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淬相院的邀請會,最終順利的結束了。

李洛作為觀賽者,觀看了一下後麵的四品,五品煉製場,然後他就深刻的感覺到了溪陽屋與這些頂尖靈水奇光屋之間的差距,後者的底蘊的確不容小覷,溪陽屋想要追趕,還需要一些積累。

不過好在的是,溪陽屋的潛力已經展現了出來,有了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未來溪陽屋逐漸壯大,就能夠不斷的充實配方庫,壯大自身。

他相信要不了太久的時間,溪陽屋也將會成為大夏頂尖的靈水奇光屋。

邀請會結束,各方靈水奇光屋都有些收穫,而其中最亮眼的依舊要數溪陽屋以及天宮屋,後者不用說了,大夏最頂尖的靈水奇光屋,那所具備的吸引力一直都是淬相院邀請會上最耀眼的那一個。

溪陽屋則是一匹突然出現的黑馬,其風頭壓過了除天宮屋外的所有靈水奇光屋。

望著那些將顏靈卿包圍起來的諸多高材生,李洛笑容滿麵,然後他與薑青娥就見到吸引著不少目光,對著他們所在位置款款而來的長公主。

“恭喜你們了,溪陽屋此次豔驚四座。”長公主國色天香的鵝蛋臉頰上露出淺笑,讓人感到如沐春風一般。

“殿下過譽了,隻是取巧罷了,哪裡比得上天宮屋的底蘊雄厚。”薑青娥微笑道。

“李洛學弟,你最近這風頭,可當真是一時無兩呢。”長公主衝著李洛笑吟吟的道。

“情勢所迫,如果能夠安穩的當一個侯二代,誰又願意如此拋頭露麵,曆經風險。”李洛感歎道。

“侯二代?倒是貼切。”

長公主莞爾,這李洛有時候說話,倒也真是風趣。

“聽說學府金殿那邊,有關李洛學弟此次在暗窟的褒獎方案已經出來了。”長公主說道。

李洛神色一動,長公主的訊息渠道顯然比他更為的敏銳,他這邊什麼風聲都還冇接到,而長公主卻是知道結果已出。

而對於那結果,其實他還是很緊張的,畢竟那關係到自身底蘊的虧損,雖說現在的他距離拜將境還有著一些距離,但這種底蘊虧損能早點解決就早點解決,因為誰也不知道拖下去會不會有什麼變故,而那種變故,他是絕對承受不起的。

“經過學府金殿的討論,李洛學弟此次十萬積分的龐大獎勵,怕是跑不了的。”而長公主也冇有賣關子,直接是將結果說出,這讓得李洛暗中大為鬆了一口氣,眼中的喜色掩飾不住的蔓延出來。

“倒是多謝殿下提前告知了。”李洛笑著感謝。

“這訊息最遲明天就會放出來,我也不過隻是舉手之勞而已。”

長公主微微一笑,而後鳳目轉向薑青娥,半開著玩笑的道:“青娥,明天倒是想要向你暫借李洛一用,還望批準。”

薑青娥微怔,旋即若有所思,道:“是給王上恢複的事嗎?”

長公主頷首,道:“距離上次已經過去一月時間,也該再次麻煩李洛了,隻不過這次不能外出,隻能請李洛去一趟王宮了。”

薑青娥淺笑道:“小事,冇問題。”

“那我明日就直接將他接去王宮了。”長公主笑道。

兩女三言兩語,便是決定了李洛明日的行程,這讓得旁邊的當事人有一種被忽視的感覺,當即想要憤怒指責一下,但最終想想也就作罷,隻是心頭悲歎,這洛嵐府究竟誰纔是當家的啊?

接下來長公主繼續與兩人隨意的聊了一會,便是告辭離去。

李洛則是對著薑青娥道:“晚上應該會搞一個慶功會,把這些有意加入溪陽屋的高材生們都聚一下,算是提前聯絡下感情。”

“你要來嗎?我都已經做好準備了。”

薑青娥對這些倒是興趣不大,不過此次的慶功會對溪陽屋意義非凡,所以她還是笑著點點頭。

“連慶功會都提前準備好了,看來你事先對自己很有信心啊。”她笑道。

李洛也是笑了笑,當然有信心,四星級配方再加上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雖說他麵對的是一群五品淬相師,但大家都是煉製三品靈水,對方淬相術或許比他更純熟,但他擁有著水光相,所以在淬鍊上麵同樣也是有著一些增益,所以雙雙抵消下來,他是真不覺得自己會輸給他們。

而後李洛與薑青娥便是繼續等待了一些時間,便是見到一波淬相院的學員在顏靈卿的帶領下,氣勢有些浩蕩的湧來。

“這麼多人?”

李洛見到都是一驚。

“裡麵還有不少是冇有畢業的淬相院學員,應該也是對溪陽屋有興趣,靈卿倒是聰明,這些人是未來的新鮮血液,提前拉攏以後能省不少的心思,而且即便冇有畢業,假期也能夠來溪陽屋做臨時工。”薑青娥輕笑了一聲,倒是看得比李洛更仔細。

李洛聞言,也是不免讚歎一聲,靈卿姐做事的確很靠譜,而且她在淬相院待了三年,對其中一些比較優秀的學員都算是瞭解,所以由她去拉攏人,當真是最好的人選。

“李洛,我這任務完成得怎麼樣?”

顏靈卿帶著大波人走過來,聲音中是滿滿的得意。

李洛直接豎起大拇指,然後他看向顏靈卿身旁的黎碧,笑道:“黎碧學姐,我之前冇有說大話吧?”

黎碧臉頰有些紅,但還是落落大方的道:“之前的確是我目光短淺,冇有想到會長的手段如此驚人。”

連稱呼都直接由李洛學弟變成了會長,倒也是直接。

“往後溪陽屋的發展,也要倚仗各位了。”李洛笑道。

跟隨著顏靈卿而來的那些有意溪陽屋的淬相院學員皆是笑著應和。

“今日是我溪陽屋的大喜日子,各位若是有時間的話,接下來的慶功會,還請勿要缺席,今晚不醉不歸!”李洛爽朗一笑。

眾人皆是起鬨。

於是接下來李洛再將大功臣白萌萌,次功臣呂清兒以及氣氛組的虞浪等人皆是叫上,一群人浩浩蕩蕩而去。

這一幕,倒是引人側目。

畢竟其他的那些靈水奇光屋負責人大多都是中年人,即便眼下完成了招收任務,也放不下身段跟這些初出學府的毛頭小子打成一片,而溪陽屋那邊,身為會長的李洛現在就是聖玄星學府的學員,自然不必顧忌這些東西。

在場中的一處,都澤紅蓮,都澤北軒望著那邊離去的聲勢,麵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他們怎麼看不出來,經過這一次,溪陽屋崛起真的是勢不可擋了。

“可惡,這溪陽屋明明都要倒閉了,怎麼短短半年就要風生水起了?”都澤北軒不甘心的道。

都澤紅蓮淡淡的道:“答案你都知道,何必不承認?”

都澤北軒一滯,罵道:“我怎麼感覺李洛這混蛋比薑青娥還麻煩?”

都澤紅蓮心中也是歎了一口氣,這種感覺不是隻有都澤北軒纔有,以前洛嵐府在薑青娥的掌控中,雖說維持住了局麵,但在一些交鋒中,還是他們都澤府占據主動與優勢,可自從李洛來了大夏城後,這屢次的交手,都是以洛嵐府得勢而結束。

這混蛋,是真的妖。

此時那韓植也是退了下來,麵色青白交替的回到大澤屋這邊,他能夠感覺到大澤屋這邊的淬相師看向他的眼神帶著譏嘲。

“大小姐,少府主,此次大澤屋失利,都怪我無能,我願請辭。”韓植苦澀的道。

他知道經過此次的失敗,他在大澤屋內身份將會愈發的尷尬。

都澤北軒咬了咬牙,想要怒斥,但卻被都澤紅蓮揮手阻攔了下來,她看了韓植一眼,平靜的道:“韓植副會長,失敗後的請辭並不是最好選擇,大澤屋與溪陽屋的鬥爭還並未結束,我如果是你的話,會繼續等待機會。”

韓植身體一顫,雙目通紅,道:“願為大小姐與大澤屋赴死!”

都澤紅蓮淡淡點頭,而後便是轉身離去。

一個曾經背叛了原主子的人的忠誠與誓言毫無可信度,不過她對此無所謂,她不打算放韓植離去,畢竟他是曾經溪陽屋的會長,隻要他在大澤屋一天,就始終會是溪陽屋的一個黑點。

所以他還有些價值,現在將其放棄不是聰明的做法。

雖然...她其實也是想要罵一句...

廢物,這都能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