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身影衝入那能量門戶的時候,便是感覺到空間扭曲了起來,他彷彿是失去了所有的感官,這種感覺似持續了許久,又似僅僅隻是一瞬。

直到某一刻,其手中的金龍秘鑰突然變得滾燙起來,有金光散發,金光猶如是形成了某種指引,化為了金光大道直刺前方虛空。

而後虛空有漣漪綻放,竟是被撕裂開來。

李洛的身影則是踏入其中,而就是在踏入的那一刻,似是有無比璀璨的金光刺入眼球,那金光之強烈,猶如是能夠光照諸天。

李洛雙目被金光照耀得通紅,許久後方纔漸漸的平複,目光看向遙遠的虛空,這才見到在這座空間中,有一座大陸矗立其中。

大陸無邊遼闊,但或許是距離太過遙遠,所以李洛能夠一眼將其收入眼中。

而此時,他也發現自身被濃鬱的金光所包裹,以一種極其恐怖的速度在對著那座大陸所在的方向墜落而去。

在其身側,也有兩道金光,則是呂清兒與秦逐鹿,更遠處的三道金光,則是寧昭,祝煊,林梭。

目光遠眺,更是能夠見到數以百計的金色光流不斷的從天而降。

顯然,這些都是入場的各方金龍寶行分部的隊伍。

看上去倒是壯觀。

金光遁形的速度極快,不過眨眼間,李洛他們便是出現在了大陸上空,無儘的山脈河流映入眼中。

呼!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地間有風聲大作,有青風不知從何處席捲而來,直接就對著李洛颳了過來。

吱吱!

青風先是與身軀外的金光碰撞,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兩者似是在不斷的消融,而後有縷縷青風穿透金光。

李洛早已運轉相力,將全身都是防護起來,可當那一縷縷青風掠進來的時候,傾儘全力做好的相力防護直接是被如同切豆腐般的撕裂開來,青風掠過,便是劃開了皮膚,留下了一道切口。

看似不太起眼的切口,直接是讓得李洛抽了一口冷氣,那種刺痛太過的強烈,彷彿直擊靈魂。

繼而越來越多的青風湧入,讓得人開始有些手忙腳亂。

李洛看了一眼其他的金光,其中的人影都是因為這突然出現的青風變得慌亂起來。

“這就是青罡風嗎?果然恐怖。”

李洛心中驚歎,這青罡風顯然就是金龍道場的一層防護,想要進入道場中,就得扛過青罡風的洗禮。

好在有金龍秘鑰抵禦絕大部分的青罡風,不然憑他這點實力,恐怕連一波都抗不過去,直接就被吹得屍骨無存。

不過即便這樣,單獨一人硬抗,還是有些困難。

所以李洛迅速的對著呂清兒,秦逐鹿兩人打了一個手勢,而後兩人迅速的靠攏過來,金光蔓延,將三人護在了一起。

那邊寧昭三人也是彙合,然後開始合力硬抗青罡風。

這三人都是化相段的實力,聯手之下,雖然還是有些艱難,

但也算是漸漸的穩住了陣腳。

而反觀李洛三人這邊,則是要顯得吃力許多,畢竟論起隊伍配置,他們這邊的確要弱不少。

這樣消耗下去,最後說不得還真是撐不到穿過青罡風帶。

“李洛,怎麼辦?”呂清兒俏臉有些凝重,雖說她對那拜山貼興趣不大,但畢竟是想要帶著李洛進入金龍道場混點機緣,可如今若是連進都進不去,那也就浪費了一次大好的機會。

李洛微微沉吟,道:“我們吃虧在相力不及他人,這風帶不知道有多長,如果三人相力消耗太多,對我們極為不利。”

“這青罡風自前方而來,我們不能跟其他人一樣選擇分擔來扛,最好以防禦最強的人在前,兩人在後輔助。”

然後兩人的目光就同時的投向了秦逐鹿。

秦逐鹿臉龐抽了抽,他擁有著上八品噬金妖虎相,肉身防禦自然是最強,所以這個肉盾,簡直就是在說他了。

不過秦逐鹿還是很能任勞任怨以及顧全大局的,所以也冇說什麼,默默的上前一步,宛如肉盾一般,擋在了前麵。

“小鹿還是很靠譜的。”李洛讚歎道。

秦逐鹿怒視而來:“不要給我亂取名字!嘶!”

剛說完,青罡風席捲而來,痛的他咧嘴抽氣。

呂清兒伸出手按在了秦逐鹿後背,寒冰相力湧出:“玄冰甲!”

頓時寒氣湧動,直接於秦逐鹿的身軀表麵形成了一副冰甲,幫他削弱著青罡風所帶來的傷害。

李洛也是笑著伸手,他運轉了自身相力中治療之力,將秦逐鹿身體上的風傷迅速的恢複。

而有了兩人的輔助支援,秦逐鹿頓時精神大振,一聲咆哮,宛如雷鳴虎嘯,相力激湧,整個身軀都是膨脹了起來,身體表麵有金色的虎紋若隱若現,一股煞氣撲麵而來。

嗤嗤!

青罡風再度落在身上,有了冰甲以及李洛治療之力的協助,倒是漸漸的被秦逐鹿硬抗了下來。

頓時穿行的速度激增。

在那不遠處,寧昭,祝煊,林梭三人也是感覺到了李洛這邊的速度,當即投來了驚詫的眼神,原本他們以為李洛三人會在這風帶內異常的狼狽,冇想到這麼快就被他們找到了巧妙的化解之法。

虛空之上,道道金光不斷的劃過,最後漸漸的穿過青罡風帶,落入到了已經變得極其遼闊浩瀚的大地各處。

李洛一行人最終也有驚無險的穿過了風帶,而後便是察覺到一股吸引力自下方傳來,手中的金龍秘鑰散發出一股牽引力,直接是引著他們急速墜落而下,空間閃爍,便是腳掌踩在了堅硬的大地上。

李洛第一時間的抬頭四望,發現他們處於一片遍佈著冰雪,白雪皚皚的深山中,周圍的樹木皆是呈現冰晶狀,有寒氣散發。

“這裡就是金龍道場嗎?”三人皆是好奇的打量。

“天地能量好濃厚啊,比外界強多了。”呂清兒感受了一下四周天地間湧動的能量,驚歎道。

李洛點點頭,他們所處的位置,還隻是金龍道場的外圍,天地能量就已是如此濃厚,可見在那內圍,修煉條件還要更勝一籌。

真不愧是金龍道場傾儘全力所打造的修煉聖地。

而在此時李洛突然發現手中多了一物,攤開手掌,竟是一支金色的短香,顯然,這應該是此前魚紅溪所說的祭燃之物,在一些祭祀品前點燃此香,就能夠在這天地間換取那所謂的“道金”。

“行吧,咱們也就開始吧,一路往東,我們的目標是探尋珍稀靈植,獵殺

精獸,賺取道金,然後去多寶池換取寶具!”李洛揮了揮手,說道。

呂清兒小手在嘴邊哈了兩口白氣,笑盈盈的道:“也不知道這道金好不好賺。”

她神情倒是顯得格外的輕鬆,這金龍道場跟暗窟不一樣,這裡風景優美,也冇有那些討厭的異類,如果冇有秦逐鹿的話,這可真是一次很讓人期待的旅程。

咚!

她聲音剛剛落下,突然有著什麼東西從上方掉落下來,剛好砸在她的頭頂上,讓得呂清兒哎喲一聲。

她連忙伸手接過從頭上滾落下來的東西,定睛一看,那好像是一顆雪白的果實,上麵有淡淡的紋路散發著光澤,一股異香之氣就隨之散發出來。

呂清兒握住這顆掉落在頭上的異果,怔了幾秒,然後對著李洛,秦逐鹿問道:“這個算不算是珍稀靈植?”

李洛,秦逐鹿望著呂清兒手上的雪白異果,麵麵相覷一眼,然後道:“看起來有點像,要不試試?”

而後他們就將雪白異果擺在地上,同時將金色短香插在麵前,將其點燃。

金色的煙霧嫋嫋升起,環繞在了雪白異果上。

下一刻,三人就驚奇的見到,雪白異果漸漸的變得虛化,最後竟是直接憑空消失了。

而同時麵前的虛空破碎開一個口子,四枚圓滾滾的金幣,閃爍著異光的從其中掉落出來,落在了三人麵前。

而李洛,呂清兒,秦逐鹿望著這四枚銘刻著金色龍紋,隱隱間散發出一種奇特韻味的特殊金幣,不由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這道金...這麼簡單的嗎?

習慣了暗窟積分的獲取艱難,突然間來這麼容易的,好像有點不太適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