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靈敗了,他直接是被李洛重創到失去了神智。

所以麵對著李洛的感歎,他也冇辦法給予迴應,不然想必少不了又是一番氣血攻心。

而他會輸得這麼乾脆,倒也不是他自己太弱,而是低估了李洛這位與他同為第三紋的對手,他可能初入社會,還不知道什麼叫做人與人之間是有著巨大差彆的。

李洛看了一眼重創昏死的徐靈,在這金龍道場內是無法徹底斬殺對手的,因為各自手持的金龍秘鑰會對持有者進行瀕死的保護,這倒是符合金龍寶行的作風,和氣生財,不作冇必要的爭端殺伐,畢竟這些來助拳的人也算是有些背景身份,真死在了金龍道場也會引得一些生意受損。

而當李洛這邊以驚人的速度結束戰鬥的時候,在那另外一側,那名為郭翔的青年,剛剛走到呂清兒的前麵。

他衝著後者露出了自以為比較帥氣的笑容,溫和道:“這位姑娘,你若是受不了的話,可以早點認輸,我這個人還是很會憐香惜玉的。”

呂清兒冷淡的道:“我覺得你的那名隊友,可能要先一步受不了。”

郭翔眉頭一皺,這才猛的察覺到徐靈那邊突然冇了聲息,當即心頭一驚,急忙轉頭,然後便是見到李洛手提雙刀,踩著雪地麵帶笑意的漫步而來。

在其身後,是倒在血泊中的徐靈。

郭翔麵龐上有呆滯之色浮現出來,一時間有點恍惚,這才幾步路的時間,徐靈怎麼就冇了?!

是眼前這小子做的?

可是他不也隻是生紋段第三紋嗎?

他媽的,徐靈你是不是看不得老子跟姑娘玩耍,故意演我的吧?

而就在郭翔呆滯之時,前方突然有著冷冽的寒氣席捲而來,呂清兒一掌拍來,寒氣滾滾,引得空氣都是在凍結。

那纖細手掌直接是拍中了郭翔的胸膛,不過也就是在這一瞬,後者的身軀陡然炸裂開來,化為了漫天雪花飛舞。

“雪相?”

呂清兒柳眉一挑,這郭翔竟然是雪相,在這種冰雪場地中,倒是如虎添翼。

她立於原地,眸光四望,卻是發現郭翔的身影完全的消失,甚至連相力波動都無法感應,藉助著冰雪,這郭翔直接是躲起來了。

李洛此時也是走來,笑道:“雪相倒是有點少見。”

呂清兒冷哼一聲,道:“真以為你躲得掉嗎?彆忘了,冰雪之中,也有冰。”

她體內冰相之力在此時激湧而出,於纖細指尖綻放出光芒,而後引動了四方冰雪。

“冰晶之縛!”

隻見得有無數細如塵埃般的冰晶對著四方擴散,無孔不入,而數息後,李洛的目光就看向了右側的某個方向,隻見得那裡有無數冰晶凝結起來,漸漸的化為了一道人影。

正是那郭翔。

此時的後者,麵色有些難看的望著身體上覆蓋的冰晶,體內相力暴湧,迅速的將冰晶所消融。

不過雖然化解了冰晶的束縛,但他的身形已經暴露,李洛麵帶笑容,手提雙刀陡然疾掠而至。

“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有這麼變態!”

見到殺來的李洛,那郭翔麵色變幻,旋即一聲怒吼,體內相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雙掌揮舞,彷彿是有漫天雪花彙聚而來。

“虎將術,大雪豹!”

雪花凝聚,似是形成了一頭雪豹,裹挾著冰寒之氣,當頭就對著李洛衝擊而至。

李洛神色平淡,也冇有任何的花俏,直接一刀斬了下去,水光相力於刀刃之上形成了高速流轉的水芒。

依然是水芒術。

隻不過伴隨著李洛的水光相進化到七品,他的水光相力也是變得更為的精純,而且達到七品的相力,自有靈性誕生,這就導致如今李洛的水光相力比起之前強了不止一個層次。

同樣的,這曾經的水芒術,也再次得到了增幅。

李洛將其命名為變態級水芒術!

這是他很喜歡的一道相術,雖然等級不高,但正因此有著極強的迷惑性,之前那徐靈就是因為輕視他的水芒術,結果直接一刀就被斬了。

恐怕到最後這傢夥心中都很納悶,為什麼一道最普通的水芒術,卻是能夠擁有著如此恐怖的威力。

冇有人能想到,水相與光明相力的融合,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簡單而無堅不摧的力量。

刀鋒掠下,水芒於刀刃上流轉,直接與那撲來的雪豹相撞,下一瞬,雪豹破碎開來,化為了漫天雪花。

李洛一刀斬向了後方的郭翔。

不過就在刀鋒還未曾落下時,後者直接跪地抱頭,大聲的道:“大哥我信了,彆砍我!”

嗡!

刀鋒在距離其還有寸許的地方停了下來,李洛也有點詫異的看著對方,這小子也是個人才啊,簡直把好漢不吃眼前虧演繹到極致。

李洛笑了笑,刀身一偏,重重的拍在了對方腦門上,直接將其拍得昏死過去。

“你這也太厲害了,一般的第三紋竟然連你一招都接不下。”呂清兒望著李洛乾脆利落的解決掉一名第三紋的對手,也是忍不住的有些驚歎。

“兩個小嘍囉而已。”

李洛對此倒是冇什麼感覺,這徐靈與郭翔相力虛浮,顯然是晉入第三紋冇多久,自身本事也不強,相性品級也就堪堪七品,而現在的他身懷七品水光相以及五品木土相,即便未曾動用雙相之力,其戰力也足以碾壓這種對手。

“去幫幫秦逐鹿那邊吧,他那裡壓力應該不小。”

李洛說了一聲,便是身影一轉,對著不遠處冰雪森林中疾掠而去,那邊不斷的有著狂暴的相力在爆發,顯然戰鬥格外的激烈。

呂清兒也是緊跟而上。

片刻後,當兩人趕到這邊戰場的時候,正好見到場中兩道人影以一種極為激烈的姿態在交鋒,一**的相力不斷的席捲出來,將附近的大樹不斷的掃斷。

而此時的秦逐鹿,雙目通紅,身軀上金色的虎紋宛如在吞吐著天地間的能量,其身軀變得膨脹了數圈,手中重槍裹挾著暗紅色的相力,以極端沉重之態,快如奔雷般的攻向對麵的吉隼。

每一次的出擊,都引來刺耳的破空聲,風雪都被絞碎了。

然而麵對著他的攻勢,那吉隼卻是顯得有些從容,其速度極快,不斷的閃避,隱約有殘影出現,避開了秦逐鹿絕大部分的攻擊,而其手中柳葉刀每一次揮出時,都是悄無聲息,伴隨著流風掠過,最後在秦逐鹿的身上劃出一道血痕。

對於這些傷痕,秦逐鹿根本不管不顧,以一種悍不畏死的攻勢不斷的反撲,也正是因為秦逐鹿這種搏命打法,讓得吉隼許多時候有點束手束腳,冇辦法以最快的速度將秦逐鹿擊潰。

不過按照這種局勢下去,隨著時間的推移,秦逐鹿大概率是會落敗的。

畢竟吉隼是貨真價實化相段第一變,論起相力強度,比秦逐鹿強了太多。

不過,局麵也就到此為止了。

因為場中的秦逐鹿與吉隼都察覺到了李洛,呂清兒的趕來,秦逐鹿倒是對此早有預料,可那吉隼,卻是難掩震驚。

他身影疾退,目光淩厲的盯著李洛,緩緩道:“這位朋友可真會藏啊。”

原本他以為眼前這個隊伍最厲害的應該是這個擁有著上八品噬金妖虎相的莽貨,可眼下來看,他顯然是看錯了。

這個看上去人模狗樣的小子,纔是最陰的那一個。

“大夏金龍寶行的風格,我算是領教了。”吉隼冷笑道。

然而李洛卻是不理會他這般無用的話,而是笑了笑,道:“有個事倒是想要問問你。”

吉隼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李洛冇有在意他的態度,而是若有所思的指了指呂清兒。

“你,是不是知道為什麼她這一路過來,都能夠輕易的撿到各種珍稀靈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