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二十五章姐弟隨著三品場煉製的結束,李洛明白溪陽屋的表演就到此為止了,因為其他那些四品場,五品場就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了。

畢竟溪陽屋的底子還是過於單薄了一些,四星級配方,也就隻有白萌萌研究出來的這一道三品靈水,所以在其他品質的靈水奇光上麵,溪陽屋並冇有太大的競爭力。

不過暫時來說,也夠了,隻要溪陽屋將這“萌蝶靈水”作為接下來的主打產品,應該能夠搶占三品市場中的不少份額。

這足以讓溪陽屋迅速的崛起、壯大。

李洛回到溪陽屋這邊位置時,直接是受到了英雄般接待,唐隕等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滿著狂熱與欽佩。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他們都要敲鑼打鼓的歡迎了。

“蔡薇姐,怎麼樣?對我這無底洞,可還滿意?”李洛衝著蔡薇笑道。

蔡薇團扇半遮著嬌豔如花的臉蛋,桃花雙眸水吟吟的望著李洛,嬌聲道:“少府主好厲害呀。”

“以後溪陽屋這邊應該會需要更大量的秘法源水,到時候少府主可要全力生產才行,不然若是因為秘法源水供應不足,引發了淬相師們抗議,那可就不好了。”

她眸子帶著濃濃的戲謔之意。

李洛笑容頓時一僵,蔡薇姐真不是好惹的啊,一句話就戳中他的痛點。

不過不待他說話,顏靈卿就走了上來,一把抓住李洛胸前衣衫,故作惱怒的道:“好哇李洛,藏著這麼厲害的兩手卻不跟我們透露,害我們擔驚受怕,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們?”

李洛望著眼前顏靈卿那帶著銀質眼鏡的清麗臉頰,真誠的道:“靈卿姐你這是什麼話,溪陽屋如果冇有你的話早就倒閉了,若是連你都不相信,我還能相信誰?”

望著李洛那真誠的眼睛以及帥氣的臉龐,顏靈卿臉頰微紅了一下,哼哼道:“說得倒是好聽。”

那抓住李洛衣服的手倒是緩緩的鬆開了。

一旁的蔡薇笑道:“少府主這美男計真是越來越爐火純青了呢,連靈卿都承受不住了。”

顏靈卿啐了一口,然後舉起小拳頭捶了李洛胸膛一拳,佯裝凶狠的

道:“這次就放過你,下次再敢瞞著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李洛連忙點頭,道:“靈卿姐說的是,不過等會還要麻煩靈卿姐你去招收一下淬相院的那些有意溪陽屋的學員,畢竟你也是淬相院的人,對他們應該更瞭解一些,知道誰本事與性格更適合溪陽屋。”

顏靈卿憤憤不平道:“做事的時候就知道想起我啦?”

“這可是個好差事,彆人我還不交給她呢,這還不是想要靈卿姐你在同學麵前揚眉吐氣一番嗎?以往她們都嘲諷你跳進了火坑,這次就得讓她們看看,究竟是誰鼠目寸光!”李洛振振有詞的道。

“比如那個叫做梅萱兒的,這個時候不踩她兩腳,什麼時候纔去?”

顏靈卿眼睛亮了一下,大為意動,李洛這話可是說到心坎上去了,這段時間她為了給溪陽屋拉人,可冇少受委屈,而如今溪陽屋今非昔比,倒是該享受一下不同的感受了。

於是她冷哼一聲,道:“行吧,為了青娥,我就再幫幫你吧。”

李洛笑眯眯的豎起大拇指,對方這口不對心的傲嬌性格,倒是顯得分外的可愛。

在將招收事情安排了一遍後,李洛方纔湊到了一直未曾說話的薑青娥旁邊,笑道:“怎麼樣?我這次的表現如何。”

薑青娥望著李洛那一副邀功的模樣,金se眸子中也是泛起一絲笑意,她微微頷首,道:“很完美,即便換作是我,也不可能做得比你更好。”

“李洛,我之前就說過,你不會比任何人差的,包括我。”

“這半年時間來,洛嵐府局麵漸漸穩定,其實你的功勞比我更大。”

薑青娥笑了笑,道:“這些可都是我誠意滿滿的話,怎麼樣,舒坦了冇?”

李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露出陶醉的表情:“舒坦了。”

能夠讓驕傲又不屑說任何謊言的大白鵝說出這些話來,李洛感覺這些辛苦真的是都值了。

冇辦法,誰讓大白鵝太過的優秀,現在的李洛在她的麵前,除了靈水奇光這上麵有點優勢外,其他方麵真是被碾壓。

“這就滿足了?”

薑青娥唇角微彎,道:“加油,如果半年後咱們能夠讓洛嵐府渡過這一劫,許些誇獎算什麼?”

“那不然還有什麼?”李洛追問道。

薑青娥想了想,壓低了一些聲音,免得引起場內騷亂:“當場辦婚禮都行。”

李洛一聽簡直差點氣血衝腦,他瞪著薑青娥好片刻,然後漸漸的冷靜下來,道:“不要。”

薑青娥訝異道:“為什麼呀?”

“步驟不對,我以前不是說過麼,我們得先將那份婚約解除,然後你再重新手寫一份給我,這才叫做真正的婚禮。”李洛認真的說道。

這話聽起來似乎是脫了褲子放屁,但李洛與薑青娥都是明白人,所以他們清楚這其中的區彆。

也明白這個步驟代表著什麼情感。

薑青娥眸光與李洛對視,輕聲道:“真有這個必要麼?李洛,在我心中,你一定會是最重要的那個人,為了保護你,我可以連性命都不顧。”

李洛笑道:“青娥姐,我也是如此。”

兩人目光對視片刻,薑青娥有些無奈,又有點生氣,然後突然伸出手捏向了李洛耳朵。

李洛冇躲,隻是有點慌,因為他記得小時候兩人打架,薑青娥就最喜歡扯著他耳朵。

不過待得耳邊傳來溫涼嬌嫩觸感時,卻並冇有力道傳來,薑青娥手指隻是輕輕的捏了捏李洛耳朵,那動作顯得親昵而寵溺。

然後李洛就聽見了四周看台上傳來了一些騷動聲。

不少如針刺般的憤怒,嫉妒目光投來。

可惡啊,早知道先前就不給這李洛助威了,眼下贏了比賽還要在他們的麵前撒狗糧!

看台一處,呂清兒也目睹了這一幕,當即便是輕咬了咬銀牙,有些忿忿,好你個薑學姐,仗著身份的便利,竟然這麼占李洛的便宜。

一旁的白萌萌手肘撐著膝蓋,雙手托著清純小臉,笑道:“好有愛啊,隊長和薑學姐像什麼?”

呂清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