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當趙子陽三人出現的時候,李洛的目光同樣是停留在了他的身上,感應著其體內散發出來的相力波動,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

這般實力,應該就是化相段第二變了,與祝煊相差不多。

李洛估算了一下自身的力量,如果不藉助雙相之力,單憑自身兩座相宮內蘊含的相力,他可與生紋段第五紋的對手交鋒而不落下風,而雙相之力爆發,他可戰化相段第一變的對手,這之間的越級程度已經不算低了,但眼前的趙子陽,顯然有點超出這個範圍。

不過好在憑藉著此前準備的“相泡術”,真要鬥起來,李洛倒也不是完全冇有還手之力。

但問題是不論雙相之力,還是“相泡術”,都無法持久,隻能作為決勝之用,而眼前這傢夥,相力霸道雄渾,在先前的初次接觸中,那相力之精純與靈性,必然也是身懷八品之相。

所以嚴格來說,李洛如果與其單打獨鬥,勝率不高。

冇辦法,雙方相力等級差距過大,李洛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已經是極限了,他相信,他所能夠做到的這一步,恐怕就算是身懷上八品噬金妖虎相的秦逐鹿都未必行。

“赤砂帝國金龍寶行的隊伍麼?”

李洛看了一眼對麵三人胸口的徽章,那上麵的徽紋,顯示對方是來自赤砂帝國,這讓得他微微有些驚訝,畢竟赤砂帝國可比雪狼國出名多了,論起實力並不會弱於大夏。

“三位,金龍氣就在你們身上吧?”

此時那趙子陽也是笑眯眯的望著三人,目光轉動,最後停留在呂清兒的身上,道:“從情報上麵來看,是這位姑娘吧?”

呂清兒俏臉冷淡,嬌軀上寒氣緩緩升騰,腳下的枯草都是浮現了寒霜。

“這位朋友會不會找錯人了?現在這片山林裡麵可亂得很呢。”李洛笑道。

趙子陽笑了笑,他目光掃過三人,言語淡淡的道:“把她交給我吧,你們兩人我可以放你們安然離去。”

倒也冇有多說什麼廢話,言語間自有一股霸道之意,彷彿已是掌控了局麵。

不過趙子陽也的確有這個自信,因為在先前那短暫的交手中,他已是摸清楚了對方三人的實力,三個生紋段,一個化相段都冇有

這種可憐的陣容配置,讓得他有些難以想象為什麼金龍氣會出現在他們隊伍裡麵。

難道還真是越弱的人運氣越好嗎?

不過麵對著他這般霸道言語,秦逐鹿一聲冷笑,手中重槍重重的跺地,相力湧動,隱隱間似是有凶暴的虎嘯聲在傳出。

李洛也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你可真是個棒槌。”

手掌緩緩緊握了雙刀。

趙子陽見狀,臉龐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何必不識抬舉,保護同伴的勇氣固然可嘉,但也得量力而行,我又不會對她怎麼樣,隻是單純的需要她幫忙而已。”

然而李洛,秦逐鹿依舊無動於衷。

趙子陽搖了搖頭,雙拳緩緩的緊握,身體上有赤紅相力流動起來,彷彿是岩漿在流淌,熾熱而霸道。

“既然如此,那就隻能先將你們兩個礙事的傢夥解決後,再將她帶走了。”

他麵色漠然的踏出一步。

“等一下。”李洛突然出聲。

趙子陽微微一笑:“想通了?”

李洛冇回答他,而是從空間球中掏出了一截信號彈,然後直接對著半空中彈射了出去,頓時一縷火尾沖天而起。

這火尾信號彈如此的顯眼,如今釋放出去,必然會引來山林中不少的關注。

李洛放了信號彈,這纔對著趙子陽露出笑容,道:“好了。”

趙子陽臉龐上的笑容一點點的凝滯下來,旋即眼中有凶光浮現而出,這個混蛋,竟敢耍他?!

“想要將其他的隊伍吸引過來攪亂局勢嗎?你倒是聰明,但是可惜恐怕你等不到那個時候了!”

趙子陽腳掌一跺,地麵轟然炸裂,而其身影宛如炮彈般疾射而出,在那轟然之間,直接是掠過了深澗,落在了李洛的前方。

“你們抓住其他兩人,這個小子,我來收拾。”他裂開嘴,露出森森白牙,牙齒間彷彿是有著熱氣在升騰。

顯然,李洛先前的行為惹怒了他。

那趙子陽的兩名同伴皆是對著李洛投去了同情的目光,這小子也真的是冇眼力,都這個時候了,還要皮兩下,如今惹怒了趙子陽,怕是有苦頭要吃了。

趙子陽性格也是雷厲風行,一旦決定出手,便是毫不拖遝,赤紅相力熾熱升騰,於身軀表麵流轉,而後熱浪呼嘯,直接就對著李洛氣勢洶洶的衝去。

李洛見狀,身影則是疾退。

然而趙子陽的速度爆發更為的凶猛,幾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李洛前方,而後那熾熱霸道之極的拳風便是裹挾著凶悍力量,對著李洛重重的砸去。

那股熱浪,引得李洛皮膚都在刺痛。

而麵對著趙子陽凶悍的攻勢,李洛依舊是在躲避,實在避不開了,方纔運轉全力,手中雙刀接招。

鐺鐺!

拳刀接觸,似是發出金鐵之聲。

短短數個回合間,李洛便是被覆蓋在了熾熱拳影之中,他的身影於方寸間騰挪,不出意外的被趙子陽全方麵的壓製。

而麵對著李洛的騰挪閃避,趙子陽嘴角有一抹譏誚之意浮現。

“還在拖時間嗎?”

“你的手段,無非便是想要等其他一些隊伍入場,造成彼此製衡,你很聰明,但你卻忘記了,在這種局勢下,你一個區區生紋段第三紋的實力,真的有資格玩弄平衡嗎?”

李洛聽到此話,也是有些訝異的看了趙子陽一眼,這個看上去霸道凶橫的傢夥,心思倒也是細膩。

這一點,先前連他都未曾想到。

怪不得他已經隱隱感覺到了四周山林間有隊伍趕至,但直到現在都還冇有人出手乾擾局麵。

這是因為他們這支隊伍的實力太差了,那些隊伍並冇有真的將他們看在眼中,隻是將他們當做魚肉。

而這種不平等的情況,也不利於他此後的那些打算。

李洛目光微閃,他望著麵前的趙子陽,眼中浮現出一抹笑意,這倒是一個很好的對手。

鐺!

一次撞擊間,李洛身影滑射而退,旋即腳掌猛的一跺,他手掌緊握雙刀,眼神也是在這一瞬間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而在前方,趙子陽步如流星,一步跨越數丈,而後一拳轟來。

這一拳,深紅相力席捲而出,彷彿是化為了一條巨蟒,張牙舞爪,將空氣炙烤得扭曲,裹挾著極端霸道之力,呼嘯而至。

“虎將術,赤蟒炎拳!”

附近地麵的枯葉紛紛自燃,連土地都是變得焦黑起來,任誰都看得出來,趙子陽這一拳,不再保留。

身懷八品相的化相段第二變的實力,顯露無疑。

而麵對著趙子陽如此凶悍的一擊,李洛卻並未再選擇閃避,反而是在暗中一些驚愕的目光中主動得迎了上去。

雙刀抖動,挽出了兩朵刀花。

赤蟒拳影於其眼瞳中急速放大,下一瞬,李洛體內的兩座相宮發出了嗡鳴震動,滾滾相力於其兩顆相力種子之內儘數的湧出。

這還不止,兩座相宮內的四顆相力泡,也是在此時碎裂開來,滾滾相力流淌而出。

這些相力迅速於體內交融。

雙相之力!

李洛手持雙刀,刀光呼嘯而過,快如閃電一般,直接與那赤蟒拳影硬憾在了一起。

鐺!

這一次的聲響格外的嘹亮,狂暴的勁力如暴風般的肆虐開來,李洛的身影不出意料的被震得倒射而退,腳掌連退了十數步,每一步都在地麵上踩出了深深的腳印,體內氣血劇烈翻湧,震盪。

然後冇有人注意他這邊,周圍山林中,不少的目光都是帶著一些震驚的望著趙子陽那裡。

因為此時的他,同樣是身影落地,而後身軀一震,腳步退後了兩步,而且,最重要的是

在他的拳頭上,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血痕,有數滴鮮血,順著拳頭滴落下來。

山風呼嘯而過,四周的山林,彷彿是在此時悄然的變得安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