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清兒所修習的“冰心玄氣”對於此時的李洛來說,無疑是一場沛雨甘霖,那三尾天狼的能量中蘊含著汙染力極強的意誌,那所具備的汙染力,簡直不弱於於一些大天災級的異類。

先前他雖然成功的勾勒出了“天祭咒印”,但卻因為三尾天狼的力量汙染太強,逼得他隻能第一時間中斷了能量的供給,不然現在的他必然會被三尾天狼的力量所汙染,繼而短暫的失去理智,肆意的殺戮,破壞。

而這一次的試驗,也讓得李洛清晰的感受到了三尾天狼的力量有多凶險。

難怪連龐千源院長都告誡他在動用這股力量時要保持謹慎。

不過好在的是呂清兒這“冰心玄氣”來得及時,雖說這“冰心玄氣”也不可能完全的化解三尾天狼的意誌汙染,但終歸是能夠將其汙染力削弱一些,這會減緩他的壓力。

呂清兒也是因為李洛這激動而誇張的表現羞紅了臉蛋,不過她還是矜持的將小手抽了出來,繼而將話題轉移,眼露擔憂的道:“你究竟在做什麼呀?怎麼會折騰成這個樣子?剛纔的你,好危險。”

李洛情緒漸漸的平複,無奈的笑道:“隻是一道秘術而已,畢竟想要越級打敗那林梭,尋常辦法可是行不通的。”

呂清兒柳眉緊蹙,認真的道:“李洛,如果你那所謂的秘術是需要冒這麼大風險的話,那我寧可不去奪回那一半的金龍氣了。”

“放心吧,我會有分寸,如果真是不可為,我也不會勉強。”李洛笑著安撫道。

呂清兒眸子盯著李洛看了一會,最終知曉無法讓他更改主意,隻能輕歎了一口氣。

“按照我們現在的速度,或許還有兩日時間,就能夠抵達多寶池了。”李洛則是將話題轉移,目光眺望著遠處。

“希望能夠在那多寶池中獲得一道稱手的武器寶具,我這雙刀,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接下來將會與林梭進行最終的決戰,如果冇有一柄好的武器,到時候交手的時候,戰鬥力無疑也會大打折扣。

“多寶池內藏寶豐富,遠超我們的想象,隻要我們有著足夠的道金,不愁找不到心儀之物。”呂清兒說道。

“希望如此吧。”

李洛笑了笑,望著遠方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期待。

...

在接下來的兩日中,李洛三人繼續片刻不歇的趕路,終於是漸漸的接近了多寶池所在的區域,當他們登上一座高坡,目光看向前方時,隻見得一汪清澈大湖宛如明鏡般的點綴於群山間,其內有萬道金光時而噴湧,絢麗華麗到了極致。

無邊無儘的寶光,看得人眼花繚亂。

“這就是多寶池嗎?真是...好大的手筆。”李洛望著那座大湖,忍不住的驚歎出聲。

寶具價格高昂,那多寶池內所存放的寶具,如果換算成天量金的話,恐怕榨乾了整個大夏國都湊不出來,這是真正的富可敵國,而金龍寶行的實力之恐怖,由此可見一斑。

而能夠被投進多寶池內的寶貝,都是寶具級彆,寶具的煉製,不論是煉製難度還是消耗,都遠非普通相具可比,據說煉製寶具的最後一環,被稱為“開眼”,簡單來說就是寶具與外界天地產生連接時將會形成一道細微的孔隙,這道孔隙有些似人目,所謂“開眼”也就是這麼來的。

一些強大的寶具在開眼時,將會顯露異象,與天地間的連接會更為的敏銳與堅實。

因此寶具中流傳著“三眼”之說。

白眼,金眼,紫眼。

三眼又分上下二品。

常見的寶具多為“白眼”,眼前這多寶池內白光眾多,顯然也是以此為主,但也莫要因此就覺得白眼寶具不值錢,因為也就是在這變態的金龍道場了,否則放到大夏金龍寶行,一件白眼寶具價格都是百萬級彆的,並不算便宜。

金眼更貴,五百萬打底,極品的金眼寶具更是將近千萬。

紫眼寶具就不必說了,那是連封侯強者都會心動的東西。

“據說多寶池雖然看上去是一座湖泊,但實則是一片開辟的小空間,而金龍道場內所有的多寶池都是連接在一起的。”一旁的呂清兒眼帶驚歎的看了一會後,說道。

李洛點點頭,他的目光轉向四周,然後發現不少身影都是在自山林間掠出,並且對著多寶池的方向趕去,那熱鬨的模樣比起之前來搶金龍氣還要更為的壯觀。

顯然,這片區域將近八成的隊伍,都是彙聚了過來。

“看見多寶池後方那座大山了嗎?”呂清兒在此時突然伸出纖細玉指,指向了遙遠的方向。

李洛,秦逐鹿皆是看去,然後眼神就是一凝,隻見得在那遙遠處,有一片金色山脈盤踞,宛如金龍匍匐,而在龍首的位置,可見一座巨峰沖天而起,宛如金色龍角,氣勢恢宏。

“那裡就是金龍峰,金龍拜山貼出現的地方,也是此次曆練的終點。”呂清兒說道。

李洛輕輕點頭,那林梭必然是會去金龍峰的,到時候遇見顯然就是一場極為激烈的越級戰鬥。

“化相段第三變...”

李洛笑了笑,衝著秦逐鹿道:“如果咱們能贏,那可就真是長臉了,這種越級跨度,可不尋常呢。”

秦逐鹿舔了舔嘴唇,一臉的狂熱與期待。

“不過在此之前,咱們也得先武裝一下,把戰鬥力提升到最高。”

李洛一揮手:“走吧,去見識一下這傳說中的多寶池。”

李洛眼中泛起一絲迫不及待,寶具價格不菲,雖然以他的身份也不是買不起,但世間什麼事情是能夠比白嫖更開心的?

呂清兒與秦逐鹿也是點頭,三人便是自高坡掠下,穿過茂密山林,在那人聲鼎沸間,來到了那氣氛已經火熱到沸騰的多寶湖之前。

多寶湖宛如明鏡,鑲嵌於群山間,波光粼粼間,不斷的有光華流動。

而此時正不斷的有著隊伍滿懷期待的走入多寶池中,他們的身影在接觸到湖水的那一霎那,就會直接化為一道白光消失而去。

同時還有著一道道白光裹挾著人影從多寶池中掠出來。

這些人出現後,便是忍不住的歡撥出聲,他們的手中皆是握著一柄散發著不弱能量波動的寶具,其上隱隱有白光閃爍,彷彿一隻白色眼目。

“我們各自隻有一次進入多寶池的機會,至於道金,都已經做好平分了,我們每個人有九百三十枚道金,從我得來的資訊來看,多寶池內的白眼寶具的兌換價格在三百到七百道金之間,我們可以各自兌換一道,剩下的留著等最後的“道金灌頂”,所以建議大家不要一次性用光了。”呂清兒則是在此時囑咐道。

“金眼寶具呢?”李洛問道。

“多寶池內的金眼寶具極少,不提你能不能找到,即便找到了,其兌換價格最低都在兩千道金以上,這種嚴苛的條件,不是我們這種級彆的曆練能夠兌換的。”呂清兒解釋道。

李洛聞言則是有些遺憾,白眼寶具雖然價格也不菲了,但真正讓他心動的還是金眼寶具,當然他也明白不能想得太美,金龍寶行財大氣粗,但也不是傻子,怎麼會將金眼寶具輕易的拿來贈予他們這些外人?

“準備進入吧。”

李洛也冇有再多說什麼,對著呂清兒,秦逐鹿點點頭,而後三人便是不再猶豫,身影一縱,徑直的衝進了波光粼粼的多寶池中,而後身影在白光的包裹下,憑空消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