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踏入多寶池的那一瞬,眼前有光芒大盛,那光芒之強,令得他忍不住的閉上了眼睛,待得數息後睜開時,眼前的景象已是大變了模樣。

周遭環境彷彿是湖底,湖水晶瑩剔透,而此時的他自身彷彿是被一道水泡所覆蓋,在水泡的保護下,他能夠安然的行走於水中。

“這就是多寶池內?”

李洛眼神有些好奇,目光打量四周,然後就見到有許多散發著光芒的遊魚在歡快的穿梭,他剛開始還冇在意,可等到一條遊魚穿過他眼前的時候,他才震驚的看見,這遊魚身體略微有些透明,而在魚肚子內,隱約可見一道迷你的短劍。

短劍散發著光芒,隱隱有熾熱狂暴的能量波動瀰漫而出,在短劍劍柄處,有一道細微的白色光痕,猶如一道白色豎目般。

“這...這就是寶具?!”

“多寶池內這些魚兒,全部都是寶具所化?!”李洛眼中滿是震驚之意,雖然早就料到多寶池內寶具數量眾多,可當那眾多魚群於前方遊過的時候,還是給他帶來了極為強烈的震撼之意。

這金龍寶行,怎麼能豪到這般冇有人性?!

李洛呆滯了好片刻,方纔漸漸的回過神來,一聲感歎,跟這種級彆的勢力比起來,莫說是洛嵐府,就算是聖玄星學府恐怕都是差了不止一籌。

他根本無法想象,那所謂的金龍寶行總行究竟擁有著何等恐怖的勢力。

不過這些情緒很快也就被李洛按耐了下去,金龍寶行再強,也與他冇有多大的關係,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找找有冇有適合自身的寶具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這般想著,李洛也就抬腳於湖中漫步起來,時而眼前有散發著白光的遊魚劃過,不過他也並冇有急著出手,而是仔細的打量著這些遊魚。

在觀察了半晌後,李洛發現這些遊魚散發的白光也有強弱之分,如果所料不差的話,白光強烈的遊魚皆算是上品白眼級寶具,而白光稍弱的,就是下品白眼。

至於散發金光的遊魚...卻是一條都冇看見。

這倒是符合李洛的猜測,金眼寶具即便是在這多寶池內也不多見。

在李洛四處遊覽時,一條散發著白光的遊魚漂過他的眼前,他伸手將其握住,魚兒也未曾掙紮,靜靜的躺在手中,在魚肚內,可見一柄被縮小的青色長劍。

有淡淡的光芒於遊魚體內綻放,然後在李洛眼前交織,形成了一片簡單的文字。

“九靈劍,下品白眼,以九靈鐵木打造而成,可增幅木相之力,兌換價格,三百八十枚道金。”

李洛粗略的掃了一眼,然後便是將這一尾遊魚放開,他並不擅長劍法,還是雙刀以及大弓更適合他一點,兩者搭配,可近防可遠攻。

片刻後,又是抓住一尾遊魚。

“玄泥甲,上品白眼,以百鍛玄泥所鑄,曆經九九之火煆燒,堅不可摧,可克金鋒之力,卻懼水相之力,兌換價格,六百枚道金。”

李洛眼前一亮,竟然是一副上品白眼級的防禦寶具,有此甲在身,那防禦力必然是會大大的增強,不過可惜,現在的他急需要的並非是這種防禦之物,他手中的道金也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兌換此物,畢竟他還要留一些道金作為灌頂之用。

所以最終李洛在猶豫了一會後,隻能帶著遺憾之意將其放走。

而在接下來的一些時間中,李洛又是檢視了一些白眼級的寶具,其中不乏一些亮眼之物,但對於李洛而言卻並不適合,所以最終都是被其放棄。

搜尋持續,直到半柱香後。

李洛終於是遇見了一道讓他心動的寶具。

“靈螳刀,刀分兩柄,皆為下品白眼,以金靈螳雙刃為主材煉製而成,鋒利無匹,有裂金斷石之力,雙刀交錯,如靈螳絞殺,殺傷力驚人,兌換價格,五百一十枚道金。”

李洛望著麵前那一尾遊魚體內的暗青色雙刀,大為意動,這就是他所需要的雙刀,隻不過這雙刀的價格遠遠超過一般的下品白眼,想來是因為它看似為一體,實則有著雙刀的緣故。

他盯著這一尾遊魚躊躇了好片刻,最終一咬牙,就打算直接兌換。

不過也就在李洛剛要下手的時候,又是有著一尾遊魚漂了過來,其上有明亮的白光散發出來,一看就知曉是上品白眼品階。

李洛也是好奇的看去,然後順手接了過來。

不過目光看去,又是有些失望,因為那魚肚內並非是寶具武器,而是一顆乳白色的光珠,光珠散發著溫暖的光芒,讓得人心境都是為之平和。

有光幕於遊魚體內散發。

“聖光靜心珠,上品白眼,以聖光珍珠煉製而成,含之在口,可散發聖光屏障,庇護心靈,可化解諸多汙染,此物為消耗之物,兌換價格,六百三十枚道金。”

李洛原本有些失望的目光隨著這片光幕的出現,則是漸漸的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庇護心靈,化解諸多汙染...”

李洛吞了一口口水,這豈不是對抵禦三尾天狼的意誌汙染也有用?

現在的他,最感到麻煩的,不就是三尾天狼力量中的汙染嗎?

雖說呂清兒修煉了“冰心玄氣”,但那依舊不可能完全的抵消掉三尾天狼的意誌汙染,所以這幾天下來,李洛時刻都在擔心萬一到時候施展出這股力量出現了失控會怎麼辦?

而現在,這顆“聖光靜心珠”的出現,讓他終於是有了一些把握。

但麻煩又出現了,選擇了“聖光靜心珠”,他就冇有多餘的道金去選擇“靈螳刀”了。

現在的他,同樣也需要趁手的武器寶具啊。

李洛臉色變幻,眼中滿是掙紮之色,此時的他恨不得仰天怒吼,不就是道金嗎,我先賒賬不行嗎?!

但這也就是想想而已,賒賬顯然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是金龍道場,又不是大夏金龍寶行,還能找魚紅溪商量一下...

所以李洛在掙紮了好半晌後,終於還是下了決定。

他眼睛一閉,一把抓住那顆“聖光靜心珠”,然後再也不看漂浮在麵前的“靈螳刀”,身影衝起,直接是選擇退出了這座多寶池。

算了,此刀與他無緣,還是等回去後專門找人打造一柄專屬寶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