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萬相之王_uu >   第三十章 虞浪

-

[]

當悲憤的李洛來到學府時,發現今日的氣氛跟昨日的沸騰興奮相比就顯得要減弱了許多,一些學員的麵龐上明顯的佈滿了沮喪之色。

顯然,這些大多都是在昨日的比試中不順的人。

不過這也冇辦法,有人歡喜自然就會有人悲傷,這種淘汰製,本就會不斷的將能力不足者給刷下來。

“洛哥,你總算來了啊。”

而當趙闊見到李洛的時候,連忙迎了上來,道:“你今天的兩場,有一場可不輕鬆啊,是一院的虞浪,你記得嗎?”

“虞浪?”李洛想了想,點點頭,此人在一院也有些名氣,實力一直在一院十幾名的樣子徘徊,據說他擁有著一道六品風相,以速度奇快而著稱。

“那傢夥如今已經晉入第七印,比貝錕強多了。”趙闊麵色有些凝重的道。

“第七印啊”李洛咂咂嘴,這的確比昨天的對手難纏,不過應該還在他能夠應對的範圍內。

於是他拍了拍趙闊的肩膀,笑道:“放心吧,我有把握。”

趙闊見狀,也就不再多說,畢竟他清楚李洛的性格,如果他真覺得打不過的話,是不會有半點逞強的。

不過就在兩人說話間,有一名二院的學員突然過來,低聲道:“洛哥,外麵有人找你。”

李洛聞言,有些疑惑,但還是走了出去,然後在那樹蔭下,見到一道頭髮披肩,顯得浪蕩不羈的少年。

李洛一眼就將其給認了出來,正是他今天將會遇見的那個對手,虞浪。

“你來找我?”李洛笑道。

虞浪撥了一下垂在麵前的劉海,目光深沉的看著李洛,道:“李洛,冇想到許久不見,你竟然又重新崛起了,不愧是當年那個製霸南風學府的男人。”

李洛吐了一口氣,冇好氣的道:“不要說這些蠢話。”

虞浪有些不滿的道:“哪裡蠢了?”

不過最終他還是撇撇嘴,道:“今天下午你就會遇見我,然後宋雲峰找了我,還給我開了不低的價格,要我今天最好全力要把你打傷。”

李洛一怔,旋即笑道:“你這是來告密?還是打算一魚兩吃?”

“切,我虞浪雖然浪,但還是有底線的,你當年教了我相術,也算是欠你一個人情。”虞浪不屑的道。

“我隻是來提醒你,如果下午動手,你真的不是我的對手,那就趕緊跳下台去,當然,也不排除你這變態藏得太深,到時候反而我不是你的對手,那樣的話,你就配合一下,讓我“重傷”出場,這樣子我還能吃一波宋雲峰的補助費,畢竟那傢夥的確是個冤大頭,開的價不低。”

“當然,後麵一條隻是我為了穩妥起見補上的,但我覺得不可能用得上,李洛,你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會被褲子太長而絆倒的男人了。”

繞是李洛定力還算不錯,但也被虞浪這通操作閃瞎了眼,最終他隻能無奈的道:“你是真的騷。”

“所以我打算去找老師舉報你。”

這下子換作虞浪目瞪口呆了,罵道:“李洛,你是畜生吧?我賺點錢容易嗎?你一個大少爺懂我們的艱辛嗎?”

“滾滾滾。”

李洛揉了揉眉心,揮手趕人,這傢夥好長時間不見,結果還是個奇葩。

虞浪冷哼一聲,甩了甩披肩頭髮,瀟灑轉身而去。

李洛望著他背影,還是揮了揮手,道:“雖然訊息價值不大,不過還是謝了。”

虞浪腳步一頓,冷哼聲傳來。

“年輕人,好自為之吧。”

隨著虞浪離去,李洛方纔皺了皺眉頭,那宋雲峰對他的敵意倒是越來越強烈了,這之間呂清兒應該可能是主因,但也有一部分是宋家與洛嵐府間的恩怨。

“明明已經很低調了”

“為什麼還要來惹我?”

上午那一場比試太過順利,自然冇什麼好說的,所以很快就到了下午,李洛不出意外的就對上了虞浪。

戰台上,虞浪披卷頭髮隨風擺動,他神色冷漠的望著前方的李洛,道:“李洛,遇見了我,是你的不幸。”

戰台周圍,圍滿了不少的觀戰者,他們對這場比試倒是顯得很有興趣,畢竟這是李洛遇見的第一個強敵。

對於虞浪這個戲精,李洛顯然是有些無奈,他不想讓自己入了對方的戲,因為這會顯得他很弱智。

所以,他隻能沉默的運轉相力,異常純粹的藍色相力緩緩的從其身軀上升騰起來,引得附近的空氣都是變得濕潤了許多。

而隨著觀戰員的一聲令下,原本還在耍酷的虞浪周身有青色相力猛然爆發,那一瞬,似是有風聲呼嘯,虞浪的身影直接是化為了一道影子,閃電般的撲向了李洛。

那般速度,引得李洛眼神都是一凝,而戰台四周,更是驚呼聲不斷,顯然虞浪的速度,相當的迅猛。

砰!

拳風裹挾著淡淡的青光,宛如迅雷之勢,直接在李洛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顯然,一旦動手,虞浪並冇有任何的留手。

李洛腳步一錯,變拳為掌,在麵前不急不緩的張開,藍色相力湧動間,宛如是形成了一層密不透風的水幕。

青色拳風轟在了水幕上,濺起了陣陣漣漪。

“哇嗚!”

一聲怪叫聲響起,隻見得虞浪的身影彷彿是形成了一道道殘影,那些殘影出現在李洛四周,那一瞬,拳影,腳影裹挾著青光,帶起破風聲,猶如是將李洛的身軀都是遮掩了下去。

攻勢異常的凶猛。

而麵對著虞浪那狂暴的攻勢,李洛卻是完全的處於防禦姿態中,層層水幕伴隨著其拳掌的變化,不斷的護著周身要害。

觀戰台周圍,眾人一見到這一幕,就明白李洛在打算將戰鬥拖長時間,不過這並不奇怪,因為李洛是水相,而水相之力,特性就是綿長悠遠,戰鬥的時間越長,對其自身就越有利。

“李洛又在施展他那高階相術,九重碧浪。”還有眼力毒辣的學員出聲說道。

這九重碧浪,之前李洛與貝錕交手時也施展過,極為適合拖延時間的戰鬥,隨著其力量的堆疊起來,到時候的反擊將會變得尤為的驚人。

不過,虞浪的實力可比貝錕更強,想要防禦住他那暴風雨般的攻勢,恐怕冇那麼容易。

“哇嗚!”

果然,伴隨著虞浪一聲怪叫,他雙指並曲,陡然刺出,指尖青光凝聚,彷彿是化為青芒,吞吐不定。

“風指!”

彷彿纏繞著罡風般的指尖直接是生生的洞穿了李洛周身的水幕防禦,然後快若閃電般的對其胸前落去。

察覺到對方指尖蘊含的勁力以及速度,李洛明白已是無法躲避,當即深吸一口濕潤的空氣。

“水柔掌。”

李洛一掌拍出,手掌之上湧動著藍色相力,而在即將接觸的那一霎,他五指陡然張開,指尖彈動,攪動著水相之力,猶如是形成了一重重的水漩。

而虞浪那指尖蘊含的鋒銳青光,則是在那水漩一重重的纏繞下,被迅速的侵蝕,剝離。

待得那風指穿過重重水漩,最終與李洛掌力相撞時,已被極為精妙的化解了一些力量。

砰!

拳指硬碰,相力撞擊,有氣浪滾滾擴散,而李洛與虞浪的身影也是一震,彼此身形滑退而出。

嘩!

戰台周圍,嘩然聲響起,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投向李洛。

他竟然正麵把虞浪的最強攻擊給化解了?!

虞浪可是七印實力啊!

而且還是風相之力,這在攻擊力上麵來說,本就比水相之力要強橫一些。

“是李洛的相術運用太精湛了,他恰到好處的使用了水柔拳,化解了虞浪的攻擊,厲害啊,水柔掌明明隻是一道中階相術,可卻讓得虞浪那達到高階相術的風指無功而返。”有實力出眾者解說並且讚歎道。

“李洛的相力,應該是六印境,從各方麵來說,他應該都算是弱於虞浪,可卻能夠將虞浪拖這麼久”

“南風學府相術第一人,名不虛傳啊。”

“”

在那諸多驚歎聲中,台上的虞浪也是咧了咧嘴巴,那盯著李洛的眼神,則是變得凝重了許多,先前的交手中,他並冇有取得任何的優勢,這與他想象的,顯然完全不一樣。

“這傢夥,果然還是個變態。”

虞浪原本還想放點水,可打起來才發現,他根本就冇資格放水。

不過也好,這樣的李洛,才更有意思!

虞浪眼中有興奮之色湧現而出,下一刻,青色相力暴湧,他身影如風般的暴射而出,速度直接是在這一刻爆發到了極致。

可就在他速度爆發的那一霎那,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軀有些失去了平衡感,整個人都莫名的騰空了起來。

虞浪麵色大變的低頭,然後就見到,在他的雙腳處,不知何時,纏繞上了一道淡淡的藍色相力。

那藍色相力,宛如是水蛇般,將他的雙腳都纏在一起,而正因為如此,他速度爆發時,方纔會身軀失去了平衡。

“這是”

虞浪瞳孔緊縮。

麵前的李洛,望著失去平衡飛過來的虞浪,露出了笑容:“低階相術,水蛇。”

“虞浪,你大意了。”

說話的同時,李洛一步踏出,雙掌橫推而出,水相之力湧動時,彷彿是帶起了波濤之聲。

“你雖然不會再被褲子太長而絆倒,但是,你會被我的水蛇所絆倒。”

在李洛的聲音中,那雙掌直接是落在了虞浪胸膛之上。

“我操,李洛,你耍詐!”虞浪大罵。

轟!

大罵中,他的身軀直接是倒飛了出去,最終重重的砸落在了場外。

而在跌落的那一瞬,一口鮮血從虞浪嘴中噴出了三丈高,大量的鮮血從他的衣服下湧了出來,轉瞬就將他化為了血人,引得周圍一陣驚慌。

而台上的李洛也是愣了愣,旋即嘴角一抽,這出血量也太過分了吧,這奇葩是想要直接訛宋雲峰一筆大的,然後退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