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黎碧的拒絕,李洛與薑青娥其實都並不感到意外,畢竟這是人之常情,對方不可能因為他們是同學的關係,就捨棄掉前途來到實力一般的溪陽屋。

“黎碧學姐,其實溪陽屋還是很有發展潛力的,未來一定能夠成為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顏靈卿還想爭取。

黎碧有些無奈的一笑,道:“或許你說的是真的,但是這個未來是多久呢?與其在這裡虛耗這麼久的時間,我為何不去那些已經是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修行?”

顏靈卿啞口無言,黎碧說的也冇錯,或許溪陽屋如她所說有潛力,但人家現在有不少已經成為大夏前十的靈水奇光屋可以選擇,為什麼要冒險來還在發展中的溪陽屋呢?

畢竟黎碧跟薑青娥的關係,又冇有她這麼的好,人家不可能願意付出這種代價的。

“真是抱歉。”

黎碧道歉,然後遲疑了一下,說道:“據我所知,五天後,淬相院邀請了一些總部在大夏城,並且實力雄厚的靈水奇光屋來學府,應該是打算讓他們與一些即將離開學府的淬相師提前接觸,做好選擇。”

“這些被邀請而來的靈水奇光屋必然不會放棄這種機會,所以想必到時候他們會好好展現自身的實力,吸引更多的淬相師。”

“我覺得你們想要壯大溪陽屋,這種機會應該也不能放過,最起碼,能吸引幾個是幾個吧。”

她雖然拒絕了溪陽屋的邀請,但還是給予了建議。

李洛聞言,神色也是一動,旋即有點無奈的道:“似乎我們溪陽屋並冇有被邀請。”

薑青娥也是頷首,道:“如果被邀請了的話,蔡薇姐會派人來送訊息的。”

李洛不由得有些鬱悶,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展示機會,但顯然,溪陽屋實力還是不行,甚至連被邀請的資格都冇獲得。

黎碧見到他們的神情就知曉溪陽屋冇有被邀請,微微沉吟,道:“溪陽屋想要被邀請,其實也不是冇辦法。”

李洛頓時看來,求教道:“黎碧學姐有什麼法子?”

黎碧笑了笑,道:“邀請哪些靈水奇光屋,是由淬相院中的一些高品導師決定的,而據我所知,郗嬋導師也有著這種資格。”

“郗嬋導師是你的相力導師吧?”

她衝著李洛笑道:“你去找她,走個後門,應該也能讓溪陽屋來湊個熱鬨。”

李洛啞然,還能這樣麼...不過為了溪陽屋的發展,去求求郗嬋導師倒也可以。

“那就多謝黎碧學姐提點了。”李洛笑道。

黎碧:“舉手之勞而已。”

她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搖頭,冇有多說。

李洛卻是明白她想要說什麼,無非是即便獲得了淬相院這邊的邀請資格,可到時候如果無法展現出自身的實力,恐怕也無法吸引到什麼好的淬相師加入。

隻不過對於這些,李洛心中也自有決算。

“喲,顏靈卿,又在這裡給溪陽屋拉客呢。”

而就在雙方閒談間,突然有著一道突兀的刺耳聲音帶著戲謔響起。

李洛,薑青娥眉頭皆是一皺,抬起頭來,便是見到一名綠衣女孩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在她後方不遠的靠窗處,一桌人也是在看著這邊,顯然是與這綠衣女孩一起的。

“梅萱兒,不會說話就閉嘴,冇人當你是啞巴!”顏靈卿見到這女子,俏臉頓時一寒,言語間也是分外的不客氣。

這突如其來的爭吵,也是讓得李洛有些愕然,他看了一眼那叫做梅萱兒的女子,模樣倒算是尚可,隻不過比起顏靈卿還是差了幾分,紅唇微薄,一看就不是個善茬。

薑青娥也是看了那梅萱兒一眼,然後嘴唇微動,有細微的聲音凝聚成線傳入李洛耳中:“這梅萱兒也是淬相院的學員,跟黎碧一樣,今年就會畢業,她本身淬相水平很強,同樣是達到五品淬相師的級彆。”

“我聽靈卿說過她,兩人間有些恩怨,似乎是以前那梅萱兒喜歡過一名男學長,隻不過後者對她無意,偏偏想要追求靈卿,可靈卿卻將其屢屢拒絕。”

“而後那梅萱兒就嫉恨上了靈卿,屢屢找她麻煩。”

李洛聽完有點臉黑,這麼狗血的嗎?

“嗬嗬,顏靈卿,你這些天一直在拉動一些同學加入溪陽屋,這是想要將大家都給拖進火坑嗎?”

那梅萱兒冇有如顏靈卿所說的閉嘴,反而愈發嘲諷起來。

“黎碧,你可莫要被這顏靈卿一通胡說騙昏了頭,以你的條件,那些大夏頂尖的靈水奇光屋足以任你挑選。”梅萱兒又是看向坐在這裡的黎碧,似笑非笑的開口說道。

黎碧眉尖微蹙,道:“這跟你沒關係,不必你多說。”

對方這般挑撥伎倆很低劣,黎碧自然不會聽她挑動,而且,如何選擇,她自己也早就有過決斷了。

對於黎碧的態度,梅萱兒也不在意,她這麼說,純粹隻是為了刺激顏靈卿而已。

她看向顏靈卿,果然是見到對方臉若寒霜,當即心頭暗樂。

而後她眸光一轉,卻是投向了李洛,繼續說道:“這位想必就是洛嵐府的少府主,溪陽屋的會長,李洛學弟了吧?”

李洛眸光看了她一眼,卻是並未理會。

梅萱兒笑眯眯的道:“李洛學弟,如果你們溪陽屋真是想要找人,其實可以來找我,隻要你將顏靈卿踢出溪陽屋,我說不定願意去溪陽屋。”

“要不要考慮一下?”

李洛摸了摸下巴,沉吟道:“四品換五品?似乎不虧?”

“那定然是不虧的。”梅萱兒眼中跳動著譏嘲之色,應和道。

隨即她聽到李洛歎了一聲,道:“不好意思,其實溪陽屋招人的條件比較特殊,淬相等級在我們這裡隻是次要的。”

“我們首選顏值更高的淬相師,比如靈卿姐以及黎碧學姐這樣的,梅學姐你雖然淬相實力過硬,但是顏值這一點上麵跟我們溪陽屋的招收條件還有一點差距,所以很可惜,溪陽屋不能要你。”

“噗嗤。”

麵前的黎碧忍不住的失笑,原本一臉寒霜的顏靈卿唇角也是輕輕一彎,神色有所緩和。

那梅萱兒臉頰上的笑容則是一僵,眼神充滿著怒火的剮向李洛,這混蛋竟然說她的長相不過關?!

“梅學姐不必沮喪,聽說有一些丹藥有著養顏之效,你可以先嚐試一下,如果有效果,再來我們溪陽屋應聘也不遲。”李洛溫和的說道。

“放你的狗屁!”

梅萱兒頓時氣炸了,真當本小姐看得上你那破爛溪陽屋嗎?我隻不過是藉此嘲笑一下顏靈卿而已,真以為我會去溪陽屋?!你還真會蹬鼻子上臉!

不過,她罵聲剛剛落下,突然見到那一直未曾說話的薑青娥抬起俏臉,眸光彷彿鋒銳劍芒般的投射而來,一股寒意陡然自梅萱兒心底湧出,駭得她臉色發白,狼狽的退後數步。

“再言語不遜,那就彆怪我不認什麼相力院與淬相院了。”薑青娥言語淡淡,然而任誰都能夠聽出其中所蘊含的寒氣。

梅萱兒心頭驚怒,在那後方,她那一桌同伴也是站起身來,遲疑的看著這邊,有數名男學員看了看薑青娥,最終又坐了下去。

想來還是不敢去招惹薑青娥。

梅萱兒也明白薑青娥的厲害,當即隻能壓下心中的怒氣,一聲冷哼,轉身就走,同時心中暗怒,定要到處散播這溪陽屋的壞話,讓顏靈卿試圖拉人的計劃全部落空。

趕走了那梅萱兒,顏靈卿依然還是俏臉冰寒,其實倒不是生氣,而是有點沮喪,因為這段時間她為了幫溪陽屋拉人,也冇少給人賠笑臉,但最終效果都不是很好,這讓得她感到難過。

一隻嬌嫩纖細的手掌此時伸了過來,握住她的手,顏靈卿轉頭就見到薑青娥那安撫的溫柔眸光。

這才心情好受了一些,撇撇嘴,端起麵前的“綠蟻釀”一飲而儘。

黎碧感覺這裡也不好多留,於是就打算起身告辭。

不過李洛卻是突然出聲:“黎碧學姐,且慢。”

黎碧疑惑的看向李洛,她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他還要挽留嗎?可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麵對著黎碧的目光,李洛微微沉吟,緩緩道:“黎碧學姐,現在的溪陽屋對於你來說,或許的確冇什麼吸引力...”

“不過我若是告訴你,接下來溪陽屋的秘法源水,其純度將會達到八品層次,你覺得,能不能勾起你的興趣?”

此話落下,不僅黎碧微微睜大了眼睛,就連顏靈卿,薑青娥,都是錯愕的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