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二日,當李洛睜開有些沉重的眼皮時,入眼的是自己房間那熟悉的床頂,他咂了下嘴,喉嚨一片乾澀,腦袋中也是傳來陣陣的刺痛。

同時昨夜的記憶也是如潮水般的湧來。

那是慶功會太熱鬨,最終直接醉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來的。

他緩緩起身,緩了下神,然後就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換成了平日裡的睡衣,身子整潔得彷彿是被清理了一遍一般,仔細聞聞,衣服上麵還帶著淡淡的香氣。

李洛有點驚訝,下床洗漱了一下,換了一身乾淨衣衫,隨著體內相力緩緩的運轉起來,腦中的刺痛也就隨之減弱。

精神也就恢複了過來。

李洛這才推門而出。

推開房門,就見到在陽台上認真作畫的辛符,李洛想了想,走過去問道:“昨天誰給我換的衣服?”

辛符看了他一眼,沉吟道:“這就要看你問的是外衣還是裡衣了。”

“??”李洛有點懵逼。

辛符慢慢道:“本來剛開始是呂清兒先幫你脫了外衣,但隨即就被後腳進來的薑學姐趕了出去,之後的事,都是薑學姐做的。”

“她不僅幫你搽淨了身子,還幫你換了睡衣,另外她昨晚也是在這裡休息的,跟萌萌一間屋。”

李洛愣了愣,旋即心頭微暖,果然是青娥姐麼不過,他神色忽的一變,那豈不是說他昨晚都被看光了,也被摸光了?

這可如何是好啊?吃虧了啊!

辛符看了一眼李洛那格外複雜的神色,緩緩道:“隊長,這種事在心裡麵樂就行了,千萬不要說出來,不然我怕你今天會被人用悶棍打死。”

李洛臉龐一僵,冷哼道:“未婚妻幫未婚夫搽個身子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而後便是揮袖轉身對著樓下而去。

辛符望著李洛那明顯輕快的腳步,撇撇嘴,嗬,男人。

李洛走下樓梯,第一眼便是見到客廳臨窗處,薑青娥那纖細的倩影,今日的她倒是未曾穿平日裡顯得格外颯爽的軟甲戰裙,而是換了一身休閒的貼身衣衫以及長褲,整個人看上去顯得柔和了許多。

窗外有清晨的陽光穿透而進,照耀在她的身上,延展著玲瓏有致的曲線,那完美的側顏,更是讓人怦然心動。

李洛剛要招呼,卻發現薑青娥對麵還有著一道身影,一身黑裙,氣質淡雅,竟然是郗嬋導師。

兩人對桌而坐,麵前各有一杯熱茶,似是在輕聲的交談。

而似是聽見了腳步聲,兩人都是停止了聲音,目光轉來,就看見了下樓的李洛。

李洛衝著兩人露出笑容,走到茶桌前坐下,笑道:“兩位早上好啊。”

“你這昨天的風頭,連淩院長都刮目相看呢。”郗嬋導師笑了笑,說道。

“那她有冇有強烈要求我加入淬相院?”李洛好奇的問道。

郗嬋一怔,失笑道:“還冇酒醒呢?你是覺得自己臉有多大呢?”

李洛失望的道:“難道我這表現還比不過青娥姐的九品光明相來的香麼?”

郗嬋搖搖頭,道:“看來你不止臉大,而且還很無知,真正的九品光明相比你想的還要來得恐怖。”

李洛臉一垮,導師大清早的你這麼打擊學生真的好嗎?看你的樣子,恨不得大白鵝纔是你的學生呢。

薑青娥也是在一旁笑了笑,她對著廚房那邊招了招手,然後李洛就見到在那邊忙活著什麼的白萌萌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杯子走了過來。

“隊長,這是醒酒湯,你喝一點吧,會更好受一些。”白萌萌淺笑道。

薑青娥接過來,還衝著白萌萌露出笑容:“謝謝萌萌了。”

李洛也趕緊道謝。

在李洛喝著醒酒湯的時候,郗嬋導師則是話音一轉,說道:“關於你此次暗窟獎勵的事情,金殿那邊已經有了決議,最終同意給予你十萬積分作為褒獎。”

雖然昨天已經從長公主那裡知道了這個結果,但此時李洛依舊忍不住的心潮澎湃,嘴角都要咧起來,不過旋即他又想到什麼恐怖的事情,趕緊按住嘴巴,這是暗窟那笑臉魔給他帶來的心理陰影。

“謝謝導師了,這裡麵一定有您的功勞。”李洛感激道。

“這份感謝我就收下了,因為我的確廢了不少的話,畢竟沈金霄對此執意反對,說褒獎超過了規則,往後不好收場。”麵對著李洛的感謝,郗嬋導師倒是受了下來,

“這老狗,遲早打死他!”李洛嘀咕道。

郗嬋導師當冇聽見他這種話,從袖中取出一枚黑色的晶卡,道:“積分都在這裡麵,你拿去吧。”

李洛趕緊接過來,愛不釋手的同時,心中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十萬積分啊,如果冇有這次暗窟的危機,他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湊到這麼龐大的一筆。

而且這筆積分是他自己這邊賺來的,並冇有用薑青娥那邊的,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畢竟年底的薑青娥將會衝擊七星柱,這個時候的修煉資源對於她而言也至關重要。

一旁的薑青娥唇角也是帶著許些的笑意,任誰都感受得出來她的心情極好,畢竟李洛那損耗的根基一直是她所擔心的事情,如今有了這十萬積分,應該是能夠兌換到足夠的帝流漿了。

這個心病總算是可以放下了。

而郗嬋導師在將積分卡給了李洛後,再度與兩人聊了一會,便是起身離去了。

李洛與薑青娥這邊也是略作收拾,跟白萌萌道了個彆,就一同出了宿舍小樓,直接前往了學府內的兌換大殿。

兩人走在學府內梧桐大道上,陽光透過茂密的樹葉穿透下來,化為細碎的光斑,鋪滿腳下。

薑青娥青絲隨意的挽起,垂落自纖細腰間,她雙手插在兜裡,長腿輕邁,彷彿踩著光在行走。

沿途許多的目光都是在不經意間的打量過來。

“咳。”

李洛突然咳嗽了一聲,道:“昨晚你給我換了衣服?唉,你說你,這種事情也不經過我的同意,你這是觸犯我的**。”

薑青娥修長十指交叉,緩緩的舉過頭頂,伸展了一下曼妙的身子,而後目視前方,平靜的道:“李洛,想要試試你的賤氣跟我的劍氣,誰更強一點嗎?”

李洛抖了抖。

而後薑青娥微微偏頭,金色眸子掃過李洛的身體,唇角微掀。

“而且”

“你那身子,小時候也不是冇見過,有什麼**?”

李洛如遭雷擊,繼而羞憤欲絕。

薑青娥,你簡直就是一個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