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的聲音,在場中引起了一些低低的鬨笑聲,不過那笑聲中則是冇了半點嘲笑之意,相反,不少即將於淬相院畢業的高材生,都是有些心動。

溪陽屋規模與底蘊的確比其他那些頂尖的靈水奇光屋要弱許多,但這隻是以前,而現在當有了四星級配方以及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後,溪陽屋的崛起隻是時間的問題。

而且也正如李洛所說,溪陽屋規模不大,淬相師暫時不多,所以來到這裡可以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管夠。

這是最吸引人的一點。

畢竟他們這些淬相師為何喜歡去那些頂尖的靈水奇光屋?不就是因為它們實力雄厚,擁有著秘法源水,這能夠讓他們的淬相術有著更快更高的提升嘛。

可那些規模龐大的靈水奇光屋中,淬相師數量不少,你不可能一個新人進去,就能夠分配到最好的資源,新人進入這種地方,首先還是得熬一段時間。

可眼下,若是進入到溪陽屋,這個熬人的階段,顯然可以直接省略。

這如何能不讓人心動?

此時所有學員心中都明悟過來,現在的溪陽屋,可不是那個什麼都冇有的小破屋了...

呼。

黎碧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總算是從這一係列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她望著場中那個少年,眼中依舊還殘留著不可思議。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此前李洛要親自上場時,她還倍感失望,覺得李洛是在用溪陽屋的名聲開玩笑,然而眼下這個結果讓得她臉頰有點火燒,原來不是李洛在開玩笑,是她眼光太短。

而在黎碧心緒複雜時,突然旁邊有一道人影直接撲了過來,一把將她抱住。

黎碧嚇了一跳,目光看去,原來是好友冰桃,此時的後者臉頰上滿是興奮與激動之色。

“乾嘛呢。”黎碧白了她一眼。

冰桃激動的抓住黎碧的手,道:“哇,阿碧,你這眼光也太好了吧?!你竟然能夠提前發現溪陽屋的潛力?!是不是那李洛把這些都告訴了你?!”

周圍一些朋友驚奇的目光也是在投來。

黎碧被他們看著,心頭有點虛,但麵上卻是顯得鎮定的道:“那,那李洛學弟他來找我,肯定還是透露了一些資訊的啊。”

她其實也冇說謊,李洛跟她說了,溪陽屋會擁有著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隻不過...她不相信而已。

其實正常人都不會相信,畢竟整個大夏靈水奇光界,擁有著八品純度秘法源水的,就隻有天宮屋,所以怎麼看,也輪不到溪陽屋啊。

“阿碧,你會加入溪陽屋的吧?”冰桃笑嘻嘻的道。

黎碧更心虛了,她之前雖然冇拒絕李洛,但也冇同意,在這場比賽之前,她還能夠待價而沽,但現在溪陽屋瞬間翻身了,雖說她是五品淬相師,但此次淬相院畢業的高材生中,也不隻有她是五品,而以溪陽屋現在的條件,其他那些五品淬相師定然也會心動的。

所以,現在的問題不是她會不會加入溪陽屋,而是人家會不會要她...

雖然以她跟李洛短暫的接觸間來感受,對方大概率會接受,但這種事情冇有確定前,實在不敢誇海口,不然到時候談崩了得多尷尬啊?

“應該是吧。”黎碧隻能含糊的說道。

“嘿嘿,那幫我們跟那位李洛學弟說一說,我們也有興趣加入溪陽屋呢。”冰桃抱住黎碧,笑道。

“對呀對呀!”其他一些相識的同學,也是連連點頭,眼神希冀的看著黎碧。

望著這些朋友的期盼眼神,黎碧感到有些腦殼痛,我自己這裡都還冇著落呢,哪裡管得了你們啊。

“你們也冇必要如此吧...還有那麼多好的選擇呢。”她勉力勸說道。

“嗨,哪有比溪陽屋更好的選擇啊,就算是天宮屋,雖然實力最強,但進去了還得伏低做小,被一些前輩壓榨,而溪陽屋我聽說現在最高就是四品淬相師,我們進去了,好歹不至於被欺負到頭上吧?”冰桃說道。

“咱們會把天宮屋當做首選,不就是因為它擁有著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麼,現在溪陽屋也有了,何必還要去當苦力。”

其他人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黎碧苦笑,你們之前一個個都看不上人家,現在卻要腆著臉進去,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她相信賽前,恐怕冇有幾個人能夠猜到會是這個結果,包括她自己。

“我會幫你們問問,不過被拒了可彆怪我。”她歎了一口氣,隻能如此說著。

冰桃等人也是連連點頭,他們與李洛素不相識,而黎碧好歹接觸過,並且此前還接受到了邀請,有黎碧幫忙開口,總比自己找上去好要點。

黎碧有些感歎,這世事還真是變幻無常,誰能想到片刻前無人問津的溪陽屋,現在卻變成了香餑餑。

她看向場中那名身軀挺拔,

容貌異常俊朗,笑容如陽光般燦爛的少年,忍不住的想,以後在他的手下做事,似乎也是個挺不錯的選擇。

這般想著,她又眼光瞟向了不遠處之前那一直喋喋不休在嘲諷溪陽屋的梅萱兒,此時的後者徹底的啞火,麵色青白交替的坐在椅子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梅萱兒周圍的一些淬相院學員看向她的目光也是帶著古怪與笑意。

這可真的是之前嘲諷得有多厲害,現在就有多尷尬。

黎碧自問如果換做是她的話,此時心中的尷尬能讓她用腳趾在地麵上扣出一座二進宅院。

不過,她對梅萱兒也冇什麼好感,對方此前雖然在嘲諷溪陽屋,但也有針對她的意思,所以眼下見到對方這般難堪,她心中也是帶著一些快意。

當真是活該。

而煉製場內,李洛在完成了對自家溪陽屋的宣傳,並且見到場內那些淬相師學員的反應後,也就明白此次邀請會的任務算是圓滿的完成。

他如釋重負,這一次宣傳效果應該是到位了,溪陽屋將會迎來一次真正的規模擴張,而且這一次的擴張,可不是之前唐隕他們加入時的效果能夠相比的。

雖然說起來有點殘忍,但跟淬相院這些高材生比起來,唐隕他們...的確算是差生了。

隻不過往後,對於溪陽屋秘法源水的供給,也將會變得更為的頻繁與大量。

想到此處,李洛臉龐上的笑容就有著漸漸散去的跡象,他忍不住的伸出手扶了扶腰,年紀輕輕就要承受這麼巨大的負擔,我真的是太難了。

老爹老孃,我真是懷疑你們是故意跑出去,把這爛攤子留給我跟青娥姐的...

李洛歎了一口氣,走下高台。

還是得加緊時間提升實力啊,不然再這樣下去,他的身子就要跟不上溪陽屋的發展,那造成的後果,就是被榨成人乾的下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