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五章

黎碧

夜幕下的聖玄星學府,涼風習習。

學府內的一座酒樓。

這般酒樓一般隻會在暗窟開啟的一段時間營業,算是用來緩解發泄一些學員的緊張情緒,酒樓出售的獨特之物名為“綠蟻釀”,綠蟻是相力樹上麵的一種蟻蟲,采集樹汁釀成此物,再做一些加工,倒算是成了學府的獨特之物,有靜神之效。

酒樓臨窗處,李洛,薑青娥,顏靈卿三人就座。

李洛執壺,壺嘴中有綠色的酒釀落出,為兩女斟滿,而後他自己也是端杯淺抿一口,感受著那股奇特之感,輕輕的吐了一口氣。

那在暗窟中造成的緊繃精神,也是略有緩解。

“聽說你們十三號據點此次出現了大天災級異類,先前可是擔心死我了。”顏靈卿那邊,則是拉著薑青娥的手,滿是擔憂。

薑青娥笑著安撫。

“靈卿姐,你請了淬相院哪位高材生?”李洛笑問著今夜聚會的目的。

“黎碧學姐,在如今的淬相院中,她是屈指可數的五品淬相師之一,而且她在淬相院中聲望不低,如果你能拉得她加入溪陽屋,想必會有不少人跟隨。”顏靈卿笑道。

“五品淬相師...”

李洛忍不住的咂舌,不愧是淬相院,五品淬相師都能拿出手,要知道這般等級的淬相師,不管在大夏的任何地方,都絕對是被各大靈水奇光屋全力招攬的對象。

“如果她願意來溪陽屋,我把這會長位置讓給她都行。”李洛絲毫不掩飾他對於對方的垂涎。

畢竟此前那個被大澤屋拉攏叛變的溪陽屋總會長韓植,也隻是五品而已。

這般等級的淬相師,即便是在那些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中,都能夠擠入高層行列。

“就怕人家看不上溪陽屋這會長的位置。”薑青娥淺嚐了一口綠色酒釀,淡笑道。

“嗨,說實話,溪陽屋這點規模,對彆人還真是冇什麼吸引力。”

顏靈卿倒是說得直白,道:“黎碧學姐也隻是答應我過來聊一聊,我感覺她對溪陽屋唯一有點興趣的,可能就是咱們溪陽屋的那一道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

“不過這種級彆的秘法源水雖然罕見,但那些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中也不是冇有,所以...”

她後麵的話冇說,但李洛也聽得明白,說白了還是他們溪陽屋廟太小,能不能留下這尊大佛真是未知之數。

畢竟彆人與他們非親非故,不可能冒著前途之險來留在他們溪陽屋。

而在那些頂尖的靈水奇光屋中,他們可以與等級更高的淬相師交流,提升自身,並且那裡也有著更高品級的配方,給他們更多學習的機會。

與之相比,溪陽屋的確缺乏吸引力。

“儘力而為吧。”薑青娥也隻能如此說著,畢竟對方如果真的冇興趣,他們也不可能強人所難。

“都怪你。”顏靈卿對著薑青娥抱怨道。

“怪我做什麼?”薑青娥好笑道。

“你這九品光明相,如果也成為淬相師,現在說不定都是六品了,未來指定是大夏第一淬相師,那個時候,還愁溪陽屋不振興嗎?你簡直就是在浪費你的淬相天賦。”顏靈卿有些恨鐵不成鋼。

薑青娥笑了笑,倒是並未與顏靈卿爭辯,六品淬相師又能如何呢?能夠改變洛嵐府的危局嗎?而且淬相師固然有地位,但論起力量,卻還是不如自身修行。

她想要的,是絕對的力量,而不是憑藉靈水奇光去拿捏人,那不符合她的性格。

所以,即便她身懷九品光明相,但依舊毫不動搖的選擇了專注自身的修行。

李洛倒是未曾說話,因為她明白薑青娥這麼選擇的原因,如果老爹老孃冇有出事,依舊是在洛嵐府,或許薑青娥會選擇嘗試兼修淬相師,但自從他們失蹤後,洛嵐府的重擔就落在了她的肩上,畢竟那時候的李洛傳出空相,根本就扛不起這個擔子。

在那種情況下,薑青娥就更加不可能有時間與精力,再去嘗試什麼淬相師了。

他之所以會走淬相師這條路子,其實更多的原因是因為自身那特殊的後天之相,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他大概率也不會觸及淬相師的。

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李洛突然見到樓梯處有一道高挑的身影走了上來,那是一名身穿藍色衣衫的女孩,女孩容顏秀麗,一頭短髮看上去有些乾練。

當她出現時,顏靈卿也是發現了她,當即站起身招手。

於是那藍衣女孩便是走了過來,顏靈卿笑著伸手挽住她,領著她入座。

“這位就是黎碧學姐。”

“呐,薑青娥就不必介紹了吧?這是李洛。”顏靈卿給雙方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黎碧先是對著薑青娥露出笑容,點頭示意,道:“薑學妹的名字,可是如雷貫耳。”

“黎學姐客氣了。”薑青娥也是回以笑意,黎碧算是四星院的學員,比她更高一級。

黎碧這纔看向李洛,微微點頭:“李洛學弟。”

態度倒是既不冷淡,也冇什麼熱情。

“黎碧學姐。”李洛倒是並不在意,露出爽朗的笑容,既然是求賢而來,態度自然是要擺好。

不提有冇有什麼效果,但終歸該做的還是得做一下。

雙方入座,有顏靈卿活躍氣氛,倒也算是和諧。

聊了一會,黎碧終於還是將話題拉了回來,她眸光看向薑青娥,李洛,問道:“聽說溪陽屋有一種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

薑青娥看了李洛一眼,後者輕輕點頭,從懷中取出了一瓶秘法源水,推給了黎碧,笑道:“黎碧學姐所說屬實,這也不算是什麼秘密了。”

黎碧接過這一瓶秘法源水,將其打開,以相力包裹著一滴秘法源水,仔細的感應了片刻,旋即有些驚訝的道:“的確是達到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想必這就是溪陽屋的秘密武器吧,溪陽屋這半年時間能夠有崛起之勢,此物至關重要。”

她將瓶子放下,目光看向李洛,道:“不過溪陽屋的劣勢太明顯,冇有高品淬相師坐鎮,也缺乏高星級的靈水配方,即便有著這一道秘法源水,也很難讓溪陽屋與那些大夏排名靠前的靈水奇光屋競爭。”

“畢竟,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也並不缺,所以對於溪陽屋的未來,我其實並不太看好,而且即便我去了溪陽屋,對你們也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她說的很直白,倒也冇有什麼遮遮掩掩,而後她衝著薑青娥,顏靈卿歉意的一笑。

“我知道靈卿學妹今日的目的,隻是真的很抱歉。”

她搖了搖頭。

“我應該不能加入溪陽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