算得上是實打實的青梅竹馬,而父母對她也是極為的喜愛。

不過李洛與薑青娥幼時的關係,卻是頗為的微妙,因為薑青娥自小就太出色了,再加上他大了李洛兩歲,小時的諸多爭執,最終都是以李洛被薑青娥冷淡的按在地上暴錘一頓而結束。

簡直就是噩夢啊。

而薑青娥之所以會變成他的未婚妻,據說是在她十歲左右的時候,那一次老爹喝多了酒,說如果小娥兒是我家的媳婦,那該多好啊。

然後第二天,十歲的薑青娥自己手寫了一份婚約,交給了膛目結舌的老爹。

那一次,老爹被趕回家的老孃差點捶傻了。

最重要的是,還連累得在一旁樂嗬嗬看戲的他,也被他娘怒氣沖沖的揍了一頓。

之後老孃讓薑青娥將婚約收回去,但誰都冇想到她展現出了讓人無奈的執拗,她隻是靜靜的跪在老爹老孃麵前。

最終,無可奈何的爹孃隻得由著她,但那婚約,則是被他們收起,然後再不提起,猶如當其不存在一般。

此事漸漸隨著時間過去,似乎也就冇了聲息,包括連李洛自己都是遺忘了此事。

但就在前些年薑青娥在南風學府時,因為一個追求者太過鍥而不捨以及瘋狂,最終她直接開口,公開了她與李洛已有婚約。

此事在當時所引發的轟動,可謂是震撼了整個天蜀郡。

也虧得當時的李洛還冇進入南風學府,不然怕真是會被群起而攻之,但即便此事已過去幾年時間,那所帶來的餘波,還是讓得如今身在南風學府的李洛深刻的感覺到了薑青娥的魅力。

“老爹,你可真是坑兒子啊。”李洛心中暗歎一聲。

“我說李洛,你每天在這裡停留,是不是很享受其他人的那種羨慕目光啊?”而就在李洛心中歎息時,突然有著一道女孩聲音在身後響起。

李洛轉過頭,隻見得在其身後,立著一名容顏嬌俏的少女,少女長髮齊腰,顏值雖然比不上薑青娥,但也是一個美人胚子,貼身的校服,包裹著初具規模的嬌軀,頗有起伏。

而此時,那少女正雙臂抱胸,目光有些譏誚的望著李洛。

不過麵對著她的目光,李洛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眼前的少女,名為蒂法晴,是一院中的學員,在這南風學府中也算是一朵金花,同時她還出自天蜀郡三大家族的蒂法家族。

這蒂法晴與李洛倒冇有什麼恩怨,但是,她是薑青娥的鐵桿擁躉,而且還是極其瘋狂以及失去理智的那一種。

在她的眼中,薑青娥宛如天上謫仙般完美無缺,這世間的任何男人都配不上她,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李洛。

即便蒂法晴也承認李洛這皮囊是頂尖級彆,但她卻覺得,隻看外貌實在是過於的膚淺。

薑青娥這般人兒,必須那裡外都是人中之龍者,方纔能夠匹配。

而李洛藉助著其父母的優勢,以不知道什麼手段獲得了與薑青娥的婚約,這在蒂法晴看來,簡直就是對她心中女神的侮辱。

所以,自從李洛進入到南風學府後,隻要遇見這蒂法晴,必然會被迎麵一通嘲諷,然後就是那孜孜不倦的一句質問。

“李洛,你什麼時候解除薑學姐的婚約?”

不出意料的聽到這句被重複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質問,就連李洛都是忍不住的揉了揉眉心,冇好氣的道:“關你屁事。”

然後轉身就走。

蒂法晴見狀,俏臉上頓時有怒氣湧現,不依不饒的跟了上來,道:“李洛,你就這麼想癩蛤蟆吃天鵝肉嗎?”

不過李洛依舊充耳不聞,理也不理,倒是將她氣得臉色鐵青,旋即她快步跟上,道:“李洛,如果你不解除婚約,麻煩的隻會是你,薑學姐越是優秀出色,你的麻煩就會越大,你父母失蹤數年,連你們洛嵐府如今都是風雨飄搖,所以你這個少府主身份,可冇什麼震懾力。”

“你根本不知道如今的大夏國,有多少背景強大,天賦卓絕的年輕天驕傾慕於薑學姐。”

“你不能因為你父母對薑學姐有恩,就要她以這種方式來回報你!”

“李洛,如果你不解除與薑學姐的婚約,不要說其他地方,光是這南風學府內,都會有人找你麻煩。”

李洛的腳步終於是停了一停,道:“哦?誰要找我麻煩?”

蒂法晴輕哼一聲,道:“貝家的貝錕,你應該挺熟悉吧,他已經放過話,說希望你能夠不要藉助著身份的便利去接近薑學姐,另外,他讓你兩天後在清風樓聚一聚聊一聊。”

李洛笑道:“當然熟悉,當年他可是很喜歡往我跟前湊的。”

當年他父母尚在時,這天蜀郡內,洛嵐府說的話,重量不比郡守府低,至於這位貝錕,更是時不時的來尋他,然而誰能想到,數年後洛嵐府大變,這曾經很想跟他交朋友的權勢子弟,卻是率先要找他麻煩?

以前這貝錕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那清風樓擺好宴,熱情客氣的請他前去,如今反而竟然是想要他在那裡擺宴相請?這位,還真是夠直接的啊。

蒂法晴道:“李洛,你不要覺得人家很可笑,世事本就是如此,你家勢大,自然有人捧你,如今你洛嵐府失勢,彆人又憑什麼給你麵子?畢竟之前那些麵子,都是你父母掙來的,又不是你。”

李洛點點頭,認同的道:“你這話倒是說得有理。”

人情冷暖世態炎涼,這兩年李洛是親身領教過的。

所以他也冇有多說什麼,加快步伐對著學府之外而去。

而那蒂法晴則是鍥而不捨的跟著,一路魔音灌耳般的喋喋不休,那所有話語的中心思想,都是希望李洛能夠還薑青娥一個自由。

李洛知道對付這種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搭理,所以他一句話也懶得理會,穿過條條走廊,最終出了學府。

而當其邁出學府時,他突然感覺到了周圍的聲音都是變得安靜了許多,連身旁那如蒼蠅般的蒂法晴,都是猶如被捏住了喉嚨一般。

李洛轉頭看了她一眼,然後就發現蒂法晴臉色漲紅,眼中滿是激動之意的望著學府石梯之下。

李洛若有所悟的順著看去,就見到了一架車輦停在台階之前,車輦古色古香,寬敞而不乏貴氣,四匹通體暗紅而健壯的獅馬獸拉著車輦,在那車輦上麵,還有著熟悉的徽印,正是洛嵐府。

而引得蒂法晴麵色漲紅以及附近那些學員們也露出激動之色的,當然不會隻是洛嵐府的車輦,而是在那車輦前,所立著的女孩。

女孩長髮隨意的束起馬尾,麵容精緻而淡然,在夕陽之下折射著誘人的光澤,她披著湛藍色的短披風,纖細的長靴,戰裙之下,修長筆直的白皙雙腿幾乎讓人口乾舌燥。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一雙如耀日般璀璨純淨的金色眼瞳。

那是薑青娥?!

學府外有些騷動與沸騰,不知多少學員眼神激動的望著那道修長倩影,他們冇想到今日,竟然能夠見到這位自南風學府中走出的傳說。

李洛則是在那沸騰與熾熱的視線中走下了石梯,來到了薑青娥的麵前,有些訝異的道:“青娥姐,你什麼時候回的南風城?”

洛嵐府雖說是自南風城起家,但在稱為大夏國四大府之一後,重心已經轉移到了大夏的都城,大夏城。

而薑青娥在進入那座大夏國最頂尖的聖玄星學府後,便也是前往了大夏城,再加上這兩年她還要掌控洛嵐府,所以很難見到她再回南風城,而李洛,也有許久時間冇見到她了。

薑青娥看了李洛一眼,淡淡的道:“明天是你十七歲生日,另外洛嵐府明日也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在這裡商議。”

“今日剛到南風城,順道來接你回家。”

她的嗓音極為的好聽,冷淡而清脆,如深山中的幽泉擊打著玉石般。

李洛點點頭,他對於薑青娥這幅態度倒是並不奇怪,因為早就熟悉多年,知道她就是這個性格。

“那走吧。”他說道,薑青娥在南風學府太受歡迎,站在這裡簡直就是能夠感受到四周如刀鋒般的視線。

薑青娥螓首微點,不過她冇有立即轉身,而是將目光投向李洛後麵那一臉激動的蒂法晴,道:“你叫做蒂法晴是吧?”

蒂法晴激動的連忙點頭,臉色漲紅的道:“薑學姐,您竟然還記得我?”

薑青娥平靜的道:“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騷擾李洛了,否則的話,你那在聖玄星學府中的哥哥,我可能會著重的“照顧”他一下。”

蒂法晴臉上的激動頓時凝固了下來,半晌後,她在薑青娥那一雙純粹的金色眼瞳注視下,隻能怯生生的點點頭,哪還有先前在李洛麵前的半點驕橫跋扈。

薑青娥說完,這才轉身,湛藍披風輕揚,與李洛一起進了車輦之中,隨後那獅馬獸長嘯間,踏著煙霧平穩的遠去。

而蒂法晴則是目送著車輦而去,許久後,方纔揉了揉小臉,滿臉的迷醉。

“薑學姐真的是太酷了,真是愛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