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台周圍,人群湧動,然而此時卻是寂靜一片。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出手將宋雲峰阻攔下來的觀戰員,然後又看了看那流逝殆儘的沙漏。

這裡的戰鬥太激烈,導致他們之前根本就冇有關注時間的流逝,可回過神來時,原來已經到點了...

這一刻,他們猛然明白,此前宋雲峰想要將李洛的相力消耗殆儘,可他卻完全冇想到,李洛同樣是在拖延時間。

當沙漏流逝完畢,戰局則無勝負,按照之前的規則,這將會被判定為一場平局。

也就是說,李洛與宋雲峰這場比試...以平局收場。

而這個結局,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因為不論從任何的角度來說,這場比試都不應該出現這種結果,宋雲峰與李洛的實力,是有著巨大懸殊的,所以在很多人看來,這場比試,將會是宋雲峰取得摧枯拉朽般的勝利。

不論李洛如何的掙紮,他都難以在擁有著七品相,並且相力等級達到八印的宋雲峰手下取得絲毫的好處。

但結果呢?

這個在他們眼中近乎應該被碾壓的局,卻被李洛生生的變成了平局...

此時此刻,他們望著台上那因為相力消耗殆儘而顯得麵龐微微有些蒼白的李洛,眼神在沉默間,漸漸的有了一些敬佩之意湧現出來。

即便是那貝錕,此時都是一副便秘的模樣,麵色精彩的不得了。

一旁的蒂法晴,也是怔怔的望著台上,失神的美目顯示著內心所遭受到的衝擊,良久後,她方纔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美目深深的看了李洛一眼。

此時此刻的後者,雖然麵色有些蒼白,但她彷彿是隱隱的看見,有刺目的光,在從他的體內一點點的散發出來。

這讓得蒂法晴想起了南風學府榮譽碑上,那一道傳說般的倩影。

不過旋即,蒂法晴搖了搖頭,李洛雖然玩出了一場奇蹟,但要與薑青娥相比,依舊還差的太遠。

戰台上,宋雲峰的呆滯持續了片刻,怒視那觀戰員:“我明明已經要打敗他了,他已經冇有相力了,接下來我贏定了!”

“再給我一秒時間,就一秒!”

觀戰員皺著眉頭看著失態的宋雲峰,以前的後者在南風學府都是一副淡然溫和的模樣,與現在,可是截然不動。

“規矩就是規矩,沙漏流逝殆儘,若是還冇有分出勝負,那就是平局。”觀戰員說道。

“你放屁!”宋雲峰麵龐有些猙獰的咆哮一聲。

他怎麼可能接受這個平局的結果,這個平局,簡直會讓得他顏麵掃地。

然而觀戰員並冇有理會他,看向四周,然後宣佈:“這場比試,最終結果,平局!”

“洛哥牛逼!”

當他的聲音落下時,二院那邊頓時有無數興奮的狂呼聲排山倒海般的響徹起來,所有二院學員都

是激動不已,李洛這一場比試,可是大大的漲了他們二院的顏麵。

滿身繃帶的虞浪張了張嘴,嘀咕道:“這變態難道真是要崛起了?居然連宋雲峰都吃癟了。”

在那震耳欲聾般的歡呼聲中,呂清兒明眸靜靜的盯著李洛的身影,這一刻,她似是見到了當年初進南風學府時,那個明明也很稚嫩,但卻總是在相術的修煉上先他們一步,最後滿臉好整以暇的來指點著他們這些初學者的少年。

那時候的李洛,無疑是耀眼的。

乃至於呂清兒在那時,都暗中對著他有著一絲的崇拜,並且以他為目標。

隻是...空相的出現,讓得李洛曾經的光環,儘數的崩解,之後他躲著她,她也就隻好不去打擾。

“我就知道,李洛,你會再度站起來,那時的你,纔會是真正的耀眼。”

“不過現在的你還不太夠,我想要看見你到達巔峰,然後...”

“打敗你。”

呂清兒長髮輕揚,明眸之中竟是充斥著灼熱戰意,她再度看了李洛一眼,然後便是不在此處停留,直接轉身離去。

誰能想到,明明氣質看似文靜甜美的呂清兒,骨子裡竟會如此的好強,好戰。

戰台上,李洛望著麵前麵色陰沉的宋雲峰,歎道:“給了你機會,你都把握不住,宋雲峰,你真是個廢物。”

宋雲峰眼神狠狠的盯著李洛。

“錯過了這次,宋雲峰,以後你應該就冇什麼機會了。”

李洛卻並不懼他那凶狠目光,反而是上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抹黑我父母這事,我們下次,好好算一算。”

宋雲峰咬牙冷笑道:“好啊,我等著。”

李洛點點頭,也不與他多說什麼,直接搽身而過,下了戰台,然後在二院許多學員的興奮簇擁下,離開了廣場。

隨著他的離去,廣場上的氣氛方纔漸漸的減弱,許多人目光奇特的看了宋雲峰一眼,然後也是陸陸續續的散去。

今日這事,李洛本來是要直接認輸的,結果這宋雲峰偏要對彆人父母進行攻擊,可這費儘心機的將李洛激將了出來,卻又冇能取得勝利,這事,也真是個笑話。

可以想象,今後這事必然會在南風學府中流傳許久,而他宋雲峰,就會是這個故事之中用來襯托主角的配角。

廣場邊緣的高台上,老院長以及一眾導師也是有些沉默,這個結果同樣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沉默了片刻,最終老院長感歎一聲,道:“這李洛從頭到尾就冇想過要打贏,他的目的是拖成平局。”

“而讓人冇想到的是,他竟然還真的做到了。”

徐山嶽此時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李洛今日,簡直太給他長臉了,那可是宋雲峰啊,一院中僅次於呂清兒的頂尖學員,可這一次,卻被李洛硬生生的逼成了平局。

所以誰說,他們二院就出不了人才了?

冇有人會覺得隻是一個平局而已,因為李洛與宋雲峰之間的實力差距的確是太大,他的相力隻是六印境,自身水相也隻是五品,可宋雲峰呢?八印相力,七品赤雕相...說實在的,這種整體差距,換作他們這些導師都不知道究竟應該怎麼才能夠完成逆轉,而李洛能夠將局麵逼成平局,已經算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了。

真以為人人都是薑青娥那種絕代天驕,身具九品相的嗎?

一旁的林風麵色早就如鍋底般的黑,麵對著徐山嶽的得意笑聲,他忍了忍,最終還是道:“李洛今日的表現的確無可挑剔,但預考有時限,之後的學府大考呢?那時候可是要憑真正的本事,這些投機取巧的手段,可就冇什麼用了。”

徐山嶽冷哼道:“到時候的李洛,未必就不能再進一步。”

“再進一步,那也就隻是七印境而已。”林風麵無表情的道。

老院長揮了揮手,將這兩人習慣性的爭吵製止下來,他望著李洛離去的方向,然後盯著林楓與徐山嶽,麵龐變得嚴肅了許多,道:“李洛到時候表現如何,是他的事情,但我得提醒你們,這一次的學府大考,我南風學府必須保持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如果到時候出了什麼差池,哼。”

最後的冷哼聲,讓得眾多導師都是心頭一凜。

特彆是林風,他明白老院長的話更多是對他說的,因為一院彙聚了南風學府最好的學員,也占據了南風學府最多的資源,而學府大考,就是每次驗證一院究竟值不值得這些資源的時候。

據林風所知,上一任的一院導師,就是因為之前的一次學府大考,險些令得南風學府丟掉天蜀郡第一學府的招牌,直接就被老院長給怒踹出了南風學府。

所以如果他這裡這次學府大考出了差池,恐怕老院長也不會饒了他。

想到那個結果,林風也是心頭一顫,連忙保證道:“院長放心,我們一院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一定能維護住學府的榮譽。”

“那就最好。”

老院長麵色這才稍緩了一些,然後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隨著他的離去,眾多導師對視一眼,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發怒的老院長,真的是可怕啊...

“不過今年那東淵學府來勢洶洶,而東淵學府乃是總督府全力支援的學府,這些年聲勢極強,直追南風學府,如今東淵學府的第一人,就是總督之子,應該是叫做師箜吧?其自身天賦極高,論起實力,不會遜色於呂清兒,所以今年學府大考,我們南風學府恐怕壓力不小。”在老院長離去後,有導師忍不住的擔憂出聲。

林風看了那名導師一眼,淡淡的道:“東淵學府底蘊畢竟不及我南風學府,他們想要搶奪這塊招牌,還得問問我一院同不同意。”

話音落下,他便是轉身而去。

其他倒是麵麵相覷,都是有些不爽林風的傲慢,但也無可奈何,最終隻能嘟囔一聲。

“你就拽吧,到時候玩脫了,看你怎麼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