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提著一個青木箱子從兌換殿中走出來的時候,後方還能夠看見許多的學員以及導師都是一副呆滯的模樣。

有這個情緒也正常,想來就算是這些導師都未曾見過會有學員直接掏出十萬積分來兌換帝流漿。

這也太豪了吧?!

現在的新生都這麼彪的嗎?

“看來又做了一件震驚學府的事情。”李洛衝著薑青娥笑道。

薑青娥與他並肩對著學府外走去,她輕聲道:“眼下你這根基缺損的問題,應該算是能夠解決了,不過你也不能放鬆,畢竟你自身的情況你最清楚。”

李洛當然知道她說的還是那五年封侯的事,而這跟他的壽命有關,所以他對此也時刻都在上心,畢竟他是真不想成為一個短命鬼。

“此前我給你設定的規劃,是你在年底的時候,必須達到化相段第二變,甚至這還隻是底線,如果能夠超過這個底線,那纔算是能夠讓人鬆一口氣。”薑青娥繼續說著。

李洛估算了一下,托此次暗窟那暗靈潭的福,他的實力進行了一次小跳躍的提升,跨入到了生紋段第三紋。

這一次的跳躍,無疑將會省去起碼一月的苦修,這倒是為他爭取了一些時間。

但即便如此,想要在年底的時候達到化相第二變,依舊難度非常高。

因為在最近十屆的新生中,能夠在一星院結束的時候完成生紋階段,踏入到化相段的學員都是相當少見,更何況達到化相段第二變。

至於超過...更是艱難。

“我會儘力的。”

不過李洛倒並冇有心生畏懼退意,而是認真的點點頭,因為這關係到他自身的性命,他根本就冇有退縮的理由。

好在他背靠著洛嵐府,雖說如今的洛嵐府聲勢不如以往,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依舊能夠給他提供大量優質的修煉資源,再加上學府這邊賺取的積分,倒是能夠支撐他的揮霍與消耗。

“此次暗窟淨化任務暫時結束,學府這邊倒是會輕鬆一段時間,接下來你還是要全力準備那“金龍道場”,這是難得的機緣,如果把握好了,應該能讓你的實力再次躍升。”薑青娥提醒道。

李洛點頭,對於那“金龍道場”他也是有些好奇,畢竟金龍寶行的實力遠超他的想象,那是一個超越了大夏所有勢力的存在,即便是聖玄星學府也不可能與金龍寶行總部相提並論。

而由金龍寶行打造而出的“金龍道場”,必然不會是尋常之物。

“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李洛問著薑青娥。

“休息幾天,然後我會再申請進入暗窟。”薑青娥想了想,說道。

李洛一驚:“還去暗窟?”

那暗窟的環境他可是深有體會,時刻都讓人不敢放鬆,壓抑詭異陰冷的氣氛,更是時刻噬咬人心。

其他人每次進入暗窟都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若是有可能的話,相信很多人都對其避之不及,而如今淨化任務好不容易完成,薑青娥竟然又要主動進去?

“暗窟也是一個修行的好地方。”薑青娥對此隻是輕聲回道。

李洛神色有些複雜,他如何不知道薑青娥這麼拚命的修煉究竟為的是什麼...那還是因為洛嵐府的情勢不好,特彆是那半年後的大劫。

她顯然是在竭儘一切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為此甘願進入危險無比的暗窟磨礪自身。

不過最終他冇有說什麼,隻是心中打定主意,之後,進那金龍道場,他也得抓住一切的機會提升自身,洛嵐府這個擔子,他不能讓薑青娥獨自來承擔。

兩人一路走出學府,然後就見到了學府大門外停靠的金黃車輦,車身上,有著尊貴的金色鸞鳥的徽紋。

那是長公主的車輦。

車輦前後,皆是有著精銳的護衛狼騎,目光森冷而銳利。

而當李洛,薑青娥走近車輦時,長公主也是自其中走出,笑著迎了上來。

“殿下,李洛就交給你了。”薑青娥說道。

長公主抿嘴淺笑,道:“青娥放心,我會把他完整的歸還回去的。”

薑青娥笑了笑,再度與長公主交談了一會,便是對著李洛揮了揮手,乾脆利落的轉身而去。

“李洛學弟,請吧。”長公主做出邀請的手勢,白皙漂亮的鵝蛋臉頰上,露出明媚的笑容。

李洛則是感覺到四周的目光有點刺眼,不少來來往往的學府學員都是眼神如刀的在看著這一幕,其中大多數都是屬於那種四星院的學員,畢竟在四星院中,長公主的聲望著實是太高了。

雖然都不認為長公主與李洛之間會有什麼,但這些年來,能被長公主邀請登上車輦的異性,似乎這李洛還是第一個?

真是讓人嫉妒。

李洛受不了那些鋒銳目光,趕緊登上車輦,車輦內異常寬敞整潔,一排書架擺放在後側,在案幾上點燃著一根赤香,淡淡的香氣縈繞在車廂內。

長公主也是跟著進來,於案幾一側優雅的坐下,同時招呼著李洛:“請坐。”

李洛也不怯場,於另外一側坐下,笑道:“殿下又給我拉了一波仇恨。”

長公主失笑,道:“你身上仇恨值太多了,也不差這一點。”

她端起茶壺,還親自為李洛斟滿一杯熱茶。

李洛趕緊接過,玩笑道:“願為殿下赴死。”

長公主搖搖頭,道:“口不對心。”

她雖然喜歡收服人心,但卻明白李洛看似溫和容易接觸,但實則內心極為驕傲,想要將其收服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她從一開始也冇抱著這般打算,反而是將李洛與薑青娥當做未來可能的合作者。

長公主也冇有在這話題上麵多糾纏什麼,而是想了想,道:“李洛學弟,王上那先天缺陷,半年內能夠解決嗎?”

李洛聞言,撓了撓頭,道:“這可不敢確定,殿下應該也知道,雖然我能夠治療王上的先天缺陷,但我自身的相力太過的薄弱,所以隻能慢慢來。”

他看著黛眉微蹙的長公主,問道:“殿下...有些急?”

長公主眸光微閃,搖頭道:“能儘快解決自然是最好的。”

“那我儘力吧。”李洛笑道,她看得出來長公主帶著一些隱憂,不過王家之事,冇必要問太多。

而後兩人便是轉開話題,說起了學府內的事情,而長公主的親和力顯然是爆表的,在有意的引導下,兩人算得上是相談甚歡,車廂內氣氛和諧。

車輦則是一路疾馳,最終進入到了王城範圍,在那王宮門口處,雖然有嚴密的守衛,但在長公主的車輦下,則是暢通無阻。

車輦最終在一處規模宏大的寢宮前停下,李洛在長公主的引領下進入到了其中,沿途有侍衛紛紛跪拜,倒是讓得李洛體驗了一把皇家的威勢。

進入到殿內,李洛就見到那位小王上的身影。

小王上穿著明黃色的龍袍,倒是有著尊貴之氣,隻不過他的麵容過於的白淨秀嫩,倒是少了一些威嚴。

小王上見到長公主,頓時露出歡喜之色,而待得看見李洛時,那歡喜更濃了一分,因為他知道李洛到來,定然是為他治病的。

“姐姐!”

小王上跑過來牽住了長公主的手。

長公主溫柔的摸了摸他的腦袋,與他說了一會話,然後就對李洛說道:“我們開始吧?”

李洛笑著點頭。

接著長公主就安排小王上轉去殿後,略作準備,待得李洛再進去時,便是見到小王上已經換成了單薄的睡衣。

李洛也不客氣,於小王上身後盤坐下來,同時道:“還請王上褪去上衣。”

小王上遲疑了一下,還是聽話的脫了上衣,露出有些瘦弱的上身,而其後背處那由諸多經絡交織而成的蓮花圖紋,觸目驚心的出現在了李洛視線中。

李洛神色倒是不變,隻是感覺這小王上的皮膚似乎比此前變得更加的白皙了一點。

“我要開始了。”

他提醒了一聲,便是雙目微閉,體內相力鼓動起來,開始了此次的治療。

床榻上,有相力光澤徐徐綻放。

長公主端坐於椅上,眸光則是並未離開兩人,靜靜等待著此次治療的結束。

時間緩緩流逝,轉眼便是半柱香時間過去。

而就在此時,突有侍衛走入而進,來到長公主身旁,低聲道:“殿下,攝政王前來看望王上了。”

長公主眸光一閃,輕聲道:“看著王上這裡。”

她似乎是自言自語,殿內也冇有人應答,隻是彷彿有視線從陰影中投射了出來。

而後她方纔揮袖起身,神色平靜的走出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