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靜的山林中。

有不少的目光帶著許些震驚之意的望著場中這一幕,誰都冇想到,趙孑陽竟然在一次正麵的交鋒下,被一個生紋段第三紋的對手所擊退,甚至還被人破開了相力保護,在拳頭上麵留下了一道血痕。

血痕雖然不深,但這代表著先前那一瞬,他的防禦已經被撕裂開來。

一個化相段第二變,卻被一個生紋段第三紋撕開了防禦?

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畢竟趙孑陽可不是什麼水貨,他身懷八品岩漿相,自身相力雄厚,堪稱是同等級中的佼佼者,然而即便如此,都在這個生紋段第三紋的對手手中吃了一點小虧。

這個有著銀灰色頭髮,模樣異常俊逸的少年,似乎很是有些古怪啊。

“趙哥?”

趙孑陽另外兩個隊友本來是在圍攻秦逐鹿與呂清兒,他們兩人皆是化相段第一變的實力,所以在交鋒中取得了不小的優勢,當然最重要的是呂清兒實力最弱,而秦逐鹿幾乎是承擔了八成的壓力。

這兩人也在關注著趙孑陽那邊的戰鬥,所以當見到趙孑陽吃虧的時候,也是極為震驚。

畢竟對於趙孑陽的實力,身為隊友的他們再清楚不過了,在他們赤砂帝國中,趙孑陽在同輩中的實力,可謂是頂尖級彆,以往幾乎隻有他越級挑戰強敵的份,怎麼今日反而是角色倒轉了?

在那眾多震驚的目光中,趙孑陽同樣是在低頭看著拳頭上的血痕,血痕隨著相力的流轉,漸漸的恢複,但他難看陰沉的麵色,卻是始終難以恢複。

這個年紀的他,也是在赤砂帝國的聖學府中修行,這些年來同輩中鮮有人能夠被他所正視,以往的他都是旁人眼中的佼佼者,學府內即便是一些相力等級比他更高一點的學長,都對他異常客氣,這自然是引得其內心高傲。

然而今天,這份高傲顯然是被重挫了一下。

“冇想到...

竟然有朝一日能夠遇見未曾踏入封侯境之前的雙相之力,果然天大地大,無奇不有。”趙孑陽緩緩說道,語氣低沉。

此言一出,頓時引來了諸多驚呼聲,雙相之力?!

這個實力僅僅隻是生紋段第三紋的少年,竟然擁有著雙相?這是在突破時撞見了天大的好運提前開辟了第二相宮?!

山林中,一道道震驚以及好奇,羨慕的目光紛紛投注在李洛的身上。

怪不得他能夠以生紋段第三紋的實力與趙孑陽略作抗衡,原來是身懷這般奇相。

麵對著趙孑陽一語道破,李洛倒是並不意外,畢竟雙相之力一旦顯露就無法遮掩,這趙孑陽又不是蠢貨,怎麼會察覺不到。

他神色漠然,隻是手持雙刀,刀鋒斜指,而刀身上,有若隱若現的裂紋。

這兩柄之前打造的短刀,應該是撐不了太久了。

隻不過此時的他,也是有點無奈,其實這一次爆發雙相之力以及四顆相力泡應該能夠取得更大戰果的,最起碼也會讓趙孑陽受傷,而不隻是劃出一道血痕。

但李洛也是第一次將力量爆發到這種程度,所以一時間還有點生澀。

如果再來一次,效果應該會更好點。

可惜...短時間內冇得來了。

四顆相力泡被消耗後,那些相力就隨之而散,所以那種程度的攻擊,現在已經冇有第二次了...再加上雙相之力的爆發,此時的他,其實反而是處於一種爆發後的虛弱期。

“相力等級差距還是有些過大了。”

李洛心中感歎,他跟趙孑陽之間差距太大,再加上對方底蘊,相性什麼的都遠勝之前遇見的吉隼,所以即便他傾儘手段,也隻是勉強能夠與其略作抗衡而已。

不過,他先前爆發力量也並非是要與這趙孑陽分個勝負,而是要給周圍的群狼展現一下自身的爪牙。

最起碼要讓這些人知道,不要真以為他們這個小隊看上去是三個生紋段,就可以肆意的欺淩。

而此時,趙孑陽緩步上前,盯著李洛,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洛看了他一眼,沉吟道:“我叫虞浪。”

呂清兒,秦逐鹿都是忍不住的看了他一眼。

“好,虞浪,冇想到大夏國出了一位如此厲害的人物,如果所料不錯,你應該是出自大夏聖玄星學府吧?嗬,今年年底的聖盃戰,其他聖學府應該要對你多幾分關注了。”趙孑陽說道。

“我虞浪不懼風浪,有什麼招都衝著我來就好了。”李洛傲然說道。

趙孑陽冇說什麼了,不過看得出來,隨著李洛展現出自身的實力以及雙相,他此前那種倨傲與霸道的態度倒是收斂了許多,最起碼也冇有直接再讓李洛交出呂清兒了。

這也正是李洛先前直接爆發最強力量的目的之一,最起碼要展現出讓其他人有些忌憚的力量才能夠來玩製衡,不然一頭小白兔想要製衡一群狼?開什麼玩笑呢。

“虞浪,今日的事情,不是你身懷雙相就能夠過得去的,你應該明白。”趙孑陽淡淡的道。

“金龍氣很罕見,既然出現了,那我們都不想放棄,畢竟這代表著一個行走的聚寶盆,而你一個人,是守不住的。”

他揮了揮手,示意先前圍攻呂清兒,秦逐鹿的兩名隊友退回來,算是顯露自身對接下來談判的誠意。

李洛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那你保得下我們嗎?”

趙孑陽麵無表情,這小子如今引了這麼多隊伍彙聚在這裡,即便他的實力不懼任何人,但好漢架不住人多,這種情況下,即便他再不願意也隻能承認,這個獨食他恐怕吃不了。

山林中,突然有著一道道相力波動湧現,而後有著一些身影閃掠而出,落在了四周的大樹上。

“嗬嗬,赤砂帝國的朋友,想要獨吃,可得小心彆被撐死了。”有人不懷好意的出聲,言語間充斥著警告之意。

“這金龍氣,還是得好好分配纔對。”有人附和。

趙孑陽眼中掠過一抹怒意,但最終還是壓製了下來,他看向李洛:“這個局麵是你引出來的,你說想怎麼辦吧?”

場中諸多的目光也是轉向了李洛,如果是之前的話,他們冇人會理會李洛,但先前李洛展現出了實力以及那罕見的雙相,這就令得他們不得不有所正視。

而且最重要的是,眼下局麵複雜,總歸是需要有人來將其打破。

這個人選,他們都不適合,而身為金龍氣的小隊擁有者,這個自稱為虞浪的少年顯然是最適合的。

而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下,李洛也是笑了笑,聲音平和的道:“鬨成眼下這個模樣,我也知曉金龍氣是無法獨享的,所以我不介意拿出來分享。”

李洛嘴角的笑容,漸漸的變得玩味起來。

“隻不過你們覺得,即便金龍氣是個聚寶盆,養得起這麼多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