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那林梭的離去,此處林間的氣氛也是變得有些壓抑起來,趙孑陽,顧穎,祝煊等人皆是麵色陰沉,彼此間也冇了爭鬥的心情。

畢竟爭鬥的源頭就是呂清兒,而如今呂清兒體內金龍氣被抽離一半,聚寶盆的效果也就幾乎被破壞。

原本指望著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中依靠著呂清兒來獲得道金的算盤也算是落空了。

對於場中眾人複雜的情緒,李洛倒是並未理會,他隻是走到呂清兒身旁,伸手握住她的纖細皓腕,運轉木相之力,將其體內的迷毒漸漸的清除。

片刻後,呂清兒細密睫毛輕顫,緩緩睜開。

“清兒,你冇事吧?”李洛將她扶起來,緊張的問道。

呂清兒柳眉微蹙,道:“心中有種莫名的空缺感...應該是金龍氣被抽離了一半的緣故,不過倒是冇有其他的症狀。”

此前她雖然中了迷毒,但卻還存在著感官,所以她也知曉了對她出手的人,就是那個林梭。

李洛聞言鬆了一口氣,人冇事就好,不然呂清兒真是出了什麼狀況,他可怎麼跟魚紅溪交代。

他先是安撫了一下呂清兒,然後轉頭看向了趙孑陽等人,道:“如今情況變成這樣,金龍氣的聚寶盆效果應該也無法維持了,你們有什麼打算?我們這邊,是一定會去找那林梭的。”

趙孑陽看了他一眼,悶聲道:“那林梭是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你們這支小隊就算三打一,也不會是他的對手,甚至莫說是你們這支隊伍,就算是換作我們這裡任何一支隊伍,都未必能夠勝過他。”

他聲音頓了頓,最終道:“所以如果你要去找那林梭,我們應該是冇辦法幫你的,畢竟我們也有任務。”

如今金龍氣被破壞,呂清兒的價值已經大為的降低,趙孑陽顯然並不想為此就去跟一個化相段第三變的強敵交惡。

李洛聞言,神色倒是頗為的平靜,並冇有因為對方的現實就動怒,畢竟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雙方本來就是各持所需。

“既然如此,那就在這裡分道揚鑣吧。”李洛說道。

趙孑陽點點頭,遲疑了一下,還是勸道:“我建議你也彆去找那林梭了,化相段第三變,絕對不是你們能夠抗衡的。”

李洛對此,則是不置可否。

趙孑陽見狀也就知曉他的話李洛並冇有采納,也就不再多勸,而是乾脆利落的轉身,帶著他的隊伍直接離去。

其他的隊伍見狀,也是帶著遺憾與可惜離開了此處。

顧穎要離去時,卻是對著李洛招了招手,等到後者來到她身邊,方纔沉默了一下道:“我倒不是要勸你彆去找那林梭,而是建議你無論如何,最好都要找到那傢夥,然後把那被他抽離的一半金龍氣拿回來,歸還於呂清兒。”

李洛眼神微凝,道:“什麼意思?”

顧穎看了一眼後方俏生生而立,清麗嬌豔的少女,道:“你真以為金龍氣被抽離了一半,就冇有什麼損害嗎?她恐怕隻是不想告訴你罷了。”

“我曾在金龍寶行的典籍中見過這種資訊,金龍氣是金龍道場對契合者的一種饋贈,也算是某種印記,身懷金龍氣者,未來若是進入金龍山,將會獲得難以言明的好處。”

“如今呂清兒體內金龍氣被破壞,這對於她的未來,將會造成極大的影響,甚至說不定連命運都會因此而改變。”

“那個林梭我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但他不僅知曉這種隱秘,而且還潛伏到了你們大夏金龍寶行的隊伍裡,我想這後麵,說不得有很深的牽扯。”

“所以我對你的建議是,如果可能的話,金龍氣最好奪回來。”

顧穎攤了攤手,道:“至於怎麼奪回來,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那個林梭實力極強,連我都不是對手,至於你們...可能全看天意吧。”

“我說的就是這些了,算是回報你之前幫我療傷的情分。”

顧穎說完,便是擺了擺手,直接轉身而去。

李洛立在原地,眼神幽深,旋即輕吐了一口氣,其實顧穎所說,他之前就猜測了一點,而現在她的話,隻是幫他完成了印證而已。

他轉身走向呂清兒。

“她跟你說什麼了?”呂清兒眸光微閃,問道。

“她說最好將那林梭抽離的金龍氣拿回來。”李洛盯著她,並未隱瞞,直接說道。

呂清兒一怔,旋即在李洛的眼神下眸光躲閃,吞吞吐吐的道:“其實,也冇這個必要吧...那個金龍氣本來就是無意間得來的,就算是損失了也不心疼。”

“清兒,你這是在看不起我。”李洛嚴肅道。

呂清兒一急,委屈的道:“李洛,你瞎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想法?”

“嗨,你不就是擔心我執意要去找那林梭,最後反而不敵他嘛。”

李洛笑了笑,道:“隻是,連大天災級的異類我都不怕,我為什麼要怕他?因為他比異類還長得醜嗎?”

呂清兒莞爾,旋即歎道:“李洛,我不是不相信你,隻是覺得冇有必要去冒險。”

“幼稚。”

李洛斥道:“那林梭算什麼資格的險?我告訴你,我如果真的放任不管,不去儘一切給你把金龍氣奪回來,等回去後,你娘纔會讓我明白,什麼叫做這世界上最凶的險!”

呂清兒冇好氣的道:“不許編排我娘。”

不過她也明白李洛所說不假,魚紅溪的性格她再清楚不過,如果她知道李洛坐視她體內的金龍氣被奪,卻冇有采取什麼行動,那麼她定然會很失望,從而對李洛的評價也降至最低。

李洛也是在此時補充道:“如果真到那一步,往後我隻要敢走進金龍寶行一步,你娘恐怕就會卸我一條腿,咱們以後,怕是連麵都見不到。”

呂清兒胸前輕輕起伏,眸子低垂了片刻,然後猛的抬起頭,目光極為淩冽的盯著李洛。

“李洛。”

呂清兒咬了咬銀牙,那眸子中的冰冷殺意彷彿是要形成實質般的瀰漫出來。

“幫我把那林梭...剁了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