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李洛那邊的擇寶結束時,呂清兒這邊同樣是因為寶具太多,從而挑選得眼花繚亂,一時陷入到了選擇困難症中。

“這麼多...怎麼挑選呢?”

此時的呂清兒,周身環繞著七八尾遊魚,每一條遊魚肚內都顯化著不同的白眼寶具,上下品皆有,所以這更是讓得她有些發愁。

最終在猶豫了好半晌後,她伸手抓向一尾遊魚,這是一件品階達到上品白眼的內甲寶具,具備一定的防禦力,之後他們三個如果要去圍剿林梭,她呂清兒實力最弱,此時增強一些防禦的話,倒也是會有更多的自保之力。

不過就在呂清兒抓住這尾遊魚,準備支付道金時,她突然見到不遠處似是有淡淡的金光閃過。

她怔了怔,然後就握住這尾遊魚,好奇的對著那邊走過去。

而隨著接近,方纔發現那是一片湖底礁石,而幽黑的礁石山有一條小小的裂痕,裂痕很小,換個人還真是鑽不進去,也就呂清兒身子纖細,這纔剛好擠了進去。

擠進礁石山裂縫,其內是個不大的空間,光線昏暗,但呂清兒卻冇注意這些,因為她發現這礁石山裂縫內,竟然有三尾遊魚在緩慢的遊動著。

有異常明亮的白光自其中散發出來,而且最令得呂清兒有些震驚的是,那明亮的白光中,彷彿隱隱有著細微的金線浮現。

呂清兒連忙靠近過去,仔細看了看,果然是發現那三尾魚肚內都藏著一道白眼寶具,而且在這三道寶具的白眼之中,一條淺淺的金線緩緩遊動。

“白眼顯金線?”

呂清兒好歹也是大夏金龍寶行的大小姐,平常裡也算是接觸了許多的寶具,所以一眼就看明白了端倪,當即美目中更是驚愕不已。

所謂的“白眼顯金線”,是指一些上品的白眼寶具在達到某個程度後,有了漸漸向金眼寶具蛻變、進化的潛力。一般來說,這種寶具算是最上品的白眼寶具,其價值也是上品白眼寶具中最為昂貴的。

雖然跟真正的金眼寶具還有不小的差距,但也超越了一般的上品白眼。

也正因此,呂清兒會如此地愕然,而且最讓得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眼前這還不是一道,而是三道!

她再度看了看,這三道金線白眼寶具,一件是黑色的鐵甲,一件是散發著寒氣的菱形寶石,最後一件似乎是一柄有光線紋路交織的大弓。

東西倒是真的不錯...

呂清兒看了一會,又是有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從先前的經驗來看,多寶池內的上品寶具兌換價格都超過五百道金一件,而這種金線白眼道具價格必然是更為的高昂,她猜測應該都超過了一千,而這個價格,她根本兌換不起啊。

不過兌換不起,也不影響先觀摩一下。

呂清兒伸手抓向那蘊含著菱形寶石的遊魚,這寶石明顯是冰係能量,最為的適合她。

“千載玄晶珠,上品金線白眼,以地底玄晶所打造,千錘百鍊,蘊含玄晶寒意,將會大大增強冰相之力的寒氣效果,兌換價格,兩百道金。”

呂清兒看著散發的光幕,美目中有掩飾不住的喜愛,這玄晶珠簡直就是為她量身打造啊。

咦?

突然呂清兒驚咦了一聲,她終於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件寶具的兌換價格,是...兩百道金?!

怎麼可能?!

呂清兒忍不住的揉了揉眼睛,認真的看去,發現那的的確確寫的是兩百道金。

“不可能啊,是寫錯了嗎?”呂清兒喃喃道,其他的上品白眼寶具價格都在五六百道金,可這比上品白眼還要更高級的金線白眼,竟然才兩百道金?

這也太離譜了吧。

呂清兒臉色變幻了數秒,然後她突然伸手抓向另外兩尾遊魚,光幕升起。

“黑耀戰甲,上品金線白眼,以黑耀玄鐵鑄造而成,防禦驚人,但戰甲沉重,對肉身力量有一定要求,兌換價格,兩百道金。”

“光隼弓,上品金線白眼,以光隼之骨鍛造,注入相力可引發光隼箭,其速如光,自帶音波衝擊,可乾擾敵人心神,兌換價格,兩百道金。”

看著這兩道金線白眼的兌換價格,呂清兒小嘴終於是忍不住的緩緩張大。

三件金線白眼,加起來才六百道金?這在剛纔,可隻是一件普通上品白眼的價格啊!

怎麼會這樣?難道這是隱藏的福利嗎?

而且,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這三件寶具,玄晶珠簡直是為她量身打造,黑耀戰甲對肉身力量有要求,秦逐鹿那傢夥是噬金妖虎相,力量本就驚人,再加上他那悍不畏死的性格,搭配了這戰甲,完全可以橫衝直撞,至於那光隼弓...李洛不就是擅長雙刀與弓箭嗎?

這些寶具上麵,就差直接寫上他們三人的名字了。

如果這真的是巧合,呂清兒感覺有點侮辱她的智商。

呂清兒眸光閃爍,臉色略微有些古怪,不過最終她也冇有多說什麼,而是直接伸手抹過三尾遊魚,毫不猶豫的支付了六百道金,然後將它們藏進了空間球內,轉身就走。

反正不管這些寶具究竟什麼來路,既然都出現在了眼前,那當然不可能放過。

他們三個之後將會迎戰林梭,如此強敵,他們必須最大化的武裝自己,畢竟李洛為了她,都已經開始在準備那般危險的秘術了,那她當然也必須竭儘全力。

而有了這三件金線寶具,他們的把握就更大了。

此次的金龍道場之行,總是透著一種古怪感,等回了大夏,定要好好問問娘究竟是怎麼回事...

想著這些的時候,呂清兒迅速的出了多寶池,然後見到了早已出來的李洛與秦逐鹿。

秦逐鹿手持一柄黑色的重槍,愛不釋手的把玩著,顯然是新兌換的武器,而一旁的李洛則是神色有些惆悵複雜,有點高興,又有點憂愁。

“出來了嗎?找到合適的寶具冇?”而見到呂清兒出來,李洛也是笑問道。

呂清兒快步走來,拉住李洛的袖子,快步走向後方的林子裡,小聲的道:“你們都跟我來。”

李洛與秦逐鹿對視一眼,眼中滿是疑惑,但還是邁步跟了過去。

三人溜進小樹林,還不待李洛發問,呂清兒就乾脆利落的將黑耀戰甲與光隼弓都取了出來。

然後兩人就看著麵前兩件寶具那一道白眼痕跡中流轉的金線,陷入到了長久的沉默中。

(ps:拍抖音被坑了,所以今天兩章,具體情況請看我的抖音賬號,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