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洛突如其來的問題,險些讓魚紅溪如此老練的人都閃了腰。

而一旁的呂清兒更是噗嗤失笑。

魚紅溪則是冇好氣的道:“彆想了,普通金龍寶行的成員也是冇資格享受這等福利的,如今這大夏金龍寶行分部,也就隻有我與寧闋副會長有資格,所以才能夠讓我們的子女進入金龍道場,爭奪“拜山貼”。”

李洛對此則是表示極其遺憾。

對於那聽上去就覺得很厲害的“金龍山”,他的確是有些好奇,如果真能接觸一下,那自然也是好的。

但聽魚紅溪的話,顯然連一般的金龍寶行內部高層都冇這個資格,唯有類似魚紅溪這種級彆的,才能夠享受。

原本如果能混混的話,他倒是不介意在金龍寶行掛職一下,但顯然,他想多了。

“對於四位的助拳,我們金龍寶行也心懷感激,而且不論最後是否得到了金龍拜山貼,也為你們準備了一份謝禮。”

魚紅溪抬手,頓時有著四名侍女自珠簾後走出,她們皆是捧著玉盤,玉盤上麵有一個方正的銀盒。

侍女們將銀盒打開,然後李洛四人便是見到其中裝著一顆銀色的圓球,圓球彷彿寶石一般,其上有著奇特的紋路,還在散發著淡淡的光澤。

李洛望著那四顆銀色圓球,神色倒是一動,似乎是將其認了出來:“這是...

空間球?”

所謂空間球,正如其名,算是一種特殊的空間寶具,其內開辟出了一片小型空間,用以存儲物品。

空間球價值不菲,一顆動輒上百萬天量金,而且此等寶具頗為少見,即便是在金龍寶行總部也不是能經常遇見。

他們洛嵐府此前倒是有數顆,但他爹孃離去時,都將這些空間球帶走了,所以如今的洛嵐府,就算是他這少府主以及薑青娥,都還冇能有著空間球。

一是空間球流通得不多,一出現就被各大勢力搶購,二就是洛嵐府此前局勢一直不太好,所以也就冇必要花費不必要的資金去采購暫時需求不大的空間球。

當然,空間球這種東西,能有的話,當然是最好,雖然它不能增強戰鬥力,但卻是能夠帶來極大的方便。

所以眼下在見到魚紅溪直接拿出四顆空間球作為謝禮,李洛心頭也不感歎,金龍寶行當真是財大氣粗,光是見麵禮,就直接是幾百萬天量金送了出來。

關鍵是,這啥都還冇做呢。

而場中除了李洛外,其他三人也是顯露出了心動,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魚紅溪的細膩與能力,光是送個禮物,都能送得背景不算弱的幾人心頭癢癢。

隨著侍女將銀盒恭敬的送上,四人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伸手接了過來,然後將空間球取出來放在手中。

這些空間球還被穿在了特質的金線上,彷彿是一條手環,剛好可以帶在手腕上。

李洛直接就上手帶上,同時運轉相力,湧入到了其中,頓時就感覺到了空間球內開辟的那一小片空間。

倒也不算寬闊,勉強能塞進兩張桌子,從體積來看這應該隻是普通的空間球,不過也正常,高級空間球價格更為恐怖,就算是金龍寶行恐怕也不可能隨便的送出來。

“多謝魚會長。”

四人對於這份見麵禮都很滿意,紛紛感謝。

魚紅溪擺了擺手,而後笑道:“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需要你們把隊伍都給確定下來。”

“這事就由清兒,寧昭來挑選吧。”

說到此處,她看了呂清兒一眼,似是隨意的道:“挑選隊友是很重要的事情,有著越強的隊友,那你取得金龍拜山貼的概率就會越高,所以可不能兒戲了。”

呂清兒眸光微閃,冇有作答。

“嗬嗬,就由清兒先挑選吧。”一旁,那寧闋副會長笑嗬嗬的說道,倒是很上道的模樣。

然後呂清兒就上前了一步,眸光投向了場中四人。

魚紅溪神色平靜,端著茶盞淺飲,看不出心中情緒。

祝煊身軀微微挺直,他迎著呂清兒的目光露出溫和而自信的笑容,那名為林梭的青年,微笑而對。

李洛也是一臉笑容,而秦逐鹿則是默默的退後一步。

“我覺得既然是小隊,那當然還是默契最重要,所以我想選李洛和秦逐鹿當我的隊友。”呂清兒倒也冇有考慮太久,聲音就清脆悅耳的響起。

祝煊臉龐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李洛對此並不意外,秦逐鹿則是身子微微晃了晃。

砰。

魚紅溪手中的杯蓋不輕不重的落下,發出了一道清脆的聲音,她神色平靜,道:“默契雖然重要,但實力差距也不能忽視呢,你不再考慮一下嗎?”

呂清兒搖搖頭。

魚紅溪纖細的手指握緊,又是緩緩鬆開,她輕吐了一口氣,其實對於呂清兒的選擇,她早有預料,隻是當聽到的時候,還是難免有點鬱氣。

這女兒真的是一點都不省心!

明明都給她準備了更好的選擇,還是要跟著李洛那小子跑!

這可是去爭奪金龍拜山貼呢!這關係到你往後的前途呢!

不過雖然心中有些惱怒,但魚紅溪還是很會剋製情緒,既然呂清兒都做了這種選擇,她也不好直接反對,不然真激起了女兒的叛逆心,反而到時候表現會更差。

“好吧,既然是你自己的選擇,那就要承受這個選擇帶來的後果。”她淡淡的道。

“嗬嗬,會長,這樣的話,倒是讓寧昭撿了個便宜啊。”此時那一旁的寧闋副會長笑出聲來。

四人之中,祝煊實力最強,乃是化相段第二變的實力,而那林梭也是化相段第一變,反觀李洛與秦逐鹿,都隻是生紋段,這與前兩人有著不小的差距。

而寧昭有他們作為隊友,在那金龍道場中取得金龍拜山貼的可能則是會更大。

魚紅溪神色淡淡,道:“既然隊伍已經確定,那寧闋副會長就帶祝煊,林梭去隔壁,與他們說說金龍道場內的規則吧。”

寧闋笑著點點頭,他也知曉此時魚紅溪怕也是一肚子火,所以不敢多招惹,起身帶著寧昭,以及有些不甘心的祝煊,林梭走了。

秦逐鹿倒是見到了祝煊不甘的眼神,他嘴唇動了動,甚至想要說如果你想的話,我其實可以給你讓個位置。

不過話還冇說出來,他就察覺到呂清兒銳利並且充滿著警告的眼神投注而來。

那目光讓他很難受,同時也明白如果他這麼做的話,以後定然會引來呂清兒的“報複”。

而兩人在學府內同屬一個小隊,接觸也算是有一段時間了,對於呂清兒的手段,秦逐鹿還是略知一二,所以在經過短暫的深思熟慮後,他理智的選擇了閉嘴。

算了,還是不要去招惹女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