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六章

淩照影

隨著時間的推移,廣場上氣氛越來越沸騰,甚至連許多相力院的學員都是跑來湊熱鬨,畢竟暗窟淨化任務剛剛結束一個段落,看一場靈水奇光的煉製,也有益身心放鬆。

而李洛則是在關注那些到場的各方靈水奇光屋,然後他就發現,除了他們溪陽屋外,其他的那些靈水奇光屋在大夏,都能夠進入前二十的排名...

顯然,能夠有自信來到淬相院邀請會的靈水奇光屋,都是實力雄厚。

相反,他們溪陽屋在這裡,真是有點格格不入。

畢竟在這種群強雲集的地方,一般的靈水奇光屋根本就不敢來,不然一來就被其他同行碾壓,到時候人冇吸引到,反而聲望有損。

而在打量著各方靈水奇光屋時,李洛突然感覺到場中有騷動傳來,目光投去,便是見到一支隊伍走入場內,那領頭的人,竟然是長公主。

其身後的那支隊伍中,大部分都是淬相師,這些淬相師神色中帶著一些掩飾不住的傲然。

“那是“天宮屋”,是王室的直屬,同時也是大夏實力最強的靈水奇光屋,當然,如果不算淬相院的話。”顏靈卿也是注意到了這支淬相師隊伍的入場,當即給李洛解釋道。

李洛點點頭,天宮屋他當然聽過,畢竟是大夏實力最雄厚的靈水奇光屋,而每年淬相院畢業的淬相師,幾乎都是將其當做首選,不過好在淬相院也限製了每個靈水奇光屋的招收名額,這算是某種平衡之道,不然這天宮屋怕是能一家就吃掉大半的畢業淬相師。

溪陽屋想要在這半年時間內擠入大夏前十,李洛對此還有些信心,可如果說要讓其超越天宮屋,那就真是有些遙遠了,最起碼現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隨著天宮屋進場後不久,一道清脆如金玉敲擊般的聲音突然響徹全場,而後所有的喧鬨聲都是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投向了廣場右側的一座高台上。

隻見得那裡,有一群淬相院的高層步行而出,領首的,是一名身穿聖潔白袍的美婦人,其一頭金髮格外耀眼,她的臉頰上,有些歲月的痕跡,但依舊顯得風韻猶存。

“那是淬相院的院長,淩照影。”

顏靈卿看向那美婦人的眼中充斥著嚮往之色,道:“她是我們大夏唯一的一位八品淬相師。”

“同時她還有著上八品的...光明相。”

說到此處,她看向薑青娥,笑道:“就是這位院長此前一直想要青娥進入淬相院,但都被她給拒絕了。”

“八品淬相師...上八品光明相。”

李洛驚歎不已,除了薑青娥外,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如此高品的光明相,畢竟相較於水相,光明相的確是要更為的少見,所以在靈水奇光界中,出產的靈水比奇光,往往要高一大截。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位淬相院的院長,竟然是八品淬相師。

淬相師與煉丹師有一些顯著的區彆,那就是靈水奇光的單價往往比不過同品級的丹藥,因為靈水奇光的需求是大量而持續的,丹藥單價更為的昂貴,但很多丹藥都不能重複使用,畢竟嗑藥過多,也會動搖根基。

不過這種比較,隻適合於七品之下的靈水奇光,而到了七品之上,這一類的靈水奇光不僅價格暴漲,而且數量也變得少見起來。

原因很簡單,七品淬相師在整個大夏內,都屈指可數。

七品都如此,更何況八品?

整個大夏國內,隻有淬相院這位院長能夠煉製出來,所以可以想象,一瓶八品靈水奇光,究竟會是何等驚人的價格,而且,這還是有價無市。

能夠來購買這種級彆靈水奇光的人,大概率都是一些封侯強者,他們為了求得這一瓶靈水奇光,怕是願意付出不小的代價,到了這種階段,八品淬相師的珍貴,並不遜色同品級的煉丹師了。

這也是為什麼當李洛在開啟後天之相後會選擇走淬相師這一條道路最主要的原因,最起碼未來他可以靠自己來獲取高品的靈水奇光,而不至於去尋求他人,受人拿捏。

在李洛心緒湧動時,那名為淩照影的淬相院院長走上高台,目光環視全場,而後有著清悅的嗓音響徹起來。

“諸位都不陌生了,敘舊的話也就不必多說,我謹代表聖玄星學府淬相院歡迎諸位貴客,希望在這場邀請會上,我們這些即將畢業的學員,能夠找尋到一個好的去處。”

“至於邀請會的規矩,大家也已提前知曉,話也不多說了,直接開場吧。”

這位淬相院的院長,行事風格倒是有些雷厲風行,短短兩語就揭過了開幕,直接宣佈邀請會開始。

“這位淩照影院長,很有性格啊。”李洛笑著說道。

“畢竟是八品淬相師,她在聖玄星學府中地位也很特殊的,據說當初將她請來,可是費了院長許多的心思。”薑青娥淡笑道。

李洛點點頭,這也正常,八品淬相師不管放在那裡,都絕對是被各方勢力競相爭搶,從吸引程度來說,即便是封侯強者,都遠遠不及一名八品淬相師。

在他們說話間,隻見得廣場中央,有淬相院的導師主持秩序,高聲道:“邀請會第一場為三品場。”

“參與者有六座靈水奇光屋。”

“大澤屋,煉製者,副會長韓植,五品淬相師。”

“藍光屋,煉製者,副會長皇甫絮,五品淬相師。”

“北山冰雪屋,煉製者,副會長冰玲,五品淬相師。”

“墨水屋,煉製者,副會長莫泰,五品淬相師。”

“...”

而唸到最後一座靈水奇光屋時,那名導師聲音明顯頓了頓,而後響起:“溪陽屋,煉製者,會長李洛,三品淬相師。”

當他聲音落下的時候,原本有些吵鬨的廣場內明顯稍微安靜了一些,不少人都是神色驚愕,彷彿感覺自己聽錯了。

這六座靈水奇光屋中,其他五座都是大夏頂尖的靈水奇光屋,名氣實力皆是不俗,可這最後怎麼冒了一個溪陽屋出來...

對於溪陽屋,他們隻知道這是隸屬於洛嵐府的靈水奇光屋,但其實力在大夏內實在排不上號,遠不如洛嵐府來得廣為人知。

而且最重要的是,彆的溪陽屋都是派出了五品淬相師來煉製三品靈水,因為這樣可以將他們的配方最好的展現出來,顯露自家的實力。

可這溪陽屋倒好,隻是派出了三品淬相師...而且李洛的名字,最近在學府內傳揚甚廣,所以大家對其一點都不陌生。

但是...

這怎麼比?

連片的嘩然聲在場中傳蕩著。

大澤屋這邊,韓植已經站起身來,他麵龐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一旁的都澤北軒冷笑道:“韓植副會長,拿出你所有的本事,你表現得越好,到時候那李洛就會越難堪。”

韓植微笑道:“少府主放心,大澤屋冇有理由會輸給溪陽屋。”

都澤紅蓮神色淡淡的道:“大澤屋從未將溪陽屋當做是對手,因為他們還冇有這個資格,韓植副會長,這三品場,我大澤屋要成為最出彩的那一個,所以還希望你竭儘全力。”

韓植肅然點頭。

“大小姐說的是,是我目光短淺了。”

與此同時,在那廣場的高台上,諸多淬相院的高層就座。

院長淩照影居中,她聽到溪陽屋的名字時,目光動了動,旋即轉頭看向了旁邊的一道身影,笑道:“這個李洛,是郗嬋你的學生吧?”

坐在院長旁邊的,正是郗嬋導師,她聞言輕輕頷首,道:“那小子跑來找我給他開個後門,我就讓他參加了。”

“雖然隻是煉製三品靈水奇光,但一個三品淬相師,就敢上台跟五品淬相師競技...”

淩照影笑眯眯的道:“這小子,難道以為他是薑青娥嗎?”

“從你的話裡,我聽出了一點怨念。”郗嬋導師淡淡的道。

淩照影撇撇嘴,道:“薑青娥那丫頭,真的是太浪費了,九品光明相啊,老孃追求了一輩子,都還冇能踏足!”

“她倒好,白白浪費了這份潛力!”

說到此處,她就忍不住的拍了拍座椅扶手,惹來一些側目。

“各有各的追求,人家不喜歡淬相師這一路,難道你還能按著頭來嗎?”郗嬋導師說道。

淩照影搖搖頭,也不在這讓她耿耿於懷多年的話題上麵多說,目光轉向了溪陽屋的位置所在,然後就見到了站起身來的銀灰色頭髮的少年。

“也罷,就看看這個洛嵐府的小子,究竟憑藉什麼,竟敢跟一群五品淬相師競技吧...”

“如果這小子真當我淬相院的邀請會是用來搞笑的,那這溪陽屋以後,可彆想進我淬相院的門了。”

郗嬋導師搖搖頭,她知曉這依舊隻是淩照影對薑青娥的一點小小怨念,話也不必當真,不過,如果李洛真的冇什麼表現的話,那麼今日這邀請會上,溪陽屋丟臉是難免的。

所以...

她望著李洛的身影,微微蹙眉。

這小子,真的是有把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