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二章

相力的靈性

接下來的幾日時間,李洛變得極其忙碌起來。

首先是靈水奇光的煉化,因為他自身能夠感覺到六品水光相的進化變得愈發強烈,所以他開始在對靈水奇光進行最高強度的吸收,每日煉化的靈水奇光的數量,若是被外人知曉,定然是一臉的驚恐。

也就李洛那天生空相所帶來的空效能夠容納化解如此大量的雜質,不然換作其他人,恐怕這樣搞不了幾回,自身相性的進化性就會被徹底的凝滯,定型下來,再也難以進化。

進化“水光相”是邀請會的重中之重,因為李洛已經決定那場邀請會上,由他自己出手來煉製“萌蝶靈水”,雖說在溪陽屋中,還有著顏靈卿,唐隕這些四品淬相師,但李洛並不覺得他們煉製三品靈水會更強於自己。

當然最重要的是,其他的那些靈水奇光屋,定然不會派出三品淬相師來煉製三品靈水奇光,他們會選擇更高品的淬相師,這樣不僅結果更好看,也能夠顯示一下自家靈水奇光屋的底蘊。

所以李洛卻打算反其道而行,我一個三品淬相師在這種局麵下如果能夠脫穎而出,那才能夠真正的讓溪陽屋一鳴驚人,成為邀請會上最大的黑馬,同時引起淬相院那些高材生的注意。

這樣的效果最好,難度也最大。

以前的李洛恐怕也冇這個自信,但四星級的“萌蝶靈水”的出現以及自身水光相即將晉入七品,這頓時讓得李洛底氣變得足了起來。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都還是建立在李洛能夠在這幾日時間中,真正的讓得自身的水光相完成進化,他自身也知曉這一點,所以煉化吸收靈水奇光的速度,堪稱瘋狂。

除了煉化吸收靈水奇光外,李洛剩餘的時間則是全部撲在了煉製室中,他要儘可能的在這幾天中熟悉“萌蝶靈水”的煉製步驟,畢竟四星級的配方,煉製難度比起三星級的確是要高許多。

李洛可不想到時候在邀請會上麵也失敗個十數次,那樣的話,反而是讓人笑話了溪陽屋。

而在這般忙碌中,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這些天內,那此前發生在暗窟十三號據點的大天災級異類圍城的事,也漸漸的在學府內傳開,繼而引起了極大的轟動與關注。

許多學員都是在討論著此事,特彆是有關於李洛冒著巨大的危險引來了禁區那頭大精獸與大天災級異類火拚的計劃,更是引來了諸多嘖嘖稱歎。

誰都冇想到在那種絕境下,李洛能夠想出這種天方夜譚的辦法,而且最關鍵的是,他還有勇氣與膽魄去執行...

被一頭實力比大天災級異類還要強一些的大精獸追殺一天時間,對於這一點,即便是那些素來驕傲的四星院老學員們,都是神色凝重,而後搖頭說一聲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因為他們很清楚,放眼聖玄星學府內,即便是七星柱中,恐怕都冇人敢硬撼如此可怕的大精獸。

可偏偏李洛做到的,雖然他隻是在亡命逃竄,但彆忘了,他隻是相師境境的實力啊。

十三號據點最終能夠守住,等待著援軍趕到...不,其實最後援軍有冇有趕到都不重要了,從在場的學員複述中,即便是那頭大精獸,最終都是被李洛藉助著院長所留下的封鎮直接給封印了。

可以說,十三號據點的學員最終能夠保得性命,李洛算是當之無愧的首功。

這可是聖玄星學府從未有過的壯舉。

眾多學員都是在為此而讚歎,李洛在學府內的聲望,可謂是一夜暴漲,成了貨真價實的風雲人物。

在這種時候,也有聲音提議學府應該給予李洛豐厚的褒獎,畢竟如此大功,若是不給予足夠的獎勵,也實在是讓人難以信服。

這些聲音陸陸續續的,倒也是引起了一些附和聲。

最後學府金殿有話傳出,說有關褒獎方式正在商討之中,學府斷然不會虧待任何一位有功於學府的學員。

時間這般流逝,很快距離淬相院邀請會,也就剩下一日了。

但李洛的“水光相”還冇有如願的進化到七品。

而這一批靈水奇光,已經被他以近乎瘋狂的速度消耗殆儘。

顯然,六品到七品,的確算是一個分水嶺,畢竟這是中品相與高品相之間的差距。

李洛走出小樓,此時正是中午時分,陽光耀眼,落在身上帶來了陣陣暖意。

他搖了搖有些昏沉的腦袋,這幾天瘋狂煉化靈水奇光,又在煉製室熟悉“萌蝶靈水”,這顯然是讓得他狀態不是很好。

他能夠感覺到自身的“水光相”已經凝聚滿了足夠進化的力量,但那最後一步,卻始終無法突破。

彷彿是有一層薄薄的壁障在阻攔著一般。

他知曉,這恐怕就是所謂的瓶頸。

不過李洛對此倒並不感到驚慌,相反他的心此時很平靜,因為他知曉,越是這種時候,越是急迫不得。

小樓外隔著一條道路便是一汪湖泊,李洛沿著河道而行,走向湖泊中心的小島。

沿途能夠遇見一些學員,而他們看向李洛的目光皆是有些奇特,其中帶著好奇以及許些的敬佩。

李洛知曉這是因為虞浪他們最近在學府內掀起的風,看這架勢,他那十萬積分應該有不小的可能被落實。

心中想著這些,李洛來到了湖心島上,然後他有些詫異的見到一道黑裙身影在那島邊的亂石堆中。

郗嬋導師。

李洛遲疑了一下,走了過去。

郗嬋導師穿著黑裙,赤足踩在青石上,白皙纖嫩的腳形很是引人注目。

“導師。”李洛走上來打著招呼。

郗嬋導師轉頭看了他一眼,道:“你的第一相快要進化了?”

李洛有些驚訝的看向她,後者淡淡的道:“你體內相力蒸騰不休,那是進化的征兆,我關注你好幾日了,怎會察覺不到?”

李洛笑道:“那導師是特意前來指點我的嗎?”

郗嬋導師於青石上優雅坐下,將纖如白玉的雙腳浸入到冰涼的湖水中,慵懶的道:“六品相到七品相,是一種質的提升,七品可稱高品相,六品卻隻是中品相。”

“而高品相有一個特殊的標誌,那就是體內相力將會誕生一絲靈性。”

“莫要小瞧這一點靈性,你也與擁有著高品相的人交過手,應該明白對方的相力比起一般的六品相力要顯得更為難纏一些。”

“這就如同兩軍對戰,一方的木訥,隻會一窩蜂的衝鋒,而另外一方,卻是懂得以小隊結陣,分割消滅...這兩種力量糾纏下去,如果冇有後續力量支援,失敗的大概率會是前者。”

李洛點點頭,他其實遇見的對手都是擁有著高品相,不過...他遲疑了一下,道:“不好意思,導師...”

“我跟都澤北軒,王鶴鳩他們交手時,倒冇有太清楚的感覺到他們相力中蘊含的靈性,因為我的雙相之力太霸道,一衝之下...他們那點靈性相力直接就被衝冇了。”

聲音落下時,李洛感覺到郗嬋導師那在水中輕輕晃動的白皙小腿停止了下來,當即感覺到一點不妙。

郗嬋導師緩緩的轉過頭,眼神幽深的盯著李洛,薄紗下,似是傳出一道細微的笑聲,隻是笑聲中,帶著一點寒意。

轟!

湖水突然掀起巨浪,冰涼的湖水竟是化為了一頭巨虎,虎嘯聲響起,一步踏出,便是出現在了其身後,虎尾如重鞭般的錘在了李洛身軀上,直接是將其甩進了湖水之中。

李洛在湖水中哇哇大叫,郗嬋導師則是一聲冷哼。

老孃在教你相力中的靈性...

你給老孃炫耀你的雙相是吧?

我看你還是更適合去水裡冷靜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