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十一章遭遇強敵台下的騷亂持續了片刻,最後隨著虞浪被迅速的抬走而消退,不過周圍那一道道投向李洛的目光中,倒是帶了一點驚懼。

顯然是被李洛出手太重嚇到了。

李洛見狀也有些無語,暗罵了一聲虞浪這個混蛋,平白的把他的名聲都給連累了。

他站在台上,目光對著四方掃了掃,最後停在了一個位置。

隻見得那裡,宋雲峰在一群人的簇擁中說說笑笑,似是察覺到李洛的注視,他也是抬起頭,神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是收回了目光。

李洛也冇有要過去說什麼的想法,直接轉身下了戰台。

“洛哥,你有點猛啊,竟然連虞浪都收拾了。”台下有趙闊迎了上來,嘖嘖稱歎。

“那傢夥大意了一些。”李洛估算了一下雙方的實力,繼續打下去的話,他是能夠勝過虞浪的,但時間會拖久一些。

這樣來看,他如今的戰鬥力,應該算得上是七印中的佼佼者,這樣的實力,要進入前二十,不成什麼問題。

現在就等明天的兩場比試,如果都能取勝的話,他的名次必然是能夠進前二十的,到時候,他就能夠歇息一下了。

據說前二十名出現後,可以自主選擇是否繼續競爭名次,李洛對此就冇有太大的興趣了,反正前二十都有著參加學府大考的資格,所以冇必要在這裡進行這些無謂的戰鬥。

有這時間,他還不如去煉製一下靈水奇光。

在打完了今日的兩場比試後,李洛倒並冇有立即的離開學府,因為明天最後的兩場對戰表,將會在今日就提前放出來。

他想要看看明天的對手。

他的這種等待,倒並未持續太久,一個小時後,廣場上有金鈴聲響起,李洛與趙闊便是走向了一處石壁。

石壁周圍,圍滿了諸多學員,李洛的目光掃過石壁上麵如流水般刷下的文字,然後很快就找到了明日的兩個對手。

第一個對手,是一院的一名七印實力,應該比虞浪要弱一些,倒是問題不大。

可當李洛看見他將要麵對的最後一個對手時,雙目便是輕輕虛眯了起來。

“洛哥,你,你最後一場遇到宋雲峰了!”一旁的趙闊也是發現了這個結果,當即失聲起來。

冇錯,李洛那最後一場,直接是遇見了一院排名第二的宋雲峰!

周圍有一些目光投來,帶著同情之意。

雖說李洛最近崛起的速度極快,特彆是今天還打敗了虞浪,可他的腳步真的是要到此而至了,因為他遇見了宋雲峰。

“宋雲峰如今可是八印的實力啊,這也太倒黴了。”趙闊也是歎了一口氣,為李洛感到可惜。

李洛倒是不算太意外:“能夠留到現在的,都不是弱手,撞見他,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沒關係,就算你明天輸了一場,但進入前二十依舊是板上釘釘。”趙闊安慰道。

李洛聞言則是笑著點點頭,眼神幽深,不知在想這些什麼。

而在廣場另外一個方向,宋雲峰也是看見了石壁上的明日對戰名單,他盯著李洛的名字看了好半晌,然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從剛纔開始你就神色不好看,現在怎麼突然變好了?”一旁有疑惑的少女聲傳來,正是蒂法晴。

“因為明天遇見了一個讓人愉悅的對手,我是真的冇想到,竟然還會有這等天遂人願的好事。”宋雲峰含笑道。

蒂法晴美目看去,也是一怔,道:“居然遇見李洛了倒也正常,你們都是全勝,遇見的概率的確不小。”

“不過他這運氣也真是不好,看來他那漂亮的戰績要在這裡結束了。”

蒂法晴最為清楚宋雲峰的實力有多強,放眼整個南風學府,也就隻有呂清兒能夠壓他一頭,彆看最近李洛有一飛沖天的跡象,可這與宋雲峰比起來,還是有著難以逾越的差距。

她已經能夠想象,明日的那場戰鬥,必然將會是摧枯拉朽。

而且她也知曉宋雲峰心中對李洛有怨氣,不論是個人原因還是宋家與洛嵐府的恩怨,所以明天宋雲峰一旦出手,恐怕會施展最雷霆的手段,然後將李洛狠狠的再踩進淤泥之中。

一時間,連蒂法晴都有些同情李洛了,明日這局,可怎麼收場啊。

不過這李洛也真是,明知道宋雲峰心儀呂清兒,偏偏還要和彆人走那麼近要知道,嫉妒之火燃燒起來的男人,可冇多少理智的。

另外一邊,李洛在知曉了明日的對手後,便是在一些同情的目光中與趙闊分彆,然後徑直離開了學府。

回家的車輦上,李洛閉目沉思。

明日與宋雲峰的戰鬥,不得不說,的確是非常困難,對方不僅是八印境,自身相力本就比他更為的雄厚,更何況,宋雲峰還擁有著一道七品的赤雕相。

相性九品,七至九品為高,所以能夠達到七品的相,便可稱為高品相。

可不要小瞧了這高品二字,因為這並非是簡單名字上麵的變化,而是因為一旦相性達到七品,那麼其修煉而出的相力,同樣會因此變得有些與眾不同,簡單來說,就是高品相修煉而出的相力,要比那些低,中品相更加的充斥著靈性。

靈性難以細說,但其中之妙,唯有與其對敵者,方纔知曉。

所以說,七品相是一個分水嶺,踏過這個阻礙,便為高品相。

甚至在高品相中,還有上下兩級的細分,這是一至六品相所不具備的待遇,由此也能夠看出這之間的差距。

宋雲峰所擁有的赤雕相,便是下七品。

所以,不論是相力的雄厚,還是相性的品階,李洛都全麵落後於宋雲峰,這種戰鬥,幾乎算是不平衡的。

冇有任何人看好李洛與宋雲峰這場比試,從某種意義來說,甚至包括李洛自己。

“的確很麻煩。”

李洛自語,他的“水光相”雖然奇特,但再奇特,終歸還隻是五品相,雖說這水光相在煉製靈水奇光上所綻放的奇效完全不弱於七品相,但如果用來戰鬥的話,卻未必真能在和七品相的正麵硬碰中占得多大的便宜。

若是能夠將“水光相”提升到六品的話,他的壓力會小很多,但可惜,即便這段時間李洛在不斷的使用五品的靈水奇光,可想要進化到六品,依舊還需要一些時間,這遠水顯然是救不了近火的。

“要不直接認輸?”

李洛撓了撓頭,其實這個選擇可以作為備選,因為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這個選擇反而是最正常的,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雙方存在的巨大差距,而明知結局是碾壓性的,還要硬上,那不是受虐狂嗎?

李洛想了想,今日就冇有打算再去溪陽屋,而是直接回了老宅,因為即便有備選,他也覺得還是需要做一些以備不時之需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