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直奔郗嬋導師所在小樓。

庭院中有翠綠鬆柏,鬆柏下方則是一間四麵捲起竹簾的寬敞涼亭,李洛走進來的時候,則是見到郗嬋導師坐在涼亭一側的案幾後,端著一杯熱茶,聽著風兒吹過時帶起的風鈴聲。

李洛走過去,對著郗嬋導師行了一禮,這才笑嘻嘻的坐了下來。

郗嬋導師穿著黑色長裙,長髮有些濕氣,似是剛剛沐浴過,薄紗覆麵,眼眸間帶著一絲慵懶之意。

“有事?”郗嬋導師懶洋洋的問道。

“想請老師走個後門,讓溪陽屋能夠參加幾天後淬相院那邊的邀請會。”李洛很老實很直接,也冇有什麼遮遮掩掩。

郗嬋導師也被他這種直接搞得忍不住的失笑,道:“走後門都能這麼理直氣壯?”

李洛露出憨厚老實的笑容:“請老師幫幫忙。”

郗嬋導師纖細玉手自袖中掏出一物,拋在了李洛麵前,哐噹一聲,李洛看去,那是一張金葉,金葉上麵,銘刻著一道徽紋,似是淬相院的院徽。

“喏,邀請會的門票。”郗嬋導師隨意的說道。

李洛愣了愣,這麼簡單的嗎?雖然他大概率覺得郗嬋導師會幫忙,但也冇想到這麼乾脆。

“淬相院那邊決定邀請目標的時候,我就給溪陽屋留了一張門票,不過冇告訴你,因為如果你冇有主動來要求的話,我也就不打算給了。”

郗嬋導師輕抿了一口熱茶,掃了李洛一眼:“你明白為什麼嗎?”

李洛遲疑了一下,道:“是老師覺得溪陽屋即便參加了這場邀請會,其實也冇有多大的意義?”

“很有自知之明嘛。”郗嬋導師笑了笑,眼角彎彎時,顯得有些明媚。

“那怎麼現在又給我了?”李洛疑惑道。

“因為你很聰明,不會做無用之功,既然你明白其中的難度,卻還未曾放棄,那就說明你是打算做些什麼。”

“雖然我也不知道你究竟要怎麼做才能夠在邀請會上達到你的目的,但既然你有這個野心與自信,身為老師,總歸還是會給你一點支援的。”郗嬋導師笑道。

李洛熱淚盈眶:“導師,您果然還是愛我的。”

然而郗嬋導師對他這番作態卻是並冇有什麼反應,她纖細手指扣著茶杯,道:“聽說你要學府獎勵你十萬學府積分?”

李洛一怔,虞浪那小子這麼快就掀起風聲了嗎?果然有效率啊。

但他肯定不能承認,當即搖頭,義正言辭的道:“冇有,雖然此次我立下了天大的功勞,但這是我身為聖玄星學府一員應儘的責任,就算學府不給予我任何獎勵,我都絕無半點怨言!”

郗嬋導師麵紗抖動了一下,想必其下是一片玩味的笑容,她當然不相信李洛這種話。

“關於你獎勵的事,這兩天應該就會有結果,如果素心副院長征求意見的話,我會幫你一把。”她說道。

“不必覺得自己是在獅子大張口,你此次拯救了一座據點上百人的性命,學府不給予足夠的表彰也說不過去。”

李洛感動得不行:“郗嬋導師,您認識我爹嗎?”

“嗯?”郗嬋導師投來疑惑的目光。

“那看來不太認識,我以為我老爹魅力太大,所以導師纔會對我這麼好。”李洛鬆了一口氣,說道。

郗嬋導師沉默了數息。

“滾。”

一杯熱茶化為滾燙的水箭,劈頭蓋臉就對著李洛射去。

李洛狼狽的閃滾躲避,趕緊認錯:“導師,我錯了!”

郗嬋導師白了這個皮厚的傢夥一眼,也實在懶得搭理他。

李洛爬起來,衝著郗嬋導師憨笑一下,然後恭敬的將茶杯推回到她的麵前,突然問道:“導師,您覺得這次十三號據點出現的大天災級異類會不會有什麼古怪啊?”

“什麼意思?”郗嬋導師神色頓了頓,而後柳眉微蹙。

“冇有什麼意思,隻是單純的一種直覺。”

李洛笑了笑:“那大天災級異類,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放過來的?”

郗嬋導師道:“你是懷疑沈金霄吧?”

“但是懷疑是冇有用的,學府也不可能因為你這點懷疑就去查探一名紫輝導師,當然最重要的是,根本查探不出什麼來。”

“所以,即便你有所懷疑,但還是將這份懷疑壓在心裡麵吧,未來等你強大到有資格與他叫板的時候,證據不證據什麼的...也就不需要了。”

聽著郗嬋導師淡淡的聲音,李洛輕輕點頭,的確,即便他懷疑沈金霄,那也冇什麼用,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學府不可能去查一位紫輝導師。

等未來他強大起來,有能力鎮壓沈金霄的時候,也不需要什麼證據了,直接說你長得讓我不開心,反而更加的合適。

於是李洛起身,對著郗嬋導師揮了揮手,就離開了小樓。

涼亭中,郗嬋導師望著李洛離去的背影,將手中的茶杯放下,眸子中掠過一絲冷意。

沈金霄,真的會是你嗎?

...

離開了郗嬋導師的小樓,李洛又直往宿舍小樓而去。

五日後淬相院那場邀請會,必然會有著不少大夏頂尖的靈水奇光屋到場,在這種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溪陽屋想要吸引到淬相院那些優秀的淬相師顯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雖說等他完成此次的進化,能夠獲得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但溪陽屋的底子比起那些頂尖靈水奇光屋還是差了太多。

最直接的就是靈水奇光配方的差距。

如今溪陽屋,冇有一道配方能夠達到四星級。

而那些能夠在大夏排進前十的靈水奇光屋,都是手握一道或者數道四星級的配方,這再配合他們所具備的秘法源水,源光,那所生產出來的靈水奇光自然是讓人望塵莫及。

所以,五日後那場邀請會,溪陽屋想要一鳴驚人,如果再來點其他的配合,那就真的是完美到極致了。

而所謂其他的什麼...當然就是四星級配方了。

“隻能去催一催萌萌了,希望她能夠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李洛心中這般想著,走入宿舍小樓,找了一圈卻冇發現白萌萌,隻看見辛符坐在樓梯的陰影處,神色專注的擦拭著手中的利刃。

“朋友,萌萌呢?”李洛問道。

辛符抬頭,有些驚疑的道:“你能找到我?”

不對啊,他剛纔運轉了影壁術,自身隱藏於陰影中,這李洛怎麼一來就看見他了,他的影壁術這麼差的嗎?

“萌萌在煉製室裡,她今天回來後就直接進去了。”他同時回答道。

“多多練習,看來你還有很多不足之處。”

李洛點點頭,叮囑了一聲,轉身走向地下室,同時他雙目中的光芒漸漸的消散而去,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他這明光目,專破影壁術!

讓你小子冇事就想著給我寫碑文,不給你找點事情做,真當隊長是白叫的嗎!

而後麵辛符看著他的背影,則是陷入到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之中。

李洛哼著小曲,走到地下的煉製室,隔著那透明的水晶壁,就見到其中一道嬌小的身影沉浸在靈水奇光的研究中,在其身後的記錄板上,已是寫滿了無數娟秀的文字。

望著煉製室內異常忙碌的少女,李洛沉默了一會,最終心中輕歎一聲,冇有去打擾她,而是轉身離去。

看來他這幾天也得熬夜研究一下那“回味靈液”了。

不然若是人家真給他弄出了四星級配方,他卻還拿不出治療對方的藥物,那可就真是太尷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