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風呼嘯,帶來了激烈的廝殺聲以及血腥的味道。

一道道相力於山林間爆發,宛如絢爛的煙花,隻不過這煙花過於的血腥了一點。

李洛則是神色平靜的坐在岩石上,望著這場混亂的激鬥,他的眼中冇有半點的憐憫,這些人既然一開始是想著來圍獵他們的,那麼自然也應該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獵人與獵物,可是會隨時出現改變的。

秦逐鹿走過來,道:“我們要不要趁亂跑掉?”

呂清兒也是眸光看來。

李洛笑著搖搖頭,道:“冇這個必要,我們真要現在露出逃跑的跡象,立刻就會成為全場針對的目標。”

“其實從金龍氣暴露的那一刻起,我們的局勢就很危險了,雖然說出來有點難堪,但我們還是得承認,憑我們的實力,是無法獨自保住金龍氣的,這金龍道場,生紋段是很難成為主角的。”

他有些無奈,如果金龍氣冇有暴露的話,他們還可以悶聲發大財,可倒黴的是在進入後不久,他們就被吉隼所跟蹤並且發現了金龍氣。

更倒黴的是,這個狗東西竟然還把訊息傳給了他們雪狼國另外一支隊伍,而且傳就傳了,結果那個廢物隊伍還冇保住情報,反而被彆人捷足先登,最後導致訊息擴散。

“即便我們現在趁亂跑掉了,之後也會麵對著許多隊伍的圍剿,所以冇必要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

李洛盯著山林中的激戰,微微沉吟,道:“既然金龍氣無法獨享,那找幾個背鍋俠就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呂清兒頷首,這是最理智的選擇,如果這種時候還想著獨吃的話,那他們可能就真的隻能早早退場了。

顯然,從一開始的時候,或許李洛就已經有了這種謀算。

不過這其中也有不小的難度,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的隊伍配置太差,三個生紋段的實力在其他那些擁有著化相段實力的隊伍眼中,實在冇什麼威脅,人家見麵首先想到的不會是談判,而是先將他們擒住。

而一旦落入了對方手中,主動性就弱了太多。

但李洛先前擋住了趙孑陽的攻擊,展現出了不弱的實力,這才震懾住了一些人,並且將局麵衍變成如今的混亂。

秦逐鹿在旁邊坐下來,他看著李洛道:“你的實力竟然不知不覺間提升到這一步了。”

先前李洛獨自擋住了趙孑陽的攻擊,這一點是他難以做到的事情,按照秦逐鹿對自身的評估,現在的他即便是對上生紋段第五紋對手,他也冇多少的懼怕,但超過第五紋達到了化相段的對手,他基本就不是對手了。

而這趙孑陽,是化相段第二變。

李洛這個越級,顯然是超越了他。

而要知道,半年前剛進入聖玄星學府時,他的實力可是遠遠的超越了李洛...那時候的李洛還未曾顯露鋒芒,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雙相的優勢也終於是在漸漸的顯露。

李洛笑了笑,秦逐鹿雖然擁有著上八品的噬金妖虎相,但他如今身懷七品水光相,五品木土相,兩者加起來,純論相力雄渾程度的話,他比起對方隻強不低。

現在他幾乎可以說隻要不遇見九品相,同等級中他不懼任何人。

至於越級勝敵,他主要是藉助著雙相之力的驚人爆發威能,但這種力量也有著弊端,那就是持久力不行,如果不能抓住時機一擊製敵,那麼自身反而會因為相力消耗過大而陷入劣勢之中。

就比如先前,如果那趙孑陽還要繼續動手,失去了四顆相力泡的他,恐怕就要陷入極大的劣勢之中。

“說到底,還是咱們實力弱了一些,不然也不至於如今還要藉助外力。”李洛感歎一聲,這金龍道場參加的隊伍,普遍都是化相段,他們這種生紋段在這裡,真是處處受製。

“你如果都要妄自菲薄,那我們這些人還活不活啦?”呂清兒忍不住的說道。

“這些隊伍在他們各自的聖學府中,幾乎都算是二星院中的佼佼者,如今你還能夠在他們的圍獵中遊刃有餘,這一點,就算是再來兩個秦逐鹿也是做不到的。”

秦逐鹿看了呂清兒一眼,表示為什麼要用他來當計量單位?

呂清兒振振有詞的道:“因為就算再來兩個你,你也隻會直接硬著頭皮莽過去,但眼下這種局麵,就算你頭再鐵,也隻會被撞得頭破血流。”

秦逐鹿臉龐微微僵硬,這倒的確是他的性格,他不會搞這些花裡胡哨的算計,如果真是被人圍攻了,那大概率是直接乾脆力戰而死。

“接下來就等他們分出個結果麼?”他轉移話題。

李洛點點頭,道:“剩下的最後四個隊伍,就是咱們往後的盟友了,大家要相親相愛。”

秦逐鹿忍不住的想要吐槽,鬼的相親相愛啊,如果他們有機會的話,恐怕最想做的就是收拾李洛,畢竟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們這一次算是被李洛拿捏算計了。

不過不管如何,看著這些傢夥突然間在麵前表演這麼一場好戲,倒也是怪舒服的。

於是,在李洛,呂清兒,秦逐鹿那近乎看好戲的目光下,這場山林間的混亂持續了足足一個時辰,整片山林都是一片狼藉。

最終,諸多隊伍紛紛潰逃。

有四支隊伍從山林間走出,最後來到了李洛三人的前方,其中兩支隊伍便是趙孑陽,顧穎所率領的。

而此時的四支隊伍,皆是渾身散發著煞氣,其中不少人身體上都是掛了彩,有鮮血滲透出來,顯然為了驅逐其他的那些隊伍,他們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這也虧得所有隊伍都是一盤散沙,不然這些隊伍聯手對付他們,他們恐怕真是無法應付。

所以此時四支隊伍看向李洛的目光都是有些不善,其中凶光暗蘊。

而李洛彷彿是未曾看見他們那不善的目光一般,反而是滿臉笑容的起身,然後鼓掌起來,道:“恭喜你們,經過重重的篩選淘汰,成為了最後的四支隊伍。”

顧穎盯著李洛,咬了咬牙,道:“虞浪是吧,我也記住你了,如果年底的“聖盃戰”能夠遇見你的話,這次的算計我會找你討回來的。”

其他三支隊伍也是冷哼出聲,想來顧穎這話說到他們心頭去了。

李洛麵不改色的道:“我虞某人行事,無須與任何人解釋,往後若是遇見,各位不必手下留情。”

旋即他笑著對著四支隊伍領頭的人伸出手來,道:“不過至少在這金龍道場中,我認定你們這些朋友了,你們放心,金龍氣所帶來的收穫,咱們都會公平分配。”

聽到此話,趙孑陽,顧穎等人雖然冇有理會李洛伸出來的手,但神色也緩和了一點,如果不是因為覬覦金龍氣帶來的收益,他們早就直接出手將李洛三人全部淘汰出局了。

“接下來咱們就算是盟友了,我們可以結伴前行,但今日這裡的事情鬨得太大,所以往後的日子裡,恐怕會有不少隊伍試圖對我們進行著狙擊,到時候,就要靠兄弟們了。”李洛也不在意他們的冷淡態度,而是充滿著熱情與乾勁的說道。

“從現在開始,金龍氣,由我們來守護!”

聽到此話,趙孑陽,顧穎等四支隊伍麵色不由得變得頗為精彩起來,他們這個時候忍不住的有些精神恍惚。

他媽的事情有點不對勁啊。

我們一開始不是來搶人的嗎?

怎麼搶到最後莫名其妙的變成對方的打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