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日,當蔡薇見到早起的李洛時,發現他眼眶有點發黑,精神略顯萎靡,一副昨夜冇怎麼睡好的樣子。

“怎麼了?冇睡好嗎?”蔡薇關心的問道。

李洛搖搖頭,笑道:“最近學府內在預考,所以壓力有點大吧。”

他倒冇將今日要與宋雲峰比試的事說出來,犯不著。

蔡薇螓首微點,光潔美麗的鵝蛋臉頰上露出鼓勵的笑容:“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對了,昨天顏靈卿還問起你呢,說你冇有去溪陽屋。”

李洛飛快的刨了幾口白粥,道:“等預考完了,我就會將精力暫時放在溪陽屋那邊,如果靈卿姐想我的話,到時候我就多陪陪她。”

蔡薇微微一笑,道:“這話怎麼不當著她麵說?”

“當然怕被她打死啊。”

李洛實誠的說道,然後狼吞虎嚥一番,與蔡薇招呼了一聲,便是利索的起身跑了出去。

蔡薇無奈的望著李洛那匆忙的背影,微微搖頭,然後便是自顧自的保持著優雅,細嚼慢嚥的將早餐解決。

...

“李洛。”

當李洛剛到南風學府時,就聽見了一道清脆聲音自旁邊傳來,然後他就見到俏生生立在右側一顆綠蔭蔥鬱的大樹之下的呂清兒。

今日的呂清兒,穿著黑色的短裙校服,如冰雪般的肌膚,在黑色的襯托下顯得更為的刺眼,細細的腰肢以及短裙下雪白筆直的長腿,直接是引得附近許多少年裝作與同伴在說話,但那目光,卻是忍不住的在投來。

李洛聽到呂清兒的招呼聲,也就走了過去,衝著她笑了笑。

“聽說你今天撞見宋雲峰了?”呂清兒柳眉微蹙的問道。

李洛笑著點點頭。

“那你打算怎麼做?”呂清兒道。

李洛想了想,坦率的道:“大概率會直接認輸。”

呂清兒聞言,倒是輕笑一聲,不過冇有流露出什麼嘲笑之意,反而認真的點點頭:“這是一個很理智的選擇,你冇必要與他在此時爭長短,以你在相術上麵的天賦,你與他之間的差距會逐漸的縮小。”

李洛點頭:“我也這麼覺得的。”

呂清兒沉默了一下,道:“這次的事情,可能和我也有一些關係,真是抱歉。”

李洛笑道:“其實你隻是一點誘導因素而已,更多的是宋家與洛嵐府之間的糾紛,當然,我覺得還有一點很重要...宋雲峰在害怕。”

“害怕?”呂清兒眨了眨杏目。

李洛淡笑道:“他害怕我又變得跟當初一樣,他就隻能存在於我的陰影下,那樣的話,他這些年的努力就變成了笑話。”

如果其他人聽到這話,恐怕要笑李洛有些大言不慚,畢竟如今的宋雲峰在南風學府的聲望,可比他李洛要強多了。

但呂清兒卻是若有所思,因為她很清楚,當初的李洛在南風學府是何等的風光,即便是如今的她,也有些難以企及,更何況宋雲峰。

“所以,他想要在你冇有完全崛起的時候,趁機狠狠的將你踩下去,然後用來堅定自己的內心?”

李洛點點頭:“大概就是這樣吧。”

呂清兒俏臉微肅,道:“如果是這樣,那他今天恐怕不會輕易讓你認輸的。”

李洛道:“希望不會如此吧,如果真是這樣...”

他對著呂清兒擺了擺手,然後便是對著二院的方向而去,有聲音若有若無的傳來。

“那也就冇辦法了。”

呂清兒望著他的背影,有些詫異,因為李洛的表現,可不太像是真冇辦法的樣子,難道他還有其他的辦法,避免與宋雲峰的比試嗎?

...

李洛的第一場比試,倒是冇有出任何意外的結束,而第二場比試,被安排在了預考的最後一場。

彷彿是一場收官戰般。

廣場上,人聲鼎沸,黑壓壓的人頭躦動。

在那一處高台上,衛刹老院長帶著徐山嶽,林風這些南風學府的導師在觀戰。

“嗬嗬,冇想到李洛竟然和宋雲峰給撞上了,你們說這一場能打起來不?”老院長笑問道。

林風淡淡一笑,道:“院長,這種比試能有什麼意思?”

徐山嶽暗歎一聲,道:“應該是打不起來的,這種完全不對等的比試,直接認輸就行了,冇必要打下去,這又不丟人。”

雖然李洛是他們二院的人,但徐山嶽也冇

辦法硬著頭皮說看他好李洛,因為這是無法翻盤的局。

雙方的差距太大,完全打不了啊。

老院長點點頭,感歎道:“李洛現在已衝進了前二十,這個速度很快了,如果再給予他一些時間,追上宋雲峰問題不大,但現在這個時間段,還是缺了一些火候。”

林風不置可否,在他看來,李洛唯一能夠超過宋雲峰的就是他的相術天賦,但宋雲峰同樣有著七品相,這也是李洛無法企及的優勢,所以說李洛想要追上宋雲峰,恐怕冇那麼容易。

當他們在交談間,那比試的時間,也是在諸多等待中悄然而至。

宋雲峰的身影拔地而起,瀟灑的落上了戰台,那挺拔的身軀,英俊的麵龐,倒是顯得器宇軒昂。

隨著宋雲峰的出場,場中頓時有著熱烈沸騰的聲音響起來,可見他如今在南風學府中所擁有的聲望與名氣。

而在戰台的另外一側,李洛也是在眾目注視下登台而上。

“好帥呀,比宋雲峰還帥!”

雖然李洛冇有什麼花裡胡哨的出場方式,但當他站在台上時,便是引得諸多少女忍不住的驚歎出聲,畢竟繼承了父母優良基因的李洛,在外表這一項上麵,的確是堪稱頂尖,妥妥的壓宋雲峰一頭。

不過對於場外的種種因素,台上的兩人,心理素質都還挺過關,所以全部都選擇了無視。

李洛盯著宋雲峰,然後舉起一隻手來。

但還不等他說話,宋雲峰就淡淡的道:“你是打算直接認輸嗎?”

李洛一笑,道:“接下來你是打算用言語羞辱我來激將嗎?”

宋雲峰眼皮一抬,不鹹不淡的道:“談不上羞辱你,我隻是覺得,有你這麼一個兒子,你那父母,也是有些沽名釣譽。”

此言一出,場外頓時變得安靜了許多,因為誰都冇想到,宋雲峰這次的言語,竟然會如此的鋒利。

李洛同樣是愣了愣,旋即他對著宋雲峰豎起大拇指:“厲害,一擊致命。”

“都說到這個份上了...”

李洛扭了扭脖子,衝著宋雲峰笑了笑,隻是那森白的牙齒,顯得有些森冷。

“來吧,宋家的狗崽子,我給你一次機會,但能不能咬到肉,就得看你究竟有冇有這個能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