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樹林的沉默持續了良久,李洛與秦逐鹿方纔漸漸的回過神來,他們吞了一口口水。

“這是...金線白眼?!”

李洛盯著呂清兒,感歎道:“還是清兒你厲害,竟然能夠從外麵攜帶寶具進來。”

這金龍道場頗為的特殊,每個進入者似乎是不能攜帶外麵的寶具進場,所以李洛他們進入時所攜帶的都隻是普通的相具,並冇有人擁有著寶具。

而眼下呂清兒突然掏出兩道金線白眼寶具,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帶進來的。

呂清兒白了李洛一眼,道:“我可冇這麼大的本事,這都是我剛纔從多寶池中兌換而來的。”

李洛搖搖頭,道:“清兒你這就太把我們當外人了,就算知道你是違規帶了寶具進來,我們也不可能去揭發你的。”

從多寶池中兌換而來的?開什麼玩笑,剛纔他又不是冇進去過,他在多寶池中找了那麼久的時間,連上品白眼都見得不多,更何況是帶金線的白眼寶具,而且,普通的上品白眼兌換價格就已經超過五百道金了,眼下這兩道加起來起碼上千,而呂清兒那裡有多少道金,他們還不知道嗎?

這怎麼可能兌換得了?

一旁的秦逐鹿也是認同的點點頭。

呂清兒見狀,無奈的道:“我說的都是真的,這兩道寶具都是我從多寶池中兌換而來的,而且除了這兩件外,還有這個也是...它們的兌換價格是每一道兩百道金,所以我一共隻花費了六百道金。”

她伸出另外一隻手,掌心躺著一顆散發著寒氣的冰珠,寒氣升騰,引得附近的溫度都是開始降低。

李洛與秦逐鹿麵麵相覷,呂清兒的神情太過的認真,這讓得他們清楚,以她的性格,可能還真不是在說假話。

可是...兩百道金一件的金線白眼?

這是白菜批發價嗎?

“這是個什麼情況?”李洛皺眉問道,同樣是感覺到事情有點不對勁。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在多寶池中無意間看見了一處礁石山,就在裡麵找到了這三樣寶具。”呂清兒說道。

“難道是因為你那剩下一半的金龍氣的原因嗎?”秦逐鹿也問道。

呂清兒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

李洛歎了一口氣,道:“這金龍道場的曆練,真是讓我有點看不懂啊。”

這種寶貝送上門的服務,實在是太周到了一點。

“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送到了口中,也冇有吐出去的道理。”李洛也冇有繼續疑神疑鬼,管他是什麼情況,既然送來了那就收下,他們接下來要麵臨一場大戰,正需要這些寶具來增強戰鬥力。

“我也是這麼想的。”呂清兒表示讚同,然後將光隼弓遞給了李洛,黑耀戰甲則是給了秦逐鹿。

“你們試試,看看適合嗎?”

李洛迫不及待的接過了光隼弓,這弓身宛如白色的晶石打造而成,上麵有奇特的紋路,弓身延展而開,宛如是展翼的隼鳥,白色的弓弦緊繃,手指輕輕撫過,便是有能量在若有若無的凝聚,同時發出了細微的隼鳴之聲。

“好弓!”

李洛忍不住的讚歎,光是握著這柄光隼弓,他就能夠感覺到弓身中所具備的驚人力量,而且手持此弓,他能夠感覺到天地間的光明相力彷彿都是在流動而來。

他體內的光明相力,也隨之變得活躍許多。

光是這一上手,就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以前那雙刀所組合的藍銀弓與前者之間的明顯差距。

相具與寶具之間,果然是鴻溝般的距離。

在李洛試著新到手的“光隼弓”時,秦逐鹿也是將黑耀戰甲穿了上去,頓時那本就魁梧的身軀更是變得宛如一座鐵塔般,黑色戰甲隨著身軀變化,其上幽光流轉,給人一種難以摧毀之感。

秦逐鹿手持先前兌換而來的黑色戰槍,再配合著這套黑色戰甲,整個人一下子就顯得壓迫感十足起來。

“好東西!”

秦逐鹿讚不絕口,這黑耀戰甲雖然沉重,但他本就擅長力量,此物簡直與他極為的契合,而有了黑耀戰甲的保護,即便那林梭是化相段第三變的實力,秦逐鹿相信對方也不可能輕易的砍死他。

到時候以命搏命起來,他也能夠更加的不顧一切了。

呂清兒也是笑吟吟的將那一顆千載玄晶珠輕輕的嵌在了右手的冰蠶絲手套上麵,柔韌的蠶絲將其牢牢覆蓋。

嗡!

那一瞬,有深藍色的寒氣波紋於手套上麵蔓延開來,那股寒氣引得李洛都是有些側目,彆看現在的呂清兒隻是生紋段第一紋的實力,可這一掌凝聚而起的寒氣,如果落在他的身上,恐怕也會造成不輕的凍傷。

看來那一顆“千載玄晶珠”對她的寒氣增幅相當不小。

“我覺得以後你可以多搞幾顆這一類的“寒冰珠”來鑲嵌,這樣一來你的外號我都幫你想好了,可以叫...“寒霸”。”李洛說道。

呂清兒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難聽死了。”

“或者“冰棍製造者”!”李洛再次建議。

呂清兒不搭理他的調侃,問道:“東西都還稱手嗎?”

李洛把玩著光隼弓,笑著點點頭,道:“很不錯,謝謝清兒了,等回了大夏,算算這光隼弓值多少天量金,我補給你。”

呂清兒一聽,俏臉頓時一板,道:“李洛你再胡說我可就要生氣了。”

李洛無奈的道:“金線白眼的寶具,價值太高了。”

他跟秦逐鹿這兩件金線寶具若是放在金龍寶行,總價值起碼五百萬天量金,這的確不是小數目了。

“你們拿寶具的目的,最終不也是為了我嗎?”

呂清兒直接駁斥了李洛,然後瞪了一旁欲言欲止的秦逐鹿一眼,叱道:“你也閉嘴!”

秦逐鹿很無語,這是李洛開的頭,我什麼都還冇說呢,為什麼罵我卻不罵他?

呂清兒說完後,便是不再理會他們,轉身走出小樹林了。

李洛望著少女纖細玲瓏的倩影,也是無奈的笑了笑,秦逐鹿悶聲問道:“東西收不收?”

李洛想了想,道:“既然這是清兒的心意,那就隻能收了吧,回頭咱們全力幫她搶一份金龍拜山貼,算是回禮...當然如果你還是過意不去的話,你可以回頭把錢補給我,我用這些錢請清兒吃飯遊玩啥的。”

秦逐鹿看了他一眼,道:“李洛,你可做個人吧。”

李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然後收起光隼弓,秦逐鹿也將黑耀戰甲褪下,藏進空間珠裡麵,這些寶貝還是要等大戰的時候再啟用,才能夠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而後兩人跟著走出小樹林,突然聽見了遠處山脈的方向傳來瞭如雷鳴般的響聲。

多寶池外沸騰的人聲都是因此而中斷,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投向雷鳴聲傳來的方向,那裡正是金龍山脈所在。

而此時,在山脈最高峰的金龍峰上空,天地能量猶如是形成了巨大的漩渦,漩渦緩緩的旋轉,委實壯觀。

“這是金龍拜山貼要出現的前兆!”呂清兒望著這一幕,頓時驚訝出聲。

李洛,秦逐鹿也是好奇的看去。

多寶池外,這片區域所有人都是停下了腳步,目光熾熱的望著遠處天空上的能量漩渦,那裡的能量在不斷的凝聚,彷彿是在孕育著什麼一般。

這般孕育持續了約莫半柱香的時間。

突然有人驚撥出聲,所有人目光死死的投去,然後便是見到,那能量漩渦之中,突然有著五道金光從天而降,最後墜向了那座巍峨的金龍峰峰頂。

“金龍拜山貼出現了!”

“看來這一次是有五道!”

“走、走!”

“......”

多寶池外,氣氛瞬間沸騰,下一瞬,有一道道身影直接是動身對著金龍山脈疾馳而去。

“五道金龍拜山貼。”

李洛也是眺望著這一幕,而後重重的吐了一口氣,目光轉向呂清兒,秦逐鹿。

“好戲終於開場了,咱們也準備動身吧。”

“這一次隻有一個目標,打爆林梭狗頭,搶一份金龍拜山貼!”-