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李洛竟然擋下了宋雲峰的全力一擊?!”

戰台四周,滿是震驚的嘩然聲,所有人麵龐上都佈滿著不可思議。

在場的人,對於水鏡術並不算太陌生,其中一些擁有著水相的人也修煉過這等相術,可如果說水鏡術能夠擋住宋雲峰的全力攻擊,那簡直就是在癡人說夢。

但偏偏,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實實在在的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那蒂法晴美目瞪圓,小嘴都是忍不住的張開了。

“見鬼了吧?!”那貝錕更是目瞪口呆的罵道。

不遠處的呂清兒,纖細柳眉在此時輕輕一挑,杏目灼灼的盯著李洛,果然,她猜想的冇有錯,李洛竟然真的有手段去製衡宋雲峰!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他竟然真的能夠做到。

在那沸騰嘩然聲中,李洛甩了甩刺痛的雙臂,然後腳步離開了戰台邊緣,他盯著麵色陰晴而凶狠的宋雲峰,衝著他露出含蓄的笑容。

而他的心中,則是有著一道欣喜的情緒在擴散。

因為他的試驗,真的成功了。

先前所施展的相術,明麵上是一道水鏡術,可其中彆有奧秘,那就是李洛以自身的光明相力,又疊加了一道名為折影術的中階光明相術。

水鏡術可反彈來犯之力,折影術倒映來犯之敵,兩種特殊的特性疊在一起,就形成了一道加強版的水鏡術,能夠將更多的力量反彈而回。

甚至,在李洛的預測中,未來這兩種力量運轉到極致,說不定能夠直接將襲來的敵人都刻印出來。

以敵攻敵。

而這道改良加強的水鏡術,李洛將它稱為“水光魔鏡”。

“裝神弄鬼,你以為今天你能改變什麼嗎?!”

而在李洛心中歡喜時,那宋雲峰卻是麵色陰沉,身影猛的再度暴射而出,其五指成爪,隱約間,有鋒利無匹的赤紅爪影浮現,撕裂長空。

他冇有絲毫的猶豫,繼續撲擊而去。

李洛見狀,改良加強過的水鏡術再度施展開來,薄薄的水幕如鏡般的於麵前成形。

砰!

宋雲峰凶悍一拳轟來,然而悶聲響起時,他與李洛再度同時倒射而退。

這次宋雲峰有了一些準備,總算是冇有那麼狼狽,但他的麵色反而愈發的難看了,因為他發現李洛那“水鏡術”太過的詭異,每當接觸時,似乎都讓他有一種自己在打自己的感覺。

這他媽的還是水鏡術嗎?!

宋雲峰的攻擊再度被李洛擋了下來,戰台四周,所有人都吞了一口口水,這種事一次是運氣好,兩次就顯然是真的有本事了。

當然莫說是他們,就算是高台上的老院長,徐山嶽,林風等人,都是臉龐上浮現了一些錯愕之色。

“這李洛的水鏡術,似乎是有些不一般啊。”老院長驚訝的道。

其他導師都是點頭,一般的水鏡術,不可能把宋雲峰搞得如此狼狽。

“這種反彈強度,反而有點像是將階相術“玄水鏡”。”有導師分析道。

不過很快,這就引來了反駁:“將階相術是李洛一個六印境施展得出來的?”

之前的導師就啞然了,難以回答,將階相術所需要的相力,莫說是六印,就算是十印,都不夠。

“那的確隻是一道水鏡術。”

徐山嶽盯著看了半晌,然後道:“不過可能是被李洛改良了。”

其他導師麵麵相覷,改良相術?雖然他們都知道李洛在相術上麵擁有著極高的悟性與天賦,但改良相術,這不是他這個等級的人能做的吧?

但除此之外,似乎也冇其他的解釋了。

“不愧是那兩位的兒子...”最終,他們隻能如此的感歎道。

而一旁的林風導師,從頭到尾冇有說話,麵色黑得跟鍋底一般,因為這局麵,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戰台周圍,喧嘩聲如浪潮般一**的擴散。

而台上的宋雲峰麵色陰沉得可怕,他狠狠的盯著李洛,想要再度衝上,可想到那詭異的“水鏡術”,又是停了下來。

“李洛,你敢攻來嗎?”宋雲峰咬牙道。

他也是發現,李洛似乎隻會用這道“水鏡術”來製衡他,而隻要他不主動全力進攻的話,李洛的水鏡術也冇什麼作用。

李洛聞言笑著搖搖頭:“我不敢,你來啊。”

宋雲峰氣得發抖,他真切的體驗到了什麼叫做憋屈以及憤怒,明明李洛的實力遠遜色於他,但他卻用那詭異如帶刺的烏龜殼一般的水鏡術,搞得他這裡束手束腳。

不過宋雲峰終歸也不是蠢人,他漸漸的平息下怒氣,沉思數息,突然再度運轉相力射出。

但這一次,他將自身的相力做了壓製。

“這水鏡術畢竟是高階相術,施展起來對相力消耗不小,如果我能夠逼得他不斷的使用,那麼李洛很快就會相力枯竭,到時候冇了水鏡術,李洛就是冇有爪牙的獵狗而已,不足為懼。”

宋雲峰襲來,可李洛也感覺到了他力量的壓製,心念一轉,就知曉了他的想法。

“倒是聰明。”

“不過壓製了相力,我還怕你不成?”

李洛笑道,宋雲峰之所以強橫,是因為他自身相力強橫,可如今他自縛手腳,李洛又有什麼好怕的?

所以他這一次,反而主動迎了上去,兩道人影對碰在一起,拳腳裹挾著相力,帶起破風聲響。

兩人糾纏在一起,打得倒是熱火朝天,可宋雲峰卻麵色越來越陰沉,因為他發現在壓製了相力後,他竟然無法壓製李洛了。

宋雲峰眼中的怒火越來越盛,下一刻,他體內壓製的相力陡然爆發,狂暴一拳裹挾著赤紅相力,狠狠的砸向李洛。

可就在其拳頭砸下之時,李洛麵前有水幕展開,早就暗中準備好的水鏡術就施展了出來。

砰!

宋雲峰一拳砸在了水幕上,強悍的力量迅速的反彈而來,將他震得胸口發悶的急退了數步。

李洛同樣被震退,揉了揉拳頭,一臉似笑非笑的盯著宋雲峰。

“李洛,我看你這六印境的相力,還能施展出幾次水鏡術?!”宋雲峰麵色鐵青,赤紅相力噴湧,直接是全力攻上。

他自身乃是八印境,相力比李洛更為的雄厚,既然李洛的憑仗隻是這水鏡術,那麼他就用最笨的辦法,直接逼到李洛將相力耗儘!

宋雲峰冇有半點歇息,運轉相力,再度的凶悍衝來。

李洛見狀,繼續施展“水鏡術”。

砰!

熟悉的一幕再度出現,兩人同時被震退。

而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中,所有人都是麻木的望著兩人重複著這樣的舉動。

宋雲峰如蠻牛般的衝上,李洛施展水鏡術,砰的一聲,兩人倒退。

不過冇有人覺得枯燥,因為他們都知道,現在就看李洛的相力還能支援多久...

這種重複性的操作,一直持續到了李洛第十三次將水鏡術施展。

然後,李洛身軀上升騰的藍色水相之力,就漸漸的儘數黯淡了下去。

那是相力消耗殆儘的跡象。

戰台周圍,有一些惋惜的聲音響起。

而宋雲峰陰沉的麵龐上則是浮現出一抹冷笑,咬牙道:“李洛,你現在,又能怎麼辦?!”

轟!

他身影撲出,赤紅相力湧動,雙目都變得通紅起來,宛如撲食的惡雕。

而麵對著宋雲峰這含怒一擊,李洛卻並冇有再進行任何的防禦,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任由那凶悍拳影在眼瞳中急速的放大。

熾熱拳風撲麵而來,可就在宋雲峰赤拳即將李洛麵部僅有寸許距離時,他的拳頭彷彿是凝滯了下來。

因為此時,一隻手掌如鷹爪般牢牢的抓住他的手腕,令得他再無法寸進。

宋雲峰怒視而去,發現觀戰員站在了旁邊,正是他的出手,攔住了他的攻擊。

“你做什麼?!”宋雲峰怒道。

觀戰員麵無表情,指了指戰台邊緣的一根石柱,在那上麵,有著一方沙漏,而此時冇有人注意到,沙漏中的沙粒,已是流光。

李洛揉了揉痠痛的手臂,衝著一臉呆滯的宋雲峰溫柔的笑了笑。

“到點了啊,蠢貨...不然還想加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