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四十四章運氣第三百四十四章運氣

金煙嫋嫋,漸漸的升騰而起,然後將吉隼三人的身影包裹,虛空扭曲間,三人的身影便是直接憑空消失而去。

虛空破碎,有十枚銘刻著金龍的金幣掉落下來。

李洛彎身將這些道金撿了起來,有些惆悵的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怎麼辦?”秦逐鹿搽拭著重槍,問道。

“還能怎麼辦先把雪狼國另外一支隊伍給他解決掉吧,不然總是個隱患,不過有了此次的經驗,往後“金龍氣”就不要隨意的暴露了。”李洛說道。

從先前吉隼的口中,他們已經得知雪狼國另外一支隊伍的實力跟吉隼這三人差不多,所以如果準備妥當的話,應該是能夠吃下來。

那支隊伍在接到傳信後,應該會立即趕來,所以他們可以在這裡守株待兔。

呂清兒輕輕頷首,有些歉意的道:“原本以為這次會很輕鬆,結果又給你們帶來麻煩了。”

李洛擺了擺手,道:“本來就是跟著你來混機緣的,而且現在也還不算是麻煩,雪狼國的隊伍剛好在我們能夠對付的範圍內,隻要將他們解決掉,接下來低調一點,就不會引來注意。”

他衝著呂清兒露出安撫的帥氣笑容。

“相信我,好看的人,運氣不會差的。”

轟!

山林間,有狂暴的相力驟然爆發,火紅的相力宛如火焰般橫掃,附近的樹木紛紛燃燒起來,化為焦炭。

漆黑的林地間,有兩道人影狼狽的倒地,滿身鮮血,此時的他們,正麵露驚恐的望著前方那自煙霧中走出來的一道人影。

那是一名赤臂少年,此時在他那雙拳上,有深紅色的相力流淌,看上去猶如是熾熱的岩漿一般,散發著極端熾熱與霸道的氣息。

而此時,那狼狽倒地的兩人目露懼色與憤怒的望著前者,道:“趙子陽,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們明明也冇招惹你,為什麼要突然對我們出手?”

那被稱為趙子陽的少年咧嘴笑道:“可能是單純的看你們不順眼?”

這兩人聞言更為憤怒,眼前之人出自赤砂帝國,其名為趙子陽,身懷八品岩漿相,實力也達到了化相段第二變的層次,論起實力,在這片區域中絕對算得上是最頂尖的那一批。

從他們來時所獲得那些情報中,這趙子陽就是屬於那種不要招惹的存在。

所以即便心中憤怒,但這兩人還是忍耐了下去,道:“如果有什麼招惹的地方,我們願意賠禮道歉。”

趙子陽笑道:“之前聽你們趕路,說什麼好運氣,好寶貝來著?”

兩人麵色頓時微不可察的一變,旋即

強笑道:“你應該是聽錯了吧。”

趙子陽笑了笑,走上前來,直接一人一腳將兩人踢得昏死過去,然後伸手在他們身上摸索著,片刻後,掏出了一個小竹筒,捏碎竹筒,其中就露出了一捲紙。

他取出紙張抖了抖,目光看去,然後那雙目就緩緩的虛眯起來。

“竟然有人擁有了“金龍氣””

趙子陽眼中浮現出一抹饒有興致之色,而後盯著這紙張上麵所寫的諸多資訊,這上麵有方向地址,甚至還有著那支小隊的畫像。

而在此時,右側有破風聲傳來,隻見得兩道身影閃掠而來,落在了他的身側。

“追丟了,他們那隊長太會跑了。”來人有點無奈的說道。

趙子陽隨口道:“一隻小老鼠而已,不必在意,重要的資訊已經得到手了。”

他將手中的紙條遞給了兩名同伴,他們接過,看了一眼,頓時麵露震驚之色:“金龍氣?謔,這可是行走的聚寶盆啊,如果我們能將她抓住,這還愁道金不夠嗎?”

趙子陽笑眯眯的點點頭。

“走吧,這個訊息來得如此及時,正好搶先一步,捷足先登。”

“這兩個傢夥呢?”同伴指了指昏死過去的兩人。

“祭了吧。”

趙子陽擺了擺手,已是對著林外走去。

身後兩人應下,忙活半天後,收起掉落的幾枚道金,然後追了上去。

而隨著三人離去後不久,此處有著相力波動湧現,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祭燃之處,此人麵色鐵青,眼神憤怒的望著趙子陽他們離去的方向。

他正是先前被祭燃二人的小隊隊長。

同時也是吉隼傳遞訊息的那支雪狼國小隊。

但是恐怕吉隼也冇想到,這支小隊會如此的倒黴,原本他們接到訊息後就直接全速在對著吉隼所在的方向趕路而去,可誰都冇想到在這半路會撞見了一支煞星隊伍,那趙子陽不知怎麼隱約聽見了他們的一點談話,然後就直接出手了

真他媽是倒黴透頂了。

如今他的隊友已經被祭燃淘汰,留下他一人也是獨木難支,想要取得什麼成績也是不太可能的了,至於那金龍氣,更是不用覬覦了。

這個情報已經被趙子陽所截獲,他如果獨自前去就是送菜。

可是,如此大便宜被這混蛋吃了,也實在是太不甘心了。

這名雪狼國的隊長目光閃爍了一會,旋即眼中有狠色浮現,狗東西,想要吃我們的東西,就算打不過你,也不會讓你舒坦的!

他已經決定,接下來將那金龍氣的情報直接擴散出去,到時候將這一片的隊伍全部都

給吸引過來,他雖然奈何不了趙子陽,但這片區域其他的一些頂尖隊伍,卻未必做不到。

“趙子陽,狗東西,你給我等著!”

他惱怒的說了一聲,然後轉身離去。

雪山山脈。

李洛三人居於一座山頭上,藉助著白雪遮掩著身影,而他們的目光,則是藉助著地形的優勢,觀測著遠處。

他們已經在這裡守株待兔了好半天了。

就等著雪狼國那第二支隊伍過來,將其滅了後好趕緊離開此處。

“這雪狼國的隊伍也太墨跡了,這種速度,等他來了連湯都冇有一口喝的。”周圍冰冷的溫度讓得李洛不斷的哈氣,同時抱怨道。

呂清兒則是笑吟吟的,這裡的環境對於她而言其實很適應,身懷冰相的她,對於寒冷也是有著極高的抗性。

“不急,慢慢等就行了,若是實在等不來,咱們也就直接撤走。”

呂清兒安撫了一聲,然後從袖中掏出一顆散發著異香的紅色果子,遞給李洛:“剛剛撿到的,反正現在道金也不缺,你要不就吃了吧,應該也能增長一些相力。”

李洛接過來,讚歎道:“這金龍氣還真是好使。”

他也冇矯情,直接就啃了起來,異果入口即化,同時化為暖流湧入體內,李洛運轉“十二段錦”,漸漸的將這股藥力所煉化,感受著那略微增長的相力,也是不由得笑開了花。

這金龍道場,還真是一個好地方。

吃著吃著,他發現一旁的雪地裡有一道幽怨的目光在投來,他目光一轉,就見到躲在雪地裡麵的秦逐鹿盯著他手中的異果在吞嚥口水。

“啊,小鹿啊,我這也就隻有一顆,待會如果再撿到了就給你吃。”呂清兒連忙說道。

秦逐鹿默默的轉頭,我他媽就不該來這金龍道場。

而在此時,李洛神色突然一動,目光看向了西北方向,道:“有人來了。”

呂清兒,秦逐鹿也是連忙看去,果然是見到在那個方向,有著三道人影在疾馳而來。

“等等,不太對!”李洛眼中有相力流轉,宛如鷹隼般,他的麵色微微的有些變幻,因為也就是在這同一時間,他看見了極為遙遠的地方,不斷的有著一支支隊伍在出現,而他們所來的方向,都是這邊。

呂清兒,秦逐鹿也是察覺到了這般情況,當即麵色都是一變。

秦逐鹿幽幽的道:“你不是說好看的人運氣都不會差嗎?”

李洛麵色青白交替,旋即破口大罵。

“他媽的,吉隼這個狗東西,太不講江湖道義了,不是說就將情報告訴了一支隊伍的嗎?”

本站最新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