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昭,祝煊這支隊伍的加入,頓時讓得本就成分複雜的守護聯盟,變得更加的...複雜了。

第二日的趕路中,隊伍明顯氣氛都變得有些緊張許多,整個守護聯盟,直接是變成了三個派係。

一派是以趙孑陽,顧穎等人為首的外來者,一派是李洛,呂清兒,秦逐鹿為核心但看上去也是最弱的一派,而第三派便是剛剛加入的寧昭,祝煊,林梭三人。

三派顯然是趙孑陽他們實力最強,而寧昭,祝煊等人人數劣勢,不過實力倒也不弱,再加上如今還要防範外敵,所以趙孑陽他們在冇有準備萬全下,也不好肆意的樹敵。

所以暫時來說,還保持著一些剋製。

當然剋製歸剋製,但一些矛盾還是避免不了的,而李洛則是一副和事佬的模樣,站在中間不斷的調和雙方關係。

彷彿是委屈的小媳婦一般。

守護聯盟,便是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對著多寶池所在的方向進發。

而這一日下來,守護聯盟依舊是受到了一些隊伍的狙擊,眾人曆經一番激戰,最終擊退了來敵,同時也算是收穫頗豐。

夜裡的時候,迎來了每日喜聞樂見的“分金環節”。

...

篝火旁,李洛將一塊炙烤成金黃色的烤肉塞進嘴中,感受著那嘴中散逸開來的美味,一臉的心滿意足。

然後他從篝火上切下一小塊,遞給了旁邊的呂清兒。

呂清兒接過,衝著李洛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這才矜持而優雅的品嚐起來,紅唇沾染著油光,在篝火照射下泛著誘人的光澤。

一旁的秦逐鹿在冇有形象的狼吞虎嚥,吃完後有些悶悶的道:“這金龍道場也太無聊了,這不是我想要的地方。”

他原本所期待的是一場不斷被追殺的刺激逃亡,可他怎麼都冇想到,局麵莫名其妙的變成了被一群頂尖打手貼心的保護著。

這幾天雖然不斷有隊伍狙擊他們,但他與李洛都冇有出手的機會,而主要原因是李洛義正言辭的告訴他,他們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呂清兒,所以絕對不能夠離開她身旁半步。

對於這個理由,秦逐鹿冇法反駁,因為連趙孑陽他們都對此表示認可,當然他們更多的原因,或許是不想讓他們三個走出監控範圍。

但不管如何,這幾天下來,秦逐鹿冇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趙孑陽等人一次次的激戰,而他卻隻能心癢難耐的在旁邊捅樹發泄。

麵對著秦逐鹿的抱怨,李洛隻能給他一個白眼,這莽貨真是不識好歹,為了促成眼下的局麵,他不知道費儘多少的心血,這傢夥還覺得太悶了?

“覺得無聊就多吃點,你看清兒不就胃口挺好的嗎?這幾天感覺都養胖了一點。”李洛說道。

一旁的呂清兒一驚,連忙摸了摸清麗光潔的臉頰:“真的嗎?哪胖了?”

李洛倒是冇想到她這麼大反應,隻能乾笑道:“冇有冇有,開玩笑的。”

呂清兒羞惱的剮了李洛一眼,然後捏住小拳頭捶了他一下。

李洛隻能承受著,然後他又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抬頭看去,便是見到篝火旁,那趙孑陽,顧穎以及祝煊等人都是麵無表情的看著這邊。

李洛能夠感受到他們散發出來的一些怨氣。

畢竟他們每天在外麵拚死拚活,打得頭破血流的,現在回來舔舐一下傷口,還要受到這種暴擊?

好想翻桌子不乾了啊。

“咳...”

麵對著眾人的怨氣,李洛乾咳一聲,趕緊轉移話題:“大家聊點開心的事吧,比如今天的分配。”

他直接掏出了一個布袋子,然後往麵前的地上一倒,頓時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一堆金光燦爛的小可愛就滾落了出來。

正是今天所收穫的道金。

場中所有目光都是在此時火熱的投射而來。

在守護聯盟中,每天的道金收穫都是先由李洛來掌管,其實主要還是因為他們這支小隊實力最弱,大家都放心。

“這就是今天所收穫的所有道金。”

迎著眾人熾熱的目光,李洛從篝火中掏出一根木棍,然後笑容滿臉的將道金分成了各個平等的份。

“辛苦大家了,各取吧。”他說道。

“等等。”

不過此時趙孑陽突然開口了,他盯著其中的一份道金,冷冷的道:“今天多分了一份吧?”

李洛一怔,笑道:“這一份是給他們的啊。”

他指了指寧昭,祝煊那邊。

“我們可冇同意讓他們每天分與我們同等的道金。”趙孑陽冷哼道。

此言一出,那寧昭,祝煊頓時變了臉色,眼神有些陰沉的投向趙孑陽:“你什麼意思?不要冇事找事。”

“我們今天同樣是打退了敵人,憑什麼不分?”

先前李洛拿出今天所獲的道金時,他們就暗自感到震驚,因為此前他們混了好幾日的收穫,都冇有今天這一天的來得多。

此時他們才真正的感受到呂清兒那金龍氣所帶來的聚寶盆效果有多強,怪不得趙孑陽等人對於外來者的加入如此的排斥,畢竟這可是實打實的利益啊。

顧穎說道:“分給你們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冇必要一來就跟我們一樣的數額吧?最起碼也得先表現幾天再說吧?”

祝煊臉色冰冷,袖袍一揮,火紅相力掠出,直接是捲起李洛分配給他們的那一堆道金,然後收了起來。

“不要說這些廢話了,這些是我們應得的,清兒是我們大夏金龍寶行的人,我們能讓你們跟著分配這些道金,已經是很給麵子了。”

“如果你們還不滿足,想要怎麼做,我們都奉陪到底,大不了最後一拍兩散。”

趙孑陽麵色頓時陰沉,眼中有怒意浮現:“好大的口氣,你算什麼東西?!”

他猛的起身,深紅相力湧動,高溫瀰漫開來。

這原本還算和諧的氣氛頓時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李洛趕緊起身,一臉的焦急:“哎呀,你們這是做什麼,何必搞這麼難看,現在可不是鬨矛盾的時候,雖然今天打退了一些覬覦者,但麻煩還未完全解決,我們內亂這不是給人機會嗎?”

“大家給我一個麵子,暫且忍忍吧。”

他揮了揮手,然後看向寧昭,祝煊他們,道:“你們畢竟剛加入,有時候還是需要多付出一點的,這樣吧,今晚的守夜,就交給你們了,如何?”

祝煊看了李洛一眼,他倒也的確不想在這裡跟趙孑陽他們有衝突,畢竟對方人數有優勢,於是也就淡淡的點頭。

然後徑直起身,帶著寧昭,林梭對著遠處走去。

篝火旁的氣氛,這才漸漸的平緩下來。

隻不過篝火升騰間,李洛還是見到了那趙孑陽,顧穎眼中浮現的許些凶光,於是,他有些悲天憫人的歎了一口氣。

他媽的,演了一天戲,今晚終於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