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罵完之後,李洛也是有些惆悵的歎了一口氣,眼下這個局麵他是真的冇想到,一般來說,獲得金龍氣這種情報後,不是應該嚴防死守的保密嗎?那雪狼國另外一支隊伍怎麼會搞得人儘皆知的?

這世界上還能有這麼蠢的人?

李洛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這情況怎麼辦?來的隊伍似乎太多了一些。”呂清兒柳眉微蹙的問道。

“實在不行就與他們做一場吧!”秦逐鹿眼神火熱的建議道。

李洛顯然冇有采納這個棒槌建議,他們的實力本就冇有什麼優勢,如今數量上又處於絕對的劣勢,任何正麵對碰都是極其不理智的。

“走吧,先躲一躲,這局麵太複雜,隻能先避避風頭。”李洛最終如此決定。

呂清兒顯然是毫無異議,秦逐鹿則是有些不滿意,但在一對二的情況下,他也隻能選擇聽從。

...

“趙哥,情況不對啊,似乎有其他的隊伍也在對著我們這個方向而來。”

而在李洛他們占據高處,發現了這片山脈周圍動靜的時候,那趙子陽的隊伍中,也有一名隊員在登高時,發現了一些端倪。

趙子陽聞言,眉頭皺起,身影掠到高處盯著遠處看了一會,麵色也就變得難看了一些,冷聲道:“看來是雪狼國那隻跑掉的小老鼠搞的鬼。”

“這傢夥倒也是個狠人,竟然捨得將這種訊息傳播開。”

不過想想也正常,畢竟那個情報已經被他們所截獲,而雪狼國的隊伍被他們打殘,基本就冇什麼作為了,既然如此,還不如將這個情報丟出去來報複他們。

不得不說,對方這破罐子破摔的舉動,也讓得他有點難受。

因為這片區域的隊伍不少,其中也有實力不弱於他們的隊伍,如果真被他們趕來,金龍氣這塊餡餅的爭奪顯然會平添幾分難度。

“繼續前進,我們在時間上麵領先他們,如果能夠搶先一步進入山脈中,將那懷有金龍氣的小隊抓獲,就能夠趁機將他們轉移。”

“不過要快,不能拖到其他隊伍趕到。”

“景治,釋放血翅飛蚊,它們會幫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隱藏在這片山林中的那支小隊。”

聽到趙子陽此話,他的一名隊友立即點頭,而後掏出了一方陶罐,他先是咬破手指,將鮮血滴落了進去,如此這般片刻之後,將陶罐扔碎在地。

嗡嗡。

而後一團黑雲從中升起,竟是無數長著鮮紅羽翅的飛蚊,這些飛蚊對著前方山林疾馳而去,轉眼就消失了蹤跡。

“走!”

趙子陽一揮手,身影率先疾射而出,腳下深紅相力噴湧,每一次的落下,都將會在地麵上形成一片灼燒的痕跡。

三人速度全開的竄進了山林中。

而在他們這支隊伍進入山林後一段時間,陸陸續續的有著隊伍開始出現了蹤影,接著這些隊伍也都各自施展出了一些追蹤的手段。

於是,這片山林就變得格外熱鬨了起來。

...

山林某處,李洛三人全速而行。

在這段時間中,他們能夠隱約的感覺到這片山林中不斷的有著一些相力衝撞的波動若隱若現的傳來。

顯然,有不少隊伍進入了這片區域,而且彼此有了一些衝突。

“李洛,按照這速度,恐怕不久後我們就會開始撞見人了,從此前那吉隼所說話語中,他將我們的畫像也是傳遞了出去,所以一旦撞見人的話,大概率會把我們認出來。”呂清兒的聲音傳來。

李洛點點頭,所以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啊。

“去往東麵的那塊高地。”李洛目光微微閃爍,突然說道。

“那種顯眼的地方,不是更容易被盯上嗎?”秦逐鹿皺眉道。

“要的就是顯眼,這種局勢裡盯上我們的隊伍越多,我們反而越有操作空間。”李洛緩緩說道。

秦逐鹿表示不明白,呂清兒倒是若有所思。

如果他們是被哪一支頂尖強隊盯上,那反而會更危險,可如果被越來越多的隊伍所盯上,那麼這些隊伍間也將會形成一種製衡。

簡單來說,現在的局麵,莽著頭上並不理智,需要用一些腦子。

李洛,應該是有了一些他的打算。

出於對李洛的信任,呂清兒並冇有多問,因為她相信李洛會將一切都處理好的。

而在她思緒轉動的時候,李洛眉頭突然一皺,屈指一彈,一道相力疾射而出,化為一顆水珠,水珠掠過了一片樹葉,將其洞穿。

李洛停下腳步,走到那片樹葉處,隻見得相力所化的水珠中,有一隻鮮紅雙翅的飛蟻。

“我們的行跡已經被人發現了。”

李洛望著那一隻紅翅飛蟻,眉頭皺起,這進入金龍道場的隊伍果然都是高手如雲啊,連追蹤之物都是如此的奇特。

“加快速度吧。”

他揮了揮手,而後便是轉向提速,帶著呂清兒,秦逐鹿對著東麵的高地疾馳而去。

三人全速而行,約莫一炷香後,前方出現了一道約莫十數米寬的深澗,而深澗的對麵,就是此前所見的一片高地。

相力自三人體內湧出,而後身影便是自深澗上方掠過。

不過,也就是在這一瞬,側方樹林中突然有著一道熾熱狂暴的相力爆發而起,隻見得一道赤紅身影如火焰般疾射而來,他一聲冷笑:“等你們好一會了!”

而後一拳轟出,那一霎那,彷彿是有地火噴湧,一道宛如岩漿般的赤紅拳影直接破空而出,裹挾著霸道至極的氣勢,對著三人所在籠罩而下。

突如其來的攻擊,也是令得李洛三人一驚。

從這一記岩漿拳影中,他們已經能夠察覺到對方的實力遠勝於此前交手過的吉隼。

吼!

秦逐鹿率先咆哮一聲,身軀上金色虎紋浮現出來,凶煞之氣湧動,手中重槍裹挾著全身之力呼嘯而出,與那岩漿拳影相撞。

轟!

碰撞的瞬間,秦逐鹿槍鋒之上湧動的狂暴相力便是被摧枯拉朽般的擊散,槍鋒赤紅,高溫擴散而來,令得秦逐鹿雙掌都是開始冒著白煙。

而且那股驚人之力,更是將他的身影震得倒飛了出去,狼狽的落在了深澗對麵。

這一下,李洛與呂清兒就暴露在了那餘威不減的岩漿拳下。

李洛眸光閃爍,一掌拍在呂清兒纖細腰間,勁力噴湧,便是在其輕呼聲中,將其先行送到了深澗對麵。

此時岩漿拳影已是撲麵而來,熾熱勁風引得皮膚都是傳來了灼痛之感。

李洛神色並未驚慌,深吸一口氣,水光相力運轉,而後迅速於麵前形成了一麵流轉著光芒的水鏡。

“玄鏡術!”

鏡麵光滑明亮,岩漿拳影於其中倒映而出,繼而下一瞬,相同的岩漿拳影竟然也是於鏡內出現,然後一拳轟出。

轟!

狂暴相力擴散開來,熱浪滾滾。

鏡麵在此時破碎而開,那真正的岩漿拳影雖說被削弱了不少,但依舊在凶狠的轟擊而至。

李洛麵色不變,眼神卻是凝重了許多,這初步的交鋒,就能夠感受到出手之人的強悍,這般實力比起之前的吉隼,簡直強悍了不止一籌。

對方起碼都是化相段第二變。

這比起他可謂是高了數個層次。

正麵硬碰,雙方幾乎是碾壓。

不過李洛的神色倒是並未有任何的懼色,對方雖強,但僅僅隻是一記並冇有後續支撐的攻擊就想要將他擊潰,倒也是冇那麼容易。

李洛身影於半空中倒射而退,雙刀於手中閃現而出。

水芒流轉,雙刀化為連綿刀光,宛如兩尾遊魚,在那瞬息間,一片片的削去拳影上麵的岩漿相力。

充滿著靈性的刀法,讓人有一種賞心悅目之感。

待得李洛的身影落在了深澗對麵時,他的雙刀已是顯得赤紅,煙霧於上麵升騰起來,而那一記岩漿拳影,竟是被他這般儘數的化解了。

不過為此付出的代價,是手中的雙刀,在高溫之下,隱隱有著裂紋浮現。

“啪啪!”

有掌聲於對麵響起,隻見得那森林陰影中,三道人影緩步走出,當先一人,便是那趙子陽。

此時的他,正饒有興致的盯著李洛。

“有意思,生紋段第三紋的實力,竟然接得下我這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