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五章

存相秘術

在接下來的數日等待金龍道場的時間中,李洛卻是並未休息,相反,他將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了修行之中。

冇辦法,想要在那金龍道場中幫助呂清兒獲得一份“金龍拜山貼”真的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因為從隊伍的配置來說,他們這三人真的冇有半點的優勢。

其他那些金龍寶行分部的隊伍會如何李洛不清楚,但光是那寧昭,祝煊,林梭三人所組成的隊伍,整體實力就已是強過他們。

由此可見,想要在那眾多強隊中脫穎而出,究竟是何等困難的事情。

不過李洛顯然也不可能去怪呂清兒選擇了他,因為他能夠進入金龍道場混一份機緣,也算是有著呂清兒的原因,再加上呂清兒也的確幫了他許多的忙,如今能夠回報一下,也算是禮尚往來。

所以為了應對那金龍道場的競爭,李洛這些天瘋狂的修煉,甚至還將閒在洛嵐府的薑青娥都是請來當做陪練,提升自身實力。

...

洛嵐府總部,訓練室。

李洛身影如電般的射出,他手持雙刀,相力於身體表麵流淌,而後雙刀如暴雨般的傾瀉而出,道道刀光斬向了前方手持一柄黑色木劍的薑青娥。

然而麵對著他這般淩厲的攻勢,薑青娥卻是閒庭信步,手腕一抖,劍尖似是有著光點流動,輕描淡寫的就將李洛的攻勢儘數化解,那如大浪般湧來的相力衝擊,更是未能讓得薑青娥嬌軀有半點的顫動。

這般交鋒持續了數息,李洛眼神陡然淩厲,雙刀暴刺而出,其體內雙相之力瞬間完成了融合,那一瞬,彷彿是有著水浪咆哮以及大樹揮舞的聲音響起。

鐺!

雙刀暴刺在了薑青娥劍身之上,肉眼可見的相力衝擊波橫掃開來,薑青娥嬌軀微顫,而李洛的身影則是被反震得倒退出了十數步。

李洛大汗淋漓,吐槽道:“你這也太變態了吧,我傾儘全力的雙相之力,你好歹也給個麵子後退一步啊?”

薑青娥微笑道:“其實我想直接用手接的,不要小瞧了地煞將的煞體境哦,我的身體強度,比你強了很多呢。”

李洛淚目,這不就是說他用儘全力都破不了薑青娥的防麼?真是玩個蛋啊。

他忿忿的在地上坐了下來。

薑青娥則是走過來,從懷中取出帶著溫熱與淡淡香氣的手帕,遞給了李洛,示意他搽搽汗水。

李洛接過,蓋在臉上搽了搽汗水,然後嗅著那細微的體香味道,陶醉的閉上了眼睛。

“說句實話,你們這小隊在金龍道場混混機緣還行,可如果要去競爭那“拜山貼”的話,難度是真的不小。”薑青娥對他這般模樣則是視而不見,而是說著很真實的話語。

“呂清兒這麼選人,其實就不是衝著拜山貼去的。”

她笑了笑,饒有興致的看了李洛一眼,道:“她這是去遊山玩水的。”

李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其實也感覺得出來,呂清兒對那“金龍拜山貼”的確冇多大的興趣,不然如果真是想要的話,從理智來說,選擇祝煊與那個林梭纔是最好的,但她最後卻選了他跟秦逐鹿,這顯然就是由著心意而來了。

也怪不得魚紅溪有些心意難平,因為呂清兒選擇的配置,真的就是觀光隊。

“不過呂清兒也是個聰慧的人,她或許也是故意讓你有這種感覺的,這樣的話,也暗示你們在金龍道場中不必太過的拚命,輕鬆的混一些機緣就好。”薑青娥又是分析道。

李洛點點頭,呂清兒素來聰慧,不排除她有這般想法,不過...

“她雖然對“拜山貼”興趣不大,但我卻不能真抱著跟她混點機緣的想法,那位魚會長已經敲打了我,如果我這麼做的話,恐怕是會惡了她,而且那樣對清兒也是不負責任。”李洛認真的道。

薑青娥笑了笑,對於李洛此話,她倒算是認同,畢竟是沾了呂清兒的光纔去了金龍道場,如果隻吃好處不出力的話,就顯得太冇品了一些,這也不是李洛的性格。

當然更重要的是,得罪魚紅溪也不是聰明的行為,作為如今這大夏勢力最為強大的女人之一,金龍寶行雖然素來中立,但也不能忽視其所具備的力量。

“這樣的話,那你的壓力就要大了。”她說道。

李洛點點頭,灑然道:“不是早就有過心理準備麼,而且壓力再大,我不信還能大過暗窟那大天災級異類?”

薑青娥聞言也就不再多說,而是開始為李洛考慮著關於實力的提升。

“你的雙相之力其實挺霸道的,如果是實力相差不是很大的情況下,那瞬間的爆發的確很驚人,足以逆轉局麵。”

“不過這雙相之力也有比較明顯的弊端,那就是持久力不行,這倒是正常,畢竟你還隻是生紋段的實力,相力算不得多麼雄厚,而雙相之力的融合,又是需要消耗大量的相力。”

李洛無奈的點點頭,冇辦法,雙相之力太高階了,那原本是封侯強者才能夠掌控的力量,這種力量質量高是高了,可是也需要一些底蘊作為支撐,不然施展出來持續時間太短,如果不能精準把握時機,那就有些浪費了。

而且雙相之力的三重境界,小融,合一,成靈,他如今也還隻是處於最粗淺的第一重階段。

“我的相力現在比較薄弱,能不能藉助一些特殊的辦法,在這裡做一些增強呢?”李洛突然說道。

“你是說那種暫時增強相力的秘術麼?這種秘術對自身損害比較大,一般都是用來生死關頭搏命的,對於你,恐怕不是特彆的適合。”薑青娥沉吟道。

李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

“不過...”

薑青娥似是想起什麼,道:“這類激發潛力爆發搏命的秘術不適合,還有一種秘術,可能更適合。”

“什麼?”李洛精神一振。

薑青娥說道:“有一種較為少見的秘術,可以在體內以特殊的方式,暫時的儲存一些相力,這一類被稱為存相秘術,你如果能夠修煉一種,倒是可以以一種方式多儲存一點相力,一旦你要運轉雙相之力爆發時,就可以動用這種儲存的相力,繼而取得最強的爆發。”

“這種秘法好處是不會損害自身底蘊潛力,冇那種激發潛力的秘術極端。”

李洛大喜,這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秘術啊!

“不錯,這個好!”李洛歡喜的鼓掌。

薑青娥瞧得他這歡喜的模樣,則是有些無辜的攤了攤手。

“雖然好,但是咱們洛嵐府藏書庫裡麵,冇有這種秘術啊。”

李洛傻眼,旋即忿忿的一拍地板,冇有,冇有那還說個毛啊,這不是耍我嗎!

薑青娥說道:“存相秘術比較少見,洛嵐府冇有收藏也是正常,如果你真想要,可以去金龍寶行問問,反正你最近與他們關係還尚可,可以找那位魚會長走走關係。”

李洛歎了一口氣,又要去找魚紅溪,這位可真不是省油的燈,每次看見她,李洛都感覺到不小的壓力,這可比長公主厲害多了。

不過不去也不行啊。

“另外你也再順便問問那個新加入的林梭的來曆,之前聽你描述,此人或許不太簡單,你也得注意一些。”薑青娥又是說道。

“什麼意思?”

李洛一怔,

旋即眉頭微皺的道:“你是覺得他是衝著我來的?”

薑青娥淡淡的道:“未必不可能,金龍道場並非是在大夏國內,在那裡殺人,正是個好地方。”

“至於是誰派的,我也不知道,或許是裴昊,也或許是都澤府,極炎府,反正洛嵐府對頭不少,有機會的話,先把你這正統的少府主除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不管如何,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李洛麵色微微陰沉,難道還真是來針對他的?

沉默片刻,他無奈的起身。

算了,再去金龍寶行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