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萬相之王第三百五十七章計劃對於呂清兒這突然間反差巨大的迴應,李洛也是愣了兩秒,旋即慚愧的道:“在這金龍道場裡麵,剁了喂狗難度還是很大的。”

呂清兒白了他一眼,道:“我隻是這麼比喻。”

“不過有個事我不理解這林梭是從大夏金龍寶行而來的,一旦道場這裡結束,他也會被傳送回去,他難道就不怕回去以後麵對你孃的怒火嗎?”李洛有些疑惑的問道。

呂清兒淡淡一笑,道:“所以他纔會去金龍峰,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他的目標就是奪得一份拜山貼。”

“隻要他取得了拜山貼,那麼事先再有人於外麵做好接應的準備,那麼他就會被傳送到指定地點,而並非是我們大夏金龍寶行總部。”

“顯然,這林梭潛伏在大夏金龍寶行的天藏郡分部,是蓄謀已久的事情,他是衝著我來的,而且計劃很周全。”

李洛怔了怔,道:“能夠對金龍道場如此的瞭解”

呂清兒微微頷首,道:“應該是金龍寶行內部的人,當然,這個金龍寶行,或許不是我們大夏總部,而是其他國家的總部,或者說是其他神州”

“這麼費儘心機,就為了對付你?還是說為了對付你娘?”李洛皺眉道。

他倒不是覺得呂清兒不夠格,隻是現在的她畢竟還隻是一個少女,她的實力應該不至於讓人有這麼深遠的謀劃吧?

“這就不太清楚了。”

呂清兒遲疑了一下,最終如此說道,其實她的內心倒是有著一些猜測,她娘雖說執掌大夏金龍寶行,但要說太引人注目也不太可能,那林梭此次的任務顯然就是要破壞她獲得金龍氣,而這其中無疑是有著更深的牽扯。

說不得跟她那許多年未曾見過的父親有關係。

但這事牽扯的關係有些深了,冇必要都告訴李洛,畢竟知道了也不算什麼好事。

李洛也冇有多問,而是點了點頭,道:“不管那林梭有什麼目的,但金龍氣是一定要取回來的,我答應了你娘在金龍道場保護你,如果就這樣的被人給yin了,以後真是不敢見你娘了。”

呂清兒淺笑道:“不僅要搶回金龍氣,還不能讓那傢夥取得拜山貼,我希望他能夠完完整整的傳回到大夏總部,我們金龍寶行雖然與人為善,但菩薩低眉,金剛怒目,我金龍寶行除了和氣外,也還有一些其他手段的。”

“如果林梭落在了我們手中,我想他骨頭再硬,應該也是能夠撬出一點有用資訊的。”

呂清兒言語輕柔,然而其中所蘊含的冷酷之意,讓得李洛都是有點愕然的看著她。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呂清兒展露出這一麵,那個平日裡有些傲嬌清麗的少女,骨子裡麵其實也是繼承了魚紅溪那在關鍵時刻的冷酷性格,隻是平常時候,都未曾顯露出來罷了。

呂清兒瞧得李洛的眼神,這才驚醒過來,趕忙收斂了情緒,扭捏的道:“是那林梭先不懷好意的,我我想弄死他也是很合理的對吧?”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乾笑著點頭應和:“其實也比較合理了。”

呂清兒突然歎了一聲,道:“可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這個隊伍,就算三人一起,恐怕也不是林梭的對手吧?”

李洛點點頭,道:“自信點,你可以把恐怕去掉。”

呂清兒捶了李洛一拳,這個時候了還在皮,旋即她問道:“那是要找外援?”

李洛下巴揚了揚,示意呂清兒看向四周,後者眸光掃視,則是見到先前不少圍在這裡的隊伍,如今都已是悄然的離去。

這些隊伍本就是因為呂清兒的金龍氣方纔彙聚而來,如今金龍氣被破壞,誰還願意留在這裡?至於為了他們去得罪一個化相段第三變的強敵,就算是趙孑陽,顧穎他們都不願意,更何況其他人?

畢竟彼此間也冇有什麼深厚的關係,甚至還能夠算是一種競爭關係。

在他們看著逐漸變得空曠的四周時,秦逐鹿也是拖著重槍走了過來,此時他的模樣頗為的壯烈,身體上佈滿著血痕,看上去很是淒慘,但他的眼神卻是冇有半點痛苦的模樣,反而充斥著興奮與狂熱,這讓得李洛有點無語,敢情這傢夥被一通暴揍,還揍出激情了?

難道萬獸相大多數都是受虐狂?

“那寧昭,祝煊也溜了,看來並不打算協助我們去對付林梭。”秦逐鹿走來,抹去嘴角的血跡,說道。

李洛對此倒是並不感到意外,那兩個人如果有這種擔當,也不會做出派林梭來盯梢他們的事情了。

“這兩個混蛋,一切他們引起來的,如果不是他們折騰出這檔事,林梭也冇機會出手。”呂清兒咬了咬銀牙,小臉上佈滿著寒霜。

本來他們這邊好好的,在李洛的操控下,已是有著趙孑陽,顧穎等四支隊伍的貼心保護,若不是祝煊他們來引起矛盾,即便林梭是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也很難得手。

“等回去後,定要我娘收拾他們!”她恨恨的說道。

“這兩衰貨就暫且彆管了,他們如今三人缺失一人,恐怕也很難競爭到拜山貼,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李洛搖了搖頭,道。

“那怎麼辦?真的就靠我們三人去找那林梭算賬嗎?”呂清兒有些發愁的說道。

他們三人,李洛與秦逐鹿是生紋段第三紋,而她隻是第一紋,不論是誰都與那林梭有著極大的差距,如果單獨遇見的話,她這裡恐怕連一回合都支撐不過,即便是李洛與秦逐鹿,都難以撐過五回合。

冇辦法,實力相差了整整一個段位。

麵對著如此強敵,呂清兒真是不知道他們會有什麼勝算。

“的確很難。”秦逐鹿也是悶聲說道,雖說他不畏戰,也並不怕那林梭,但怕不怕是一回事,打不打得過是一回事。

李洛沉默了一下,道:“你們相信我嗎?”

呂清兒笑吟吟的道:“我當然相信連大天災級異類都能解決的寶藏男孩呀。”

秦逐鹿悶哼了一聲,冇有說話,隻是沉重的擺了擺手,然後轉身在一旁坐下去休息了,這對話,真的讓人頭皮發麻,還好冇有女孩這麼對他說話,不然他這沙缽大的拳頭一定會捶過去的。

這李洛也真是可憐。

不過誰讓他冇事長成那副德行,也是活該。

李洛有些不滿的看著走到一旁去的秦逐鹿,你這是什麼眼神,我還冇同情你呢,你怎麼還對著我投來了憐憫的目光?

他搖搖頭,也不理會這個莽貨,呂清兒與秦逐鹿雖然反應不同,但答案都是很一致的。

而且這金龍道場中有著瀕死保護,所以怎麼浪也都無所謂了,反正死不了。

“我這幾天需要做一點準備。”

李洛手指摸了摸另外一隻手腕上的暗紅se鐲子,如果說他還有什麼底牌的話,那就是這隻鐲子裡麵的三尾天狼的力量了,隻不過這種力量太過危險,他必須做好一些準備才行。

“接下來我們繼續向多寶池前進,因為多寶池也是能夠提升我們整體實力很重要的一環,若是能夠在那裡獲得一些強力的寶具,這也會讓我們在對付林梭時更多一點勝算。”

李洛說著話時,看了一眼腰間的雙刀,這雙刀用了這麼久,已經即將抵達極限,所以他也急需要將其更換。

所以他希望在那多寶池中,能夠找到適合他的寶具吧,以便應對接下來的那一場跨越整整一個段位的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