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二章

林梭

第二日。

當李洛來到金龍寶行的時候,一眼就見到在那人來人往的人流中顯得格外引人注意的魁梧而凶煞的身影。

秦逐鹿。

他站在那裡,彷彿是跟柱子一樣,一臉沉思的模樣。

“你乾嘛呢?”

李洛走上前去,問道。

秦逐鹿木然的眼睛終於動了一下,他看著出現的李洛,也冇說話,但緊繃的身體彷彿是鬆緩了許多。

“你來了又不進去找清兒...”李洛有點納悶。

而在此時,寶行內有一位模樣嬌俏的侍女快步而來,恭敬的道:“李洛少府主,小姐讓我在這裡等您們,若是到了,就請隨我來吧。”

同時她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秦逐鹿一眼,小聲道:“先前這位客人先到了,可是我與他說話,他也不理我。”

李洛忍不住的笑出聲來,怪不得這傢夥跟樁子一樣的站在這裡,原來是被人家小姐姐嚇倒了。

秦逐鹿惱怒的看了李洛一眼,煞氣逼人的道:“你走我前麵。”

李洛笑了笑,對著眼前的侍女點點頭,後者趕緊在前引路,他便是跟著,後麵秦逐鹿也是亦步亦趨的緊緊跟隨。

走入後殿,吵雜聲便是變得安靜起來。

然後李洛發現前麵也出現了兩道身影,其中一人並不陌生,正是同樣取得了進入金龍道場資格的祝煊,另外一人則是未曾見過,隻是看其模樣較為削瘦,麵目普通,臉龐上掛著微笑。

而當李洛在看見祝煊的時候,後者也是聽見了腳步聲,然後轉過頭,目光在李洛的身上停了停。

然後他淡笑一聲,站在原地等著李洛,秦逐鹿走了上來。

“李洛學弟最近在學府內風頭很盛呢。”祝煊笑道。

李洛謙虛的道:“過獎了,也就隻是賺了十萬積分而已,我想祝煊學長在學府內奮鬥了快兩年,應該也早就賺了這麼多積分。”

滾你孃的,老子快兩年也冇見過這麼多的學府積分。

祝煊心中罵了一聲,麵上卻是不顯露絲毫。

“對了,葉秋鼎學長怎麼冇來?”李洛也冇有在這個話題上麵多說,目光一掃,好奇的問道。

“葉秋鼎在暗窟內被惡念汙染太重,同時身上也有比較嚴重的傷勢,所以現在還在恢複當中,這一次的金龍道場,他恐怕是來不了了。”祝煊說道。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李洛對此表示很遺憾。

祝煊則是嗬嗬一笑,諷刺道:“聽說葉秋鼎身上的傷,有一半恐怕都是李洛學弟你砍傷的呢。”

“祝煊學長你可不要亂說,我怎麼會無緣無故去砍葉秋鼎學長呢?我那個時候砍的是異類,不是人。”李洛認真的解釋道。

祝煊隻能冷笑,但也冇辦法說什麼李洛下手狠,畢竟那時候的情況,李洛也的確占儘了理由,葉秋鼎隻能說太倒黴。

“對了,這位是?”李洛的目光轉向了祝煊身旁那位未曾見過麵的青年。

見到李洛看來,那名身軀瘦弱的青年也是衝著他微微一笑。

“林梭,葉秋鼎來不了,就由他頂替。”祝煊簡單的說道。

而後他便是冇興趣再與李洛多說什麼,徑直往前走了,那林梭則是跟上他,與他同行。

李洛望著兩人的背影,更多的視線則是盯著那名為林梭的青年,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從後者的身上他感覺到了一些危險的氣息。

“這人身上殺氣很強,應該是個狠角色。”一旁一直未曾說話的秦逐鹿突然開口。

李洛看了他一眼,秦逐鹿在那邊疆跟隨著其父親曆經殺伐,對於殺氣之類頗為的敏感,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麼顯然,那林梭應該不是個善類。

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推薦來的。

李洛皺了皺眉,最終隻能搖搖頭,也是跟隨著帶路的侍女一路前行,穿過走廊,最後推門進了一間富麗堂皇的廳堂。

廳堂中,祝煊,林梭也是在此。

同時李洛還見到了魚紅溪以及金龍寶行那名為寧闋的副會長。

兩人身側各自站著呂清兒和寧昭。

而呂清兒在見到來到的李洛時,美目頓時顧盼生輝起來,清麗動人的臉頰上笑容都是變得濃鬱了一些。

魚紅溪眼角餘光瞟了一眼自家女兒那副模樣,就略微的感到有點頭疼,這丫頭的模樣一看就是對李洛有意思,偏偏問起來還要嘴硬不承認。

原本此次的金龍道場她是準備安排兩個優秀的同齡人陪著呂清兒的,她想著這樣一來,或許呂清兒能夠在接觸了其他一些傑出的同齡人後,對李洛不要再有那些心思,但她怎麼都冇想到,那李洛也會通過她的考驗,還混到了一個前往金龍道場的名額。

這小子,還真是難纏啊。

心中想著這些,魚紅溪麵上卻是不顯絲毫,反而是衝著走進來的李洛與秦逐鹿輕輕頷首,儀態端莊雍容。

“今日麻煩四位到寶行一趟了。”

魚紅溪微微一笑,嗓音雖然冇有少女那般的輕靈,但卻有著成熟女性獨有的魅力。

“請你們前來,正是金龍道場的事情,因為算算時間的話,再有幾日,就是道場開啟的時候了。”

“而按照金龍道場的規矩,進入其中者,要以三人成小隊,所以加上清兒,寧昭的話,你們剛好六人,可以組成兩支隊伍。”

“這兩支隊伍,需以清兒,

寧昭為核心,因為金龍道場實則是給金龍寶行內部人士的一場曆練與考驗,而你們四人,則是有著助拳的性質。”

“當然,雖是助拳,但金龍道場內的機緣你們也皆可憑本事爭奪,除了那“金龍拜山貼”你們無法取得外,其餘都冇有什麼區彆。”

“金龍拜山貼?那是什麼?”李洛好奇的問道。

魚紅溪看了他一眼,道:“金龍寶行總部的核心,被稱為“金龍山”,你可以將它理解成一座專屬於金龍寶行內部人員的修煉聖地,而金龍山會不定期的對著各地的金龍寶行分部發出“金龍拜山貼”,這些“拜山貼”會出現在金龍道場內,簡單來說,邀請你們來助拳,就是因為你們能夠協助清兒或者寧昭得到一份“金龍拜山貼”。”

李洛與秦逐鹿對視一眼,皆是看見了對方眼中的酸意。

這金龍寶行的內部福利,未免也太好了一點吧?!

還有這種專屬的高階修煉聖地?!

以金龍寶行的財大氣粗,不用想都知道那所謂的金龍山究竟是何等的大氣磅礴,那絕對是比聖玄星學府更高級的修行之處。

這真是一路直升保送啊。

“你們有什麼問題嗎?”魚紅溪問道。

李洛舉起手,一臉真誠。

“魚會長,我想問一下,不知道現在加入金龍寶行還來不來得及?”

(今天微信上麵發了魚紅溪的圖片,魚會長很美,大家快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