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

當呂清兒眉心間那一縷縷金黃色的氣息被黑玉葫蘆所吸走時,李洛的麵色就變得極其陰沉下來,現在他終於是能夠確定,這林梭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他,而是呂清兒。

或者說,是呂清兒所獲得的金龍氣?

可是,呂清兒是在進入金龍道場後才獲得的金龍氣,而這林梭卻是在此之前就加入了進來,他難道提前就知道這些嗎?

而且,林梭這麼做,他就不怕魚紅溪?

這如果回了大夏帝國,他還能有活路?

李洛心思急轉,隱隱的感覺到,這林梭的出手,恐怕其背後也並不簡單。

隻不過此時想這些冇有什麼意義,雖然李洛不知道林梭抽取呂清兒體內的金龍氣究竟有什麼企圖,也不知道這會不會對呂清兒造成什麼損害,但他必須出手將其阻止。

體內相力再度奔湧,他的身體表麵,水光相力以及木土相力涇渭分明的流動著,而後迅速的覆蓋雙刀。

腳掌一跺,其身影暴射而出,連綿刀光直接對著林梭斬去,淩厲的刀光於地麵上撕裂出道道痕跡。

林梭眼神淡漠的望著疾射而來的李洛,搖了搖頭:“不知死活。”

“區區生紋段第三紋,即便你身懷雙相,那又能如何?”

他手掌一握,一柄血紅鐵鐧出現在其手中,血鐧揮舞,血紅相力噴射而出,竟是化為了一朵朵血紅梅花,梅花旋轉著掠向李洛。

李洛望著那些旋轉而來的血紅梅花,眼神微凝,他能夠隱約的感覺到上麵所散發的陰煞之氣,當即不敢怠慢,毫不猶豫的將兩種相力短暫的融合在一起。

嗤!

刀光裹挾著如狂浪奔湧般的雙相之力,一刀刀的斬下,血紅梅花每一次被斬碎,都將會有一股陰煞之力爆發,不過李洛憑藉著雙相之力的霸道,倒是生生的將其抵禦,化解。

數步之後,刀光便是穿過了血紅梅花,快若奔雷般的對著林梭麵門怒斬而下。

同時,體內四顆相力泡破碎,其中儲存的相力奔湧而出。

鐺!

血紅鐵鐧裹挾著血腥相力暴刺而來,與雙刀霎那間硬碰十數回合,可這般碰撞中,林梭身影紋絲不動,宛如是一堵牆般,讓得李洛難以突破。

而李洛的麵色也是愈發的凝重,林梭的實力,似乎比起趙孑陽,祝煊等人還要強上一些,如今即便是麵對著他的全力進攻,依舊還顯得遊刃有餘。

這個人,隱藏得太深了!

鐺!

又是一次硬碰,李洛的身影被震得倒射而退,落進了一片叢林中,而就當林梭試圖進攻時,突然一道虎嘯若隱若現的響起,一道身影如猛虎般的自不遠處的帳篷中暴射而出。

重槍橫掃,裹挾凶煞之氣,帶起刺耳的音爆聲,轟向了林梭。

是秦逐鹿!

林梭腳步一頓,眼中泛起一抹不耐,他手中血紅鐵鐧之上血光相力湧動,直接是形成了三道血環,而後鐵鐧閃電般的與那暴射而來的秦逐鹿硬憾在一起。

鐺!

狂暴的相力衝擊爆發開來,在那一瞬間,秦逐鹿原本氣勢洶洶衝來的身影直接是倒飛了出去,身體上的金色虎紋閃爍,抵禦著呼嘯而來的勁力。

砰!

他的身體將一棵大樹都是攔腰撞斷。

不過轉眼間,他又是翻身而起,他根本不理會身體上那些被血紅相力腐蝕出來的血痕,雙目通紅,悍不畏死的繼續衝殺而去。

秦逐鹿的攻勢極為的凶狠,每一招都是以命搏命,寧願自己重傷,都要給對手帶來一些傷勢,而林梭顯然並不想要以傷換傷,畢竟他纔是占據絕對優勢的一方,所以一時間倒是被秦逐鹿這般瘋狂攻勢纏住了。

咻!

而也就是在此時,李洛所退進的那片叢林中,突然有著一道流光以極為驚人的速度暴射而出,直指林梭咽喉。

林梭眼神一凝,那是一道相力所化的箭矢,那般速度,相當驚人。

林梭張嘴,嘴中血光湧動,而後一口噴出。

一道血箭直接迎上了那一道速度驚人的水矢,不過就在兩者將要碰撞時,流動著光澤的水矢突然轉向,竟是直接錯開了血箭,然後出其不意的從林梭側麵掠了過去。

這一箭,直接射空了?

林梭怔了一瞬,但旋即想到什麼,麵色猛的一變,急忙轉頭,然後就見到那道流光水矢在掠過他身側後,直接是刁鑽之極的射中了懸浮在呂清兒眉心的黑玉葫蘆之上。

鐺!

清脆的聲音響起,黑玉葫蘆直接是被擊飛而開,雖然並未破碎,但卻偏離了位置。

黑玉葫蘆被擊飛,呂清兒眉心散逸出來的一點金色氣息頓時沖天而起,竟是形成了一道金色光柱,其中隱約間有著龍吟聲響徹。

林梭見到這一幕,

麵色頓時陰沉起來。

與此同時,在那遠處的密林中。

混亂的激戰也是在此時因為後方突然升起的金色光柱以及若隱若現的龍吟聲停止了下來。

不論是趙孑陽還是祝煊他們,都是驚愕的看著那邊。

“那個方向是營地那邊?!”趙孑陽麵色一變。

“那個金色光柱是金龍氣?!”顧穎也是失聲。

“有人將金龍氣給釋放了出來?”

趙孑陽等人紛紛色變,旋即眼神震怒的投向祝煊,厲聲道:“祝煊,你們手段也太卑劣了,奪取呂清兒不成,你們竟然想釋放金龍氣?!”

“那呂清兒的娘是大夏金龍寶行的會長,你敢這麼做,之後她定不會放過你!”

祝煊麵色難看無比,怒罵道:“你放屁,我難道不知道這裡麵輕重嗎?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做?而且那金龍氣我根本就不瞭解,我有什麼能耐將它釋放?!”

“那是不是你派人過去了?!”趙孑陽怒道。

祝煊一滯,他的確派了林梭潛過去,但隻是為了先將呂清兒他們控製住,畢竟李洛那個傢夥在那邊,那小子一肚子壞水,需要提前防備他帶著呂清兒偷偷溜走。

但他絕對冇有讓林梭去釋放呂清兒體內的金龍氣,而且他剛纔的話的確不假,他就算有這個心,也冇那個能耐啊!

顧穎見到啞口無言的祝煊,冷笑道:“你還真是狠毒啊,我們這些外人還隻是想要跟著混點道金而已,你卻是想要連鍋都給掀了!”

而此時,那些被祝煊招來的幫手也是紛紛出言:“祝煊,你們這是怎麼回事?金龍氣被釋放了的話,那我們還來做什麼?”

祝煊滿頭冷汗。

寧昭也是急忙來到他的身旁,急聲道:“什麼情況?金龍氣如果被破壞,難保不會對清兒造成傷害,到時候我們回去,魚會長可不會饒了我們!”

“我怎麼知道什麼情況!”

祝煊極為煩躁,旋即他咬牙道:“那個林梭,恐怕有古怪!”

然而此時冇人再理會他的話語,趙孑陽,顧穎等人再也顧不得其他人,急忙掉頭全速趕回營地的方向。

祝煊一咬牙,也是直接動身跟了上去,他目光望著那邊的方向,眼中佈滿著陰沉的怒火。

“林梭,你這混蛋,究竟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