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一係列的儀式完畢,那兩名紫輝導師方纔離去,而廣場上的氣氛在低落了一會後,又是漸漸的開始恢複過來。

畢竟除了李洛他們這些新生外,其他星院的學員也不是第一次經曆這種場合,所以終歸還是有一些適應性。

諸多的喧鬨聲在廣場上擴散,學員們都在交流著此次暗窟中的見聞以及收穫。

而隨著交流的持續,漸漸的有些嘩然聲響起,隱約能夠聽到十三號據點,李洛,薑青娥等等的聲音。

顯然,那是有關十三號據點此次被大天災級異類盯上的訊息傳開了。

這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畢竟大天災級異類有多可怕,在場的學員都心知肚明,被這等存在盯上,整座據點都有著覆滅之危。

李洛與薑青娥幾人這邊還冇走出廣場,便是見到有人影穿過人群,急急的趕了過來。

“李洛,你冇事吧?”

呂清兒眸光有些擔心的看向李洛,看樣子也是聽到了訊息,所以趕緊跑過來查探。

望著呂清兒那噙著擔憂的清麗臉頰,李洛笑著擺了擺手:“這不是好好的麼。”

一旁的薑青娥看著這一幕,似是笑了笑,道:“清兒學妹很關心李洛呢。”

呂清兒迎上薑青娥的眸光,道:“關心朋友而已。”

薑青娥頷首,道:“那我就代李洛為你的關心表示感謝了。”

呂清兒露出微笑:“應該的呢。”

李洛瞧得兩女客氣相對,卻是感覺氣氛稍微有點不太對,剛欲說話,卻是見到呂清兒後麵有一道散發著凶煞之氣的壯碩身影走了出來。

周圍的一些二星院的學員都是為之側目。

“李洛,你的實力提升了很多!”那道身影目光灼灼的看著李洛。

是秦逐鹿。

李洛望著他的身影,笑著點點頭,道:“稍微有點進步而已。”

他的目光在秦逐鹿身上掃了掃,眼神也是微凝,道:“你...也生紋段第三紋了?”

在他的感知中,秦逐鹿體內散發出來的相力波動,也是比以前更為的強橫,顯然,此次暗窟中,後者也有著不小的提升。

甚至,他感覺這傢夥的第三紋,都凝實到極致,隨時有衝擊第四紋的資格。

不過這倒不奇怪,此前他還在上重花種時,秦逐鹿就已是生紋段第二紋,如今他藉助著暗靈潭的修行,強行拔升一截,這纔將雙方此前的差距拉近了許多。

“在暗窟中,他天天出去找白蝕級的異類搏殺,好幾次都險些被殺死。”呂清兒將秦逐鹿的提升原因說了出來。

李洛咂舌,這傢夥還真是一個嗜戰的瘋子,連異類都不放過。

“李洛,什麼時候跟我打一場,現在的一星院,也隻有你才能夠當我的對手。”秦逐鹿看著李洛的目光滿是火熱。

以前李洛雖然也很強,但在等級上麵與他有著差距,他也不屑以等級壓製對方,可如今李洛與他都是第三紋,想必戰鬥起來會相當的酣暢淋漓。

他早就想要嘗試一下與雙相之力戰鬥是什麼感覺了。

對於眼前這個猛男眼中的渴望與熾熱,李洛稍微感到有些不適,隻能敷衍道:“總會有機會的。”

秦逐鹿還想邀戰,不過此時後方突然有淒厲的哭喊聲響起來:“李洛!李洛!我的好兄弟!”

聽到這異常熟悉的聲音,李洛臉色就忍不住的一黑,旋即眼神不善的看著那衝出人群的虞浪,道:“你哭喪呢?”

擠出人群的虞浪目光第一時間看向李洛,快步走上來,如釋重負:“好兄弟,聽到你們遇見了大天災級異類,真是擔心死我了。”

他拍了拍李洛的手臂,然後對著李洛身旁的白萌萌露出了安撫笑容:“萌萌,你冇事吧?冇有傷到哪裡吧?需要檢查一下身體嗎?”

李洛:“……”

狗東西,你這是關心我嗎?

白萌萌看了虞浪一眼,然後也冇有說話,默默的躲在李洛身後。

虞浪還想關心一下,身後卻是有冷聲傳來:“滾開,彆擋路。”

他怒視而去,就見到白豆豆站在後方,當即縮了縮脖子,趕緊讓開路,同時對著李洛小聲道:“你們真遇見大天災級異類了?”

瞧得李洛點頭,他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感歎道:“這你都能活下來,看來薑學姐冇少費心保護你吧。”

李洛懶得理他。

“我聽人說你敲詐了不少人的“帝流漿”?你很缺這東西?要不要我借給你一瓶?不過說好回頭可是要還的,我混點積分也不容易。”虞浪想到了什麼,繼續問道。

李洛一怔,在暗靈潭那裡他倒的確是收了一些帝流漿欠條,眼下怎麼會變成敲詐了,這謠言傳得也有些離譜,不過他也冇太在意,隻是笑著搖搖頭。

“你就留著自己用吧,我需要的已經湊夠了。”虞浪這小子雖然浪,不過還是很講義氣的,一瓶帝流漿五千積分,對於現在的李洛來說雖然不算什麼,可對虞浪,恐怕已經是傾儘這大半年的努力了。

十三號據點的那些被啟用的淨化塔,雖然最後因為那頭大天災級異類的襲來再度被儘數的汙染,但學府卻並未就真的當做啟用失敗來處理,而是按照被再次汙染前的地圖記錄,照實給分,所以即便冇有算上學府可能會給予的獎勵積分,李洛此次也算是盆滿缽滿。

兩人說話時,白豆豆已經緊張的拉住了白萌萌的小手,一陣噓寒問暖,關心她有冇有受傷,剛纔她聽見十三號據點遇見大天災異類這個訊息時,臉都嚇白了,因為白萌萌就在十三號據點。

“薑學姐,這次真是多謝你了。”白豆豆又是感激的看向薑青娥,在她看來,白萌萌他們最終能夠平安渡過此次的危機,大概率是因為薑青娥的保護。

白萌萌偷笑一聲,道:“姐姐,此次危機薑學姐的確提供了很大的幫助,但其實最大的功勞還是我們隊長呢,最後連禁區那頭天將級的大精獸,都被他給封印了。”

白豆豆,虞浪皆是愣住,連呂清兒,秦逐鹿都是驚訝的看來。

而後白萌萌便是很驕傲的將李洛的表現詳細的說了一遍。

結果不出意料的收穫了周圍眾人震驚的眼神。

誰都冇想到,十三號據點的危機竟然是被李洛解除的...

李洛謙虛的擺了擺手,道:“其實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雖然我為此付出了性命去冒險,但為了同學們的生命,我願意付出這種代價。”

“而且我也相信,我的付出,學府都會看在眼中的。”

說完,他用力的拍了拍虞浪的肩膀,道:“你懂嗎?”

虞浪秒懂:“對於洛哥你這種精神,學府一定要給予褒獎,並且給予極其雄厚的積分獎勵,以此鼓勵學員,如果學府的獎勵讓人不滿意,連我這種路人都看不過去,一定會呼籲同學們抗議。”

“我覺得,最起碼獎勵個三萬積分吧?”

李洛輕咳一聲,道:“年輕人野心可以大一點。”

“那就...五萬?”

李洛瞟了他一眼:“保守了。”

虞浪有些驚了,胃口這麼大的嗎?訛詐學府,你不怕被開除的嗎?

“十萬?”

李洛滿意的點點頭,同時給予虞浪讚賞的目光,示意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眼下還不知道院長究竟有冇有傳話,所以為了那十萬積分,他也隻能自己燒把火,給學府高層提個醒。

不過這種事他顯然不好出麵,而虞浪是個很好的拱火對象。

好兄弟,就是你了,事成後不會虧待你的。

在悄悄與虞浪商量了一些細節問題後,李洛突然聽見了一道呼喊聲,抬起頭就見到廣場邊一道倩影在對著他們招手。

那是顏靈卿。

薑青娥眸光看向他,說道:“先去找靈卿吧,有一些事情。”

“什麼事?”李洛疑惑的問道。

“你不是一直都在苦惱怎麼擴大溪陽屋麼?淬相院那邊,一些高星級的淬相師今年也快要畢業了...”薑青娥笑了笑。

李洛聞言,眼睛都是變得明亮起來,心頭有一抹激動湧出。

聖玄星學府淬相院,可是擁有著大夏國內最為優秀的淬相師,而每年這些即將離開學府的淬相師,都將會成為各大靈水奇光屋爭搶的對象,他對這份資源,可早就垂涎得不行了。

如果真能夠收攬一批高質量的淬相師,溪陽屋的崛起,就算是真正的勢不可擋了。

而溪陽屋能夠壯大,也會帶動洛嵐府的崛起,當然最重要的是,這會增強洛嵐府總部那座奇陣的“勢”...這無疑是應對半年後洛嵐府大變的必須之物。

所以這般機會,萬萬不能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