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金龍氣的守護聯盟,最終順利的進發了。

雖然聯盟內部充斥著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但班子勉強算是搭建成了,四支隊伍中,趙孑陽與顧穎實力最強,皆是達到了化相段第二變,另外兩支隊伍的隊長則是化相段第一變,實力也算是不弱了。

這般配置,聯合在一起,在這片區域中還是相當具備震懾力的。

所以在剛開始的兩天時間中,李洛一行人的進發相當的順利,其中僅僅隻是零星的遇見了一些不開眼的小隊,但這些小隊所取得的作用,無非是為李洛他們增添了一些道金收穫而已。

而趙孑陽,顧穎等人也很滿意,因為呂清兒的金龍氣所帶來的聚寶盆效果比他們想象的還要更好,一路而來,即便有著眾人分潤,但最終到手的收穫也遠比他們此前單獨前行要來得更為豐厚。

這倒是大大的提升了眾人的動力。

不過這種順利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就漸漸的有所改變,金龍氣的訊息開始徹底的傳遍了這一片區域,那所引發的後果,就是開始有著源源不斷的隊伍以他們為目標的彙聚而來,開始進行著各種各樣的針對。

其中不乏一些同樣實力強悍的頂尖小隊,他們先是前來談判,試圖也成為這守護聯盟中的一員,分得一杯羹。

而麵對著這種談判,李洛他們還冇說什麼,可趙孑陽,顧穎等人直接是以激烈的態度反對,為此甚至與其他那些頂尖小隊對線,畢竟在嚐到了金龍氣帶來的甜頭後,他們又怎會願意平白的再多一些利益分享者?

趙孑陽等人的反對,無疑也是激怒了其他那些隊伍,這就導致之後的行進開始變得有些艱難起來,越來越多的隊伍參與了對他們的圍剿,那諸多的針對,也是引得這初建的守護聯盟吃了不少的苦頭。

到得後來,趙孑陽等人就收斂了一些氣焰,不再明目張膽的前進,而是避開主要的路線,免得陷入到那些同樣開始集結起來的大部隊的圍攻之中。

“按照我們現在的速度以及路線,再有五天時間,應該就能夠抵達多寶池。”

一座深山的溪流旁,李洛一群人圍坐著篝火,那趙孑陽以木棍在地麵上麵勾勒著地形,然後對著眾人說道。

“五天麼”

眾人微微沉吟,這個時間,倒還是能夠承受。

顧穎則是以繃帶在纏繞著手腕上的傷痕,有血跡滲透出來,她的臉頰上也帶著許些的疲憊,這幾天高強度的作戰,可是片刻都未曾停下過。

李洛見狀,笑道:“我幫你治療一下吧,畢竟也算是一條船上的人。”

顧穎聞言,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解開繃帶,將手遞了過去:“謝了。”

李洛不在意的搖搖頭,運轉治療之力,為顧穎恢複著傷勢,同時笑眯眯的道:“我說也是你們太固執,何必將這金龍氣看得太寶貴,既然有一些強力隊伍想要加入,那就讓他們一起便是,你們那麼激烈的拒絕,不是平白樹敵嗎?”

“你倒是看得開。”那趙孑陽聞言一聲冷哼,滿臉的不爽。

原本頭疼的應該是李洛他們纔對,畢竟那些人都是衝著呂清兒的金龍氣來的

但現在局麵偏偏是李洛等人一副淡然模樣,而他們這些人為了保護金龍氣卻是拚得頭破血流。

雖然說到底他們也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但這麼想起來總是不爽。

“希望能儘快抵達多寶池吧,到了那裡,咱們這聯盟也就差不多該解散了,那時候就祝各位能得到心儀的寶具,然後在那拜山貼的爭奪中大放異彩。”李洛笑道。

這話倒是說到眾人心坎裡,畢竟隻要到了多寶池,道金的賺取也就基本是到了頭,接下來要在意的就是金龍拜山貼的爭奪,那個時候金龍氣的效果也就不大了。

而在眾人吃著烤魚歇息的時候,突然有一道哨音自右側的方向傳來。

眾人聽到這哨音麵色皆是一凝。

“又有隊伍來了。”

李洛,趙孑陽,顧穎等人對視一眼,皆是迅速滅了篝火,然後起身對著哨音傳來的方向趕去。

一行人穿過密林,很快的趕到了放哨隊員的位置,此時的後者對著他們招了招手,指向了前方,隻見得在那個方向,有三道身影正疾掠而來。

“隻是一支隊伍?”

李洛等人看去,皆是有些驚訝,最近被他們擊潰的隊伍不少,所以如今敢一支隊伍就來攔截他們的,可是相當罕見了。

“李洛,似乎是有點眼熟。”呂清兒看了一會,在李洛身旁輕聲說道。

李洛點點頭,相力凝聚雙目,仔細的看了片刻,終於是將那三道人影給認了出來:“是寧昭,祝煊和林梭?”

“你們認識?”趙孑陽眉頭微皺的問道。

在他的感知中,這支趕來的隊伍實力不弱,特彆是其中一人,實力完全不遜色於他。

“是我們大夏金龍寶行的另外一支隊伍。”李洛笑容莫名的道。

趙孑陽與顧穎對視一眼,眉頭愈發緊皺,現在這個聯盟成分複雜,不過雖說他們一直被逼得有些不爽,但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呂清兒三人也算是在他們的監控之中,一旦情況有變故,他們可以將對方三人所掌控。

可眼下突然又趕來一支實力頂尖的大夏金龍寶行的隊伍,這局麵就變得有些不太好掌握了。

這對於他們而言,不算是一個太好的訊息。

而在他們心思轉動的時候,那三道人影已是對著這邊掠來,最後在眾人前方落了下來,的確是寧昭,祝煊,林梭三人。

三人一現身,那祝煊便是上前一步,目光銳利的盯著李洛,道:“這就是你們跟魚會長許諾的會保護好清兒嗎?”

“被人挾製,身不由己?”

麵對著祝煊這鋒利言語,李洛神色不變,笑道:“你也太誇大其詞了,我們這是合作共贏。”

“自欺欺人。”

祝煊冷笑一聲,然後目光柔和的轉向呂清兒,道:“清兒,抱歉,我們來晚了,你冇受什麼委屈吧?”

“清兒,如果你不想待在這裡,儘管跟我說,不管多大的困難,我們都會帶你離去。”

此言一出,那趙孑陽,顧穎等人頓時眼神帶著寒意的投射而來。

這傢夥,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麵撬走金龍氣?

呂清兒先是看了李洛一眼,然後搖了搖頭,道:“一場曆練而已,冇必要看太重要,遊山玩水也挺有樂趣。”

祝煊一滯。

趙孑陽,顧穎等人驚訝的看了呂清兒一眼,然後暗自鬆了一口氣。

寧昭也是在此時開口笑道:“既然清兒你不願意走,那也冇事,不過為了你的安全,我們還是必須得跟著你的,不然你出了事,到時候我們怎麼跟會長交代?”

趙孑陽眼神一寒,道:“要跟著走,我們同意了嗎?”

又多一支隊伍,那到時候金龍氣的收益又要被分走一成,這顯然會影響到他們的利益。

祝煊目光投向趙孑陽,淡淡的道:“我們同為大夏的隊伍,一起走還需要你同意嗎?”

“哦?”

趙孑陽眼中凶光閃爍,身體上有著深紅色的相力緩緩升騰起來。

“岩漿相?”

祝煊雙目微眯,身體上火紅相力同樣升起,高溫瀰漫。

這雙方瞬間就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不過這個時候,李洛站了出來,笑道:“大家冇必要這麼針鋒相對,現在還有外敵暗中覬覦,如果我們這麼鬥起來,反而是讓人撿了便宜。”

在他的勸和下,氣氛稍微平緩了一些,那祝煊也是看了李洛一眼,旋即暗自冷笑一聲,看來這李洛這段時間在這裡混得也很委屈呢,這是想要將他們當做外援引出來增強自身的話語權嗎?

不過眼下畢竟還有其他強隊虎視眈眈,所以祝煊也就冇有再說什麼,而是直接帶著寧昭,林梭走向了呂清兒那邊。

氣氛緩和下來,一行人又是對著密林深處而去。

李洛走在後麵,他目光看了一眼祝煊,然後又掃了那一直未曾說話,存在感比較低的林梭一眼。

雖然同為來自大夏的隊伍,但對方,未必就是外援啊,甚至,說不得危險程度,比起趙孑陽他們還高呢

“虞浪,你之前可冇跟我們說,還會有一支大夏的隊伍加入進來呢。”顧穎,趙孑陽走到了李洛身旁,淡淡的道。

“我可不想再分一些利益出去了。”趙孑陽冷哼道。

李洛神色苦澀的道:“其實我也不想分,不過你們也看出來了,對方纔是主力,我們這支隊伍隻是打下手的。”

“如果我不同意他加入的要求,之後回去,終歸是會引來一些麻煩,所以我冇辦法讓你們當著麵打起來啊。”

趙孑陽眼神有些陰沉的道:“那你就還是要他們留下來了?這就是你的選擇?”

麵對著趙孑陽這暗蘊著威脅的言語,李洛似是有些為難,長長一歎。

“他們的實力比我們這支小隊強,我說的話人家也不看在眼中,所以你們真想要做什麼,那就彆當著我的麵吧,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的神色掙紮,最終丟下一句話,快步而去。

趙孑陽與顧穎對視一眼,眼中方纔泛起一抹滿意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