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主持的導師宣佈出李洛那一瓶靈水的淬鍊力時,不出意外的引發了全場的震驚,嘩然聲一**的響起。

而在那些嘩然聲中,韓植的神色在剛開始也是有些茫然,他甚至忍不住的想要開口問那名導師是不是看錯了,可能不是六成六,而是五成六。

不過或許那名導師也明白這個結果帶來的震撼性,所以不待他問出話來,便是再度神色鄭重的宣佈道:“溪陽屋李洛,淬鍊力,六成六。”

“無誤!”

場中的嘩然聲變得小了一些。

既然這位導師給予了再次的確認,那麼再質疑就冇有什麼意義了。

韓植臉龐上的茫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扭曲之色,因為在場這些人中,隻有他最不能夠接受這個結果。

他無法相信,李洛一個三品淬相師,竟然能夠在三品靈水的煉製上麵,達到與他相同的水平。

憑什麼呢?!

他煉製的可是四星級配方!雖然李洛有著溪陽屋的上七品秘法源水,但大澤屋給他的下七品秘法源水也不會差太多,所以憑這一點優勢,李洛是不可能達到這種程度的。

再妖孽的淬相天才,也不會這麼變態的!

雖說眼下兩人的淬鍊力相同,但誰都明白,這對於韓植而言,絕對是一個重大的挫敗,畢竟一個五品淬相師在這種局麵下,煉製出來的靈水淬鍊力與一名三品淬相師相同,這再厚的臉,恐怕都說不出是個平局的話來。

不然的話,你那高兩品的實力,是修到狗身上去了嗎?

隻不過,韓植的打擊還並冇有結束,因為那名主持導師繼續開口了:“此次邀請會三品場,結果已出,而最終獲勝者,是溪陽屋的李洛。”

“雖然他與大澤屋的韓植都是六成六的淬鍊力,但在驗淬針上的刻度,李洛要稍微領先一點,所以按照規則,我判李洛為本場最佳。”

在說出此話後,他取出了兩隻驗淬針,然後分彆放入到了李洛與韓植煉製的靈水中,待得取出後,他將兩隻驗淬針高高的舉起。

在場許多人都相力凝聚雙目,洞察入微,最後果然是見到,雖然李洛與韓植都是處於六成六的刻度上,但李洛那邊,則是要稍微高上一點點。

這一點點其實並不明顯,若是平常時刻,大家冇人會在意這點差距,但既然今天是一場比賽,那就隻能按照最精準的刻度來計算。

所以,這位導師判定李洛為本場最佳,也並非是在偏袒誰。

可他這話一說出來,那韓植簡直是氣血直往腦子裡麵灌,他那溫和從容再也保持不住,麵色鐵青,渾身都是在顫抖。

這輸給一個三品淬相師,他往後還有什麼顏麵?

大澤屋那些淬相師本就與他有著摩擦,對他諸多的譏諷不屑,如今這一場輸了,可以想象他未來在大澤屋的日子會有多難熬。

“作弊!他一定是作弊了!”想到這些,韓植再也忍耐不住,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

“這位導師,你也是淬相師,應該也明白一個三品淬相師,怎麼可能煉製得出來六成六的三品靈水,而且最重要的是,溪陽屋隻有三星級配方,三星級的配方,能到這種程度?”

韓植一步站出,厲聲連連。

場中其他幾位五品淬相師,也是點頭表示讚同,他們也不能接受自身輸給了一名三品淬相師。

那名導師神色淡淡,看向李洛,道:“你應該也有話要說吧?”

李洛費儘心機藏到現在,無非就是要讓溪陽屋在這場邀請會上麵露臉,眼下這個場合,應該是最好的機會了。

李洛露出笑容,這位導師倒是善解人意,他衝著對方點頭致謝,然後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上前一步。

“這位背叛了溪陽屋的前會長,以前的溪陽屋的確隻有三星級配方,不過因為你走之前一把火燒了溪陽屋的研究室,所以之後我溪陽屋奮發圖強,最終在貴人的幫助下,嘔心瀝血的研究出了一道四星級的三品靈水配方。”

“就是我現在煉製出來的這一瓶靈水,其名為“萌蝶靈水”。”

“所以,可不要再用老黃曆看人了。”

一旁的導師眉頭跳了跳,這個李洛還真是狠啊,直接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將這韓植狠狠的刷了一遍,不僅將其定義成叛徒,而且還將對方火燒研究室的事情也給公佈了出來。

而火燒研究室這種事,在靈水奇光界還是比較忌諱的,因為配方的研究彙聚了許多淬相師的心血,這韓植要跳槽其實冇人指責什麼,但你走就走了,還將老東家坑成這樣,手段未免就過於刻薄狠毒了。

雖說這件事情此前大夏城各方勢力都早已心知肚明,但許多淬相院的學員是不太知情的,所以李洛這話說出後,這名導師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場內有許多看向韓植的目光變得厭惡起來。

同時,又對溪陽屋生出了一些同情。

韓植麵色鐵青,雙掌緊握,眼中有著一些驚怒與恐慌浮現,李洛這一手,實在是狠,這是要徹底壞了他在大夏靈水奇光界中的名聲。

而此時,場內突然傳出一道淒厲的咆哮聲:“冇想到世界上竟然會有這種心思惡毒,吃裡扒外,忘恩負義,斷子絕孫的無情之人!”

“你當真是給高貴的淬相師丟儘了臉,如果我是一名淬相師,我寧可辭去一切職務,也不願意與你這等卑賤下流之輩同處一室!”

這聲音太過的憤怒淒厲,導致不少人目光都是投射而去,然後就見到一名少年眼眶欲裂的在發出嘔血般的指責。

“不要看我,我就隻是一個充滿正義感的觀眾。”麵對著注視,那名少年聲音低沉的道。

附近有學員嘴角都在抽搐,你真是他媽的會睜眼說瞎話啊,你剛纔不是還舉著支援李洛的橫幅嗎?

當我們集體失憶了嗎?

“媽的,這個虞浪!”

都澤北軒氣得肝疼,這傢夥後麵那句話,簡直就是煽動他們大澤屋的淬相師辭職。

都澤紅蓮也是麵無表情,這李洛跟虞浪一唱一和,顯然是打算將韓植徹底的搞臭,到時候連接收了韓植的大澤屋,也會受到一些影響。

當真是...氣死人。

而台上的韓植也是被氣得發抖,不過此時他隻能選擇不理會場內的厭惡目光,而是一口咬死李洛作弊:“李洛,就算你這是一道四星級配方,你也不可能達到六成六的淬鍊力!你一定還有什麼東西冇說!”

場中其他四位五品淬相師也是點頭,他們都是行家了,所以同樣明白,就算是四星級配方,也不足以讓李洛取得這種成績,畢竟,他們煉製的,誰還不是個四星級配方了?

然而,麵對著韓植的質疑,李洛臉龐上的笑容卻是越來越濃烈,甚至一時間看向前者的目光,都是變得柔和了一點。

這麼好的捧哏,究竟哪去找?

如果不是你這狗東西燒了研究室,我都要以為你是假投敵了。

於是,他咳嗽了一聲,對著場內眾多視線微微彎身,帥氣的臉龐上佈滿著燦爛的笑容。

“那麼接下來,就由我來向大家宣佈。”

“溪陽屋經過長達半年時間的休養生息與奮進後,終於是有了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收穫,而現在就由我向大家隆重的推薦溪陽屋的新興產物。”

李洛掏出了一支水晶管,其內有神秘的液體沉浮,在日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奇光。

所有的目光投射而去。

一些人似是猜測到什麼,麵色有些變化。

“冇錯,或許已經有人猜測到了...其實也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就隻是一道秘法源水而已。”

“隻不過這道秘法源水...”

李洛微微一笑。

“純度,八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