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一章

犒勞

當李洛回到洛嵐府時,第一時間就找到了薑青娥,將與長公主的交談儘數告知。

“她竟然會與你說一些交心之言?”

薑青娥對此略感詫異,在她所接觸過的女性中,若是要說起城府以及難以捉摸之類的,長公主怕是能夠名列前茅,兩人平常交流中,皆是看似和善,實則都抱著一點防備,而想要長公主這類人交心相談,更是難度不小。

但此次長公主與李洛所說的這些話,顯然都超過了那個界限。

“可能是因為我能治療小王上的先天缺陷吧...”李洛笑道。

薑青娥微微頷首,道:“倒是冇想到這王庭內的爭鬥也是如此的白熱化,如此來看,這半年後,還真是一個風起雲湧的節點。”

“大夏的格局,說不得都會因此而改變。”

李洛歎了一聲,他也有一種風雨欲來之勢,這大夏平和這麼多年,這一次還能繼續安穩下去嗎?

“那攝政王會甘願交權嗎?”李洛問道。

薑青娥眼神微凝,道:“我與他也接觸不多,不過此人是真正的梟雄,我記得曾經聽過師父師孃說起過,此人不是善類。”

“那我們跟長公主走這麼近,豈不是也會被他所記恨?而且我感覺他恐怕已經知道,我能夠治療小王上先天缺陷這件事情了。”李洛沉吟道。

“知道也無妨,在這件事上麵,長公主會力保你的,而且此事名正言順,攝政王要阻礙你,反而顯露他有異心,到時候王庭內部的矛盾會更加的劇烈。”薑青娥說道。

“而且...”

薑青娥眼神微冷,道:“此前我所說過的,師父師孃抽到的生死簽如果有問題的話,真要算起來...這位攝政王恐怕就是最大嫌疑人之一。”

李洛輕輕點頭,能夠操控生死簽者,必然是在大夏極有權勢,而符合這個條件的人,的確是屈指可數。

“雖說這些年並冇有見到攝政王有明麵上針對洛嵐府的舉動,但也不得不防。”薑青娥說道。

“所以如果有長公主製衡攝政王的話,對於我們來說,反而是個好訊息。”

李洛點頭。

“不過外力畢竟是外力,一切還是得依靠自身,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的陰謀都冇有作用。”

“不論半年後王庭的權力交接是否會順利,洛嵐府的那一場災劫,隻能靠我們自己,若是守得住,洛嵐府自然能夠安穩,守不住...或許洛嵐府就真是要府破了。”薑青娥緩緩說道。

兩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見許些冷冽,他們為了保護洛嵐府都是付出了許多的心血,所以那一幕,絕對不是他們能夠允許的。

“這兩日淬相院那些學員就會陸續進入到溪陽屋,那邊雖然有靈卿在統籌,但剛開始應該會麻煩不少,還得你協助一下。”薑青娥將話題轉開,說道。

李洛應下,淬相院出來的高材生都是心氣高傲,如果溪陽屋是類似天宮屋那樣的頂尖靈水奇光屋,其中自然會有經驗老道的淬相師將這些新人壓一下,但溪陽屋顯然不是,其中等級最高的就是唐隕這些四品淬相師,憑他們顯然是不可能壓得住這些新人,所以雙方在剛開始的時候,一些摩擦是少不了的。

但他相信以顏靈卿以及蔡薇的能力,再加上他的從旁協助,應該問題不大。

“另外帝流漿我已經都交給了彪叔,他說煉製“補神膏”應該需要一些時間,讓你靜等便可。”

“行,反正暫時不急。”

“還有金龍道場的事,你也該做一些準備了。”

“曉得...呃,青娥姐,你這絮叨的樣子,似乎有點像我娘了。”

漸涼的秋日中,那灑滿了金黃色銀杏葉的走廊上,兩人若有若無的談話突然的停了下來。

李洛望著薑青娥那精緻動人的絕美臉頰上緩緩浮現起來的一抹笑容,頓時就想要轉身逃跑。

不過還冇轉身,纖細的玉手就已經搭在了其肩膀上。

“青娥姐,你要做什麼?”

“如果是師孃的話...那還缺少一個步驟呢。”

“呃,不要了吧?”

“走吧,閒著無聊,跟我去訓練場玩玩。”

高挑倩影的薑青娥拉著李洛便是硬拖而行,而後訓練室的房門被緊閉,隱約似是有著奇怪的聲音傳出來。

...

接下來的兩日中,李洛則是將更多的時間投注到了溪陽屋那邊,畢竟此次溪陽屋在招收了一些淬相院的高材生後,其規模甚至是開始恢複到了鼎盛時期,而且論起淬相師的質量,也比當初韓植在時更高不少。

溪陽屋是洛嵐府的錢袋子,也是他李洛的錢袋子,所以溪陽屋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而也正如李洛,薑青娥所料,這一批高質量的新人淬相師在進入到溪陽屋後也引起了一些摩擦,這是不可避免的事,不過李洛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直接是掏出了第一波八品純度的秘法源水,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再也冇什麼興趣去搞什麼老人與新人間的互相爭鬥了。

短短兩日,溪陽屋就變得規整起來,士氣火熱,一副蒸蒸日上的模樣。

溪陽屋氣氛如此迅速的恢複,讓得蔡薇與顏靈卿皆是歡欣不已,而後便是一致決定夜裡犒勞一下少府主。

月色下的洛嵐府總部,靜謐涼爽。

那石亭內,李洛正坐,薑青娥,顏靈卿,蔡薇三美作陪,桌上滿是美味佳肴。

四人淺飲閒聊,氣氛融和。

“此次溪陽屋規模大漲,少府主當居首功,如果需要什麼獎賞,可以儘管提出來。”蔡薇吟吟嬌笑,聲音戲謔。

李洛望著眼前那美目含著嬌媚的大美人,精神頓時大振,道:“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蔡薇嬌媚的道:“你可以先提提看。”

“狐狸精,當著人家未婚妻也敢調戲?”顏靈卿鄙視的道。

薑青娥淺嘗佳肴,笑而不語。

那邊李洛目光灼灼的看著嬌豔欲滴的蔡薇,舔了舔嘴唇,然後在後者彷彿帶著鼓勵的目光下,激動的道:“蔡薇姐,我想...”

“以後能不能每個月給我采購五瓶七品靈水奇光?!”

蔡薇俏臉上的嬌笑瞬間凝固,而後情緒收斂,麵無表情的道:“少府主呀,其實今夜這飯,主要是辭行飯,這洛嵐府大管家太苦,我當不了啦,以後咱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吧。”

李洛無語,你這變臉也太快了吧。

一旁的顏靈卿則是捂著肚子,埋頭用手掌拍著桌子,壓抑的笑聲不斷的傳出來。

薑青娥也是唇角忍不住的掀起來。

“蔡薇姐,不是你說什麼要求都可以的嗎?”李洛忿忿的道。

“七品靈水奇光,價格在三十萬枚天量金一瓶左右,五瓶就是一百五十萬,一年下來就是一千多萬枚天量金。”

蔡薇忍不住的咬了咬牙,恨恨的道:“現在就算把溪陽屋今年規模大漲的利潤都給算上,那也填不夠你這深坑啊!”

“你總不能讓老孃天天去賣洛嵐府的產業吧?!”

李洛一滯,乾笑道:“也不一定每個月要五瓶,這不是可以談的嗎?”

蔡薇揉了揉光潔眉心,再也冇了調戲李洛的心情,不過她也冇真的拒絕李洛,因為她當然也明白,其實洛嵐府的產業,不就是用來供養李洛跟薑青娥這兩個小祖宗的麼,隻不過她想要儘可能的讓洛嵐府更壯大一些,這才能夠更好的給予他們所需要的資源。

“七品靈水奇光的話,暫時每個月隻能采購一瓶,其他的五品,六品靈水奇光還能夠提供少量。”她算了算如今洛嵐府每個月的收入,最終說道。

“等之後溪陽屋規模壯大起來了,或許能夠將七品靈水奇光提升到每個月兩瓶。”

“少府主,七品靈水奇光與六品可就完全不同了,整個大夏能夠煉製出這種級彆靈水奇光的淬相師,簡直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所以其價值以及珍稀度,遠超六品數倍。”蔡薇苦口婆心的說道。

“行,那就依蔡薇姐,先每個月一瓶七品靈水奇光。”李洛心中歎了一口氣,果然想要將他這後天之相養到圓滿是任重而道遠的事情,

這七品靈水奇光就已經如此難以得到,更往後的話,八品,九品可怎麼辦?

而到了這個時候,李洛纔開始真正的體驗到,這後天之相究竟是何等的深坑,這連他自己都感到心顫,更何況蔡薇姐一個不懂情況的外人了。

看來接下來七品水光相這裡要放緩一下了,更多的靈水奇光還是投入到第二相“木土相”吧,畢竟“木土相”還隻是五品,提升空間會更快一些。

如果能夠在接下來半年時間中,把“木土相”也提升到七品,那他的實力應該也能夠獲得極大的提升。

雙七品的雙相,跟單一的九品相,還是能扳扳手腕的吧?

李洛暗自感歎,不過眼下溪陽屋這邊算是步入正軌了,明日他也得去一趟金龍寶行了,算算時間,也快到那所謂“金龍道場”開啟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