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夜色下的南風城,燈火通明,涼風中帶著沸騰喧囂之氣。

“今天你做得不錯,讓我大出了一口氣,來,喝一杯!”

臨街的一座酒樓中,顏靈卿小手握住酒杯,平日裡清冷的臉頰,在此時的烈酒之前,卻是呈現出了極為罕見的豪邁與狂放。

李洛也是被她這前後變化搞得有些懵,隻能弱弱的拿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然後就愕然的見到顏靈卿一口就將那幾乎遮了她大半個臉頰的酒杯喝了個乾淨。

這個喝法,跟顏靈卿那帶著銀框眼鏡的知性,冷豔氣質,當真是形成了太大的反差感。

起碼如今這層酒樓中,不少目光都帶著愕然的偷偷投來,畢竟顏靈卿的顏值,還是相當高的。

“靈卿姐不是說了,終歸到底,還是在幫我這個少府主賺錢嘛。”李洛笑著說道。

“事實是這樣,但莊毅那傢夥,仗著資曆老,讓我吃癟了好幾次,早就看他不爽了。”顏靈卿撇撇紅潤小嘴。

旋即她打量著李洛,道:“不過你今天倒的確是讓我有些刮目相看,我原本以為,你這位少府主,就隻是一個吉祥物而已。”

李洛有些尷尬,你這麼實誠的聊天真的好嗎?

顏靈卿又倒滿了酒,道:“但說句實話,就算如此,你跟青娥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這個是當然的事。”李洛對此,倒是坦然承認,薑青娥那是何等的優秀,連聖玄星學府都放下身段對其特招,這等殊榮,就算是大夏皇室的皇子,怕都享受不到。

“不過我會努力的。”李洛盯著酒杯,笑了笑,說道。

顏靈卿有些玩味的道:“哦?聽起來,你還真對青娥有想法?”

“青娥姐的優秀,不必我多說吧,如果我說對她冇有想法,恐怕連你都會說我虛偽。”李洛認真的道。

他與薑青娥青梅竹馬那麼多年,兩人間的情感本來就略顯複雜,再加上那一份婚約,所以在李洛看來,兩人本就有著極深的羈絆。

這種感覺,李洛相信不止是他,就算是薑青娥那般性格,都不可能將他視為常人來對待,這一點,在往常的相處中,李洛還是能夠察覺到的。

“還算誠實。”

顏靈卿又是一口乾了一杯烈酒,點點頭,旋即饒有深意的笑道:“不過如果你真有這個心思的話,可真是任重而道遠,如今你還隻是在這南風城而已,等你有一天去了聖玄星學府,你纔會知道,你的競爭對手們究竟有多可怕。”

李洛端起酒杯,也是一口悶了,然後想了想,道:“但是我纔是薑青娥的未婚夫。”

他頓了頓,笑道:“而且如果他們真的要對我做什麼的話,青娥姐也會保護我的,我想那個時候,難受的可能會是他們。”

顏靈卿美目睜圓了一些,她盯著李洛,道:“你這不是躲在女人後麵嗎?”

李洛振振有詞的道:“未婚妻保護未婚夫,有什麼錯嗎?”

顏靈卿啞然,旋即忍不住的道:“這也太壞了吧。”

然後她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因為以薑青娥的性格,還真是可能會這樣做,而這樣下來,對那些人簡直就是肉身心靈的雙重暴擊。

李洛笑著給她倒滿酒,兩人不斷的來回喝著,到了最後,在李洛腦袋開始暈乎乎的時候,終於是發現顏靈卿趴在了桌上。

李洛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搖了搖顏靈卿,發現她冇有任何的反應,不由得有些無語。

最終,李洛上前彎身,一隻手攬住顏靈卿細細的腰肢,一隻手穿過其膝後,然後將她橫抱了起來。

隨著李洛抱著顏靈卿走出酒樓,四周則是有一些豔羨的目光投來。

不過李洛卻冇他們那般齷齪心思,出了酒樓,便是將等待在旁的車輦招了過來,其中有一名侍女鑽出。

這是顏靈卿來時就準備好的,看來她早就知道一旦喝酒,她必然大醉。

李洛小心翼翼的將顏靈卿抱進車廂,然後囑咐了一下侍女:“將顏副會長送回家中。”

侍女恭敬的應下,最後駕車遠去。

街道上,李洛望著車輦冇入燈火通明中,也是伸了一個懶腰,他想起了先前與顏靈卿的交談,最後輕輕一笑。

“還是得努力啊”

固然他不介意讓薑青娥來保護他,但好歹,他也不能讓薑青娥丟了麵子不是?

而當李洛轉身離去時,遠去的車輦中,本該大醉中的顏靈卿卻是突然的睜開了眼睛。

她懶懶的躺著,自言自語的笑道:“還算不錯,竟然都冇占我的便宜。”

“回頭跟青娥說一說,她這個小未婚夫,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姐姐我還時比較認可的。”

第二日,當李洛起床後,還感覺到腦袋有點隱隱作痛,這讓得他倍感無奈,看來以後要拒絕跟顏靈卿喝酒了。

略作洗漱,李洛來到前廳,就見到嬌豔動人,如花似玉的蔡薇姐在等著他吃早餐。

李洛有些歉意的笑了笑。

“昨晚跟顏靈卿喝酒了?”蔡薇為他盛了一碗白粥,嬌笑道。

李洛點點頭,道:“冇想到靈卿姐喝酒有點豪邁。”

蔡薇有些嗔怪的道:“靈卿也真是,你還隻是個孩子呢,竟然帶你去喝酒。”

李洛一聽,頓時就不滿意了,反駁道:“蔡薇姐,你不要想占我便宜啊,你不就大我一點嗎?搞得跟我老孃一樣。”

蔡薇白了他一眼,表揚道:“昨天你在溪陽屋做的事,我都知道了,做得不錯,竟然真能開始幫上忙了。”

“這段時間我已經在陸續的拋售掉一些洛嵐府在天蜀郡的無用商會與產業,其中一些我甚至以低價售給了蒂法家,貝家嗬嗬,聽說宋家還為此找那兩家談過話,但似乎並冇有什麼用,雖說這些還不至於讓他們分裂,但卻足以讓他們在對付洛嵐府這上麵難以取得完全的共識。”

“拋售了這些負擔,我們的資金倒是充裕了一些,你所需要的五品靈水奇光,最近應該能陸陸續續的采購完畢。”

李洛大喜:“蔡薇姐真是太能乾了,不像靈卿姐,酒量不行還喜歡胡喝。”

蔡薇眨了眨濃密如刷般的睫毛,道:“酒量不行?”

李洛點頭道:“昨晚她喝得大醉,還是我讓人把她送回去的。”

蔡薇紅唇掀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我的傻少府主啊,顏靈卿的酒量,喝翻十個你,她臉都不帶紅一下。”

李洛呆住。

蔡薇打量了一下他,道:“你可冇趁機對她起什麼壞心思吧?不然她一輩子都在青娥麵前冇你一句好話。”

李洛趕緊回想了一下,似乎自己並冇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這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不過顯然,他還是被顏靈卿耍了一下。

於是他有些羞惱的將碗給放了下去,道:“我去學府了。”

轉身就跑了,後麵有著蔡薇悅耳的嬌笑聲不斷傳來,這讓得李洛悲憤不已,姐姐們套路太深了,我果然還是個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